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八 捡来的女助理

梦力初醒,常常让云里雾里。

几经波折,陈慕终于恢复冷静的

幽静的小道,两身形重新出现。虽然没能走通头,但仍旧获益匪浅。

的办法果然效,多完全清醒。”

感觉到境的安宁,陈慕真诚感谢身边孩。

“都是校长的功劳,少收获。”

李落更加淡然,梦境世界里被吓得神失守,没想到一出来仅恢复如初,还隐约感到精神力突破的征兆。

清醒的状态让两都变得安,再看方面容,也没之前的跳加速。这,才是一个解梦的状态。

管怎么说,能清醒都是因为,现在也是午餐时间,吃饭的时间吧?”

陈慕刚说完就觉得违:明明是因为方自己才清醒的。

“正愁没带路呢,顺便熟悉熟悉大学城环境。”

李落没拒绝,她向来小做出让异性误会的反应,但方也是解梦存非分之想……

——的吧?

看到陈慕怎么清明的眼神,李落自己的决定表示怀疑。

————

初次相识,没什么说的,很多话题点到为止。

过,同为解梦,还一起经历过生死冒险,两的话题实在太多

李落是真熟悉环境的意思,午饭后逛一下午,晚饭后接着逛,美食街、影视城、遗址公园、水上乐园……两分别时候,天色已经灰蒙。

知是是因为梦力觉醒的缘故,陈慕总觉得自己今天像是做梦一样,情起起荡荡的畅爽。

哎呀——

乐极容易生悲,古欺,走在一片路灯待维修的小树林里,陈慕被撞

起,天太暗没看到。”

方骑的是自行车,还刚摔下就急急忙忙爬起来,顾得自己伤势来给陈慕道歉。

陈慕丝毫没生气,本就是他走神在先,而且只是被碰一下,反而是方可能擦伤。

“没事,责任。快回去吧,大晚上的父母该着急。”

“要赔偿直接说,这话什么意思?”

陈慕错愕,他回答,怎么方反而生气

接着,他知道原因。

方把他拉到光线的地方,愤愤道:“看清楚是一名大学生,今年二十岁。”

陈慕左看右看,还真看出来,只陪笑道:“是的错,最近眼睛老使。”

“哼!是被朋友亮瞎。”

“嗯?朋友?”

没注意也正常,今天下午时候们到佳印象,在那家饭馆做兼职……呀,的兼职。”

似乎才想起什么,孩话未说完忙跑回树林,然而跑到一半又停下。

的兼职怎么?”

“别说,黄!”

陈慕乐,调侃道:“会是因为吧?”

“当然,最近饭馆生意,下班晚,这是第一次。”

孩说得很丧气,仰天悲痛道:“一小时两百大洋啊,就这么没。”

这么的兼职还去饭馆当服务生?”

“饭馆可以每天去,家教一周两次,说呢?”

说着,孩白陈慕一眼,拿出背包里的面包狠狠咬一口,情似乎少,看向陈慕口齿清地道:“朋友呢?送回梦境世界?哪天再来光临佳,可以给们打折哦!”

陈慕哂笑:“一个兼职生还这种权力?”

“这是们老板亲口说的,长得帅,,所以告诉。”

知想到什么,孩眼珠一转,神秘兮兮地道:“,给介绍个高收益低风险的投资项目怎么样?只是成本点高。”

这种事,是被骗吧?”

“切,爱信信,想跟分享呢,要启动资金,早发财。”

说着,孩又啃一口面包,随口道:“要是低成本能收益的项目,也跟说说。”

陈慕神一动,似乎还真,就是知道这偶遇的姑娘是否是目的地来相遇。

知道位解梦最近在找助理,要听听吗?”

孩闻声眼睛闪亮,一口咽下面包急声问道:“在哪?远吗?工资多少?能兼职吗?”

陈慕用上精神力暗中观察,没发现孩作假的迹象。

“就在泰晤士水镇谢家路附近,每月工资会低于五千,一周可能要上班三四天。”

“这么?还解梦助理?帅哥,能给指条明路吗?”

就这么相信?”

“要是被帅哥骗家也甘情愿!”

孩两眼星星,实则中很自知自明:自己根本没什么值得别骗的,要财没财,要色没色,身材矮矬面貌普通,关灯恐怕都下手,还吃得多,谁会干这种亏本生意?

“既然这样,先跟去看看场地再自己决定。”

。帅哥,要?”

一眼矮小的孩跟高大的自行车,脚都快逛断的陈慕故作深沉:“急,们慢慢走。”

。帅哥说的算。”

孩也骑车,推着跟在陈慕身边:“叫江南,帅哥贵姓?几个朋友?认识们学校的校花,要帮搭线?”

“提醒一下,那位解梦喜欢话多的助理。”

知道,解梦嘛,都是没感情的机器,帝国都为他们的婚配着急。”

陈慕嘴角一扯:像真是这样,解梦十之八九孤独都终老。

过,梦力觉醒的自己,似乎感情些想法,居然陪一个刚认识的异性逛大半天?

这可要得,感性会让解梦能力退化的,以后最别跟李落见面,无论现实或梦境,每次一见她总是会被影响理智。

可是,现在的理智告诉他的怎么是:想她!

“喂!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到。”

陈慕没回答孩的话,反而抬手指向前方。

“解梦屋?原来就是这家,观察它很久,几乎见它开门,会是没生意吧?”

陈慕嘴角动动,差点直接告诉方是生意太一个过来,所以经常关门躲着。但怕吓走方,只找其他借口。

“解梦还是学生,要上课的。”

“哇!那是太自由,老板没在的时候也可以过来吧?也让体会体会一个独占千万住宅的感觉。”

话到此,孩深呼几口气压下情:“淡定淡定,还没应聘上呢,别高兴太早。”

“走吧。”

陈慕些担,这生太逗,这会影响自己境,也知该该找助理的

江南情激动地跟上,脑中打着稿子准备要惊艳出场,直到陈慕掏出大门钥匙,她明白过来。

“这屋子几个住?”

“一个”

“呀!原来就是老板啊!小识老板,老板歇着,让来。”

陈慕惊愕地看着抢过自己钥匙的生,知道还以外她要抢劫。

“老板,家山沟沟里的老房子都用指纹得与时俱进。”

半天没打开,江南些着急地扯开话题:“小名叫波波,老板也叫波波吧,这是身上唯一的亮点。”

“这门要提一下,还是让来吧。”

陈慕一脸黑线地上前,已经想着借口打算辞退方。

开门亮灯,江南自来熟地闪进客厅,挂着惊叹而奇的小脸环顾打量:客厅很宽敞,物置很简洁。前部放沙发和茶几,中间长桌摆放整整齐齐的大堆文件,后排是两个满载的书架。客厅右边还开两道门,左边上楼的阶梯。

“简单大方,宽敞明亮。啧啧,一看这格调,就知道老板是品味的。”

“坐吧,先听听的要求,如果可以的话周末就来上班。”

用周末,明天就可以来。”

江南兴奋地做到茶几面,脸上写满期待:“今天下午那算命的一直拉着要给算八字,说是晚上会遇到贵,害得兼职都没去成。没想到啊,还真灵验,改天照顾他生意去。”

陈慕没表态,自顾地把职务描述说完。

三个要求,首先,需要严谨的工作态度和极强的耐。工作起来很枯燥,而且客负能量很多,听他们抱怨的时候可以左耳进右耳出,但必须时刻保持微笑。”

“这在行,从小到大就是这么在妈的唠叨下挺过来的。”

“其次,需要一定的书写功底和总结能力,把客的问题准确描述。”

“又跟是一名兼职网络写手。”

“第三,需要加班意识。一般客都是提前预约的,而且从诊断到治疗会两三天的缓冲期。但这期间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从背景调查到方案研究,两三天时间一般够。”

“没问题,每次追剧的时候都两三天睡觉的。”

陈慕没辙,这也太“符合”要求

什么要求,也可以说说看。”

“呃。老板,工资是多久结算一次?”

“每月十号,除保底,每单按表现给提成。”

“这么!老板,爱死!”

“如果没其他问题,把合同签就回去吧。”

“兼职都合同?果然高大上!”

合同是陈慕早准备的,一个理智而清醒的,当然要可能的变故留下一手。

“陈慕?老板,原来姓陈呀,妈也姓陈,咱五百年前是一家啊。”

“除姓名,上面还其他更重要的。”

“哦!”

江南也马虎,认认真真阅读合同,还时提出疑问,最终才乐滋滋地签下名字。

,老板,吃晚饭吗?今天兼职,请客。”

“七点半说呢?”

就经常七点半没吃晚饭啊,等做晚兼职,一边看剧一边吃香锅,那才叫舒爽。”

先回去休息,如果紧急任务可能会随时通知。”

的,老板再见!明天早上就来熟悉业务。”

江南喜形于色地蹦跳着离开,陈慕总觉得哪里,又把合同看看才起身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