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二 电话里的妩媚

签署完系列保证后,陈慕成功离开了拘留室,他是被保释

“我帮看过了,那段视频作假。”

陈慕正在检查归还个人物品,位中年男子走说道。

“监控器人动过,我取时候都布满了灰尘。”

杨好陪在陈慕身边,她相信自己好朋友是那种人。

陈慕思绪急转,回想自己是否得罪过谁。

“多谢吴叔了,让亲自跑趟,过接下可能还需要麻烦地方。”

小子还跟我客气?用担心,此事定会水落石出还清白,何况,我给律师是整个梦都最好,从输过官司。”

陈慕报以感激微笑,转头又对女警道:“好好,那我先走了,情况随时联系我。”

“开审前最好找力证据,那视频对利。”

陈慕点头,多说,走出警察局大门,看江南早在门外等待,身边还位西装革履、戴金丝眼镜中年男子。

“老板,我们得救了吗?”

“本事,只是这几天需要配合调查而已,别玩失踪就好。”

江南连连答应,这出,她感觉像是死里逃生,现在还心余悸,打算乖乖地把其他兼职辞退了专等警察通知。

陈慕太在意女孩情绪,看向那位男子,伸手淡然笑道:“多亏曹律师了。”

曹流握过手,哈哈笑道:“用客气,我是拿钱办事。”

照面结束,几人聊正题,找了餐厅仔细回忆事发状况。几近下午四点,曹流又嘱咐了相关问题才各自分开。

然而,个情况陈慕告诉任何人:他曾进入梦境世界,亲眼目睹周建岸被害整个过程。

想要摆脱嫌疑其实很简单,只要找真正凶手,所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但问题是,他凶手真正面目,能够确定是,对方至少是名三级圆梦师,而且跟周建岸莫大牵连,否则那句:死,我安。

线索就是,在此之前谁帮周建岸圆过梦。

如果是正规圆梦所,当然会记录每位客人信息,而且比解梦人记录还要仔细。

因为,部分客人入梦以后就再返回现实,如果是意识入梦,圆梦所还要按客人要求销毁其现实中身体,或代为保管。

可以说,圆梦所每天都发生命案,详细记录,圆梦所难以解释清楚。

可调查周建岸资料后陈慕发现,对方只是名私人司机,虽然工资高于行业平均,但想购买个百万起步三级梦境世界绝容易。由此看,定是黑市上买

既然是黑市,那就难办了。帝国法律规定,私自贩卖梦晶芯球罪名,跟贩卖人口同罪,是要判死刑,胆敢如此做必定万分小心。

——梦晶芯球,圆梦师用存储梦境世界水晶状小球,帝国官方垄断行业,但直接经营,而是贩卖开采、制作和出售权。

忽然,陈慕想起修灵王还说过句:短短几天时间,周建岸让他失去了方三级梦晶世界。

如此说,凶手在案发前几天跟周建岸见过面,而且梦晶芯球卖给周建岸。

即便如此,想要找出凶手依然如大海捞针,最可能查对方身份地方,是在那血灵王座世界。

“老板,事吧?”

解梦屋,江南给陈慕倒了热水,见对方久久魂守舍,当下担心问道。

陈慕回答,反而拿出身份卡传了堆资料电脑上。

任务了,这是我向警察要资料,里面周建岸生前活动日志和部分视频,找找可疑地方。”

江南惊呼:“连警察内部资料都能搞,老板,太牛了,这是是说明我们事了?”

“在真正凶手归案之前,我就是最大嫌疑人。看资料时候,集中注意跟周建岸矛盾人物,尤其是十天之内,可疑陌生人要放过。”

“好!”

江南撸起袖子打开文件,看目录脸色又垮:“怎多?”

陈慕耸耸肩起身离开:“慢慢查,我去看看附近监控,许能找线索。”

附近监控早被调查过,开就是坏掉,是因为太凑巧,警察才对解梦屋视频产生怀疑,给了陈慕保释机会。

陈慕当然是去调查监控,他难得自己开车次,目地是泰晤士水镇尚德路十八号丙字楼。

左思右想,陈慕仍然觉得将要实施方案妥,无奈地,他打通了某人电话。

“喂?”

电话里传慵懒酥骨声音,听就是睡醒样子,让人无端想象出副海棠花开、美人媚躺画面。

“还起床?”

“哟!是我亲爱弟弟呀!昨晚才视频深夜嘛,这快就想人家了?”

“这次找正事。”

“好吧!每次找我都是正事,看人家是人老珠黄被当作妈妈了。”

陈慕脸黑线,顾那头作怪,直言道:“我需要颗梦晶芯球,科幻类型,能够穿越过去那种。”

“科幻啊,姐姐擅长呀!还梦境连续穿越,超出姐姐理解范围了呢。”

“这件事需要严格保密,除了我别让第三个人知道。”

“我知道,咱两之间秘密嘛!”

“需要以今早泰晤士水镇为背景,梦境世界等级能低于四级,待会我会把详细要求和资料发给。”

“好呀!这使唤人家,准备给人家什补偿?”

“我给寄了礼物,应该快了。”

“我要,让家人身心疲倦,必须要用身体……”

等对方话说完,陈慕迅速把电话挂掉,对方接下套路他太熟悉了,赶紧撤退怕是难以收场。

尚德路十八号,泰晤士水镇里个普通小区。陈慕把车靠在路边,步行才能进去。

周建岸家,确定里面人后,陈慕动声色地上前敲门。

很快,隔壁人家被惊扰,位中年大妈开门抱怨。

“哎!别敲了,里面人。”

好意思,我找建哥点急事,大姐知知道他估计什时候回。”

位年轻帅气小伙子叫自己大姐,中年妇女怨气瞬间转成喜气,热心介绍道:“他们家几天前刚搬走,是见了。”

“搬走了?他跟我说啊!”

“唉。这办法事嘛。小孩每天在医院躺着,小婷又工作,再卖房子可就要被停药了。”

陈慕心神微震,似乎想了什副担心模样又问了大妈些情况,最后才感谢地告辞。下了楼,还放心地向几名大妈大爷问了相同问题。

个人被现实压得无法喘气时候,往往会想着逃离。陈慕猜测,周建岸正是因为无力承担女儿医疗负担想要躲入梦境世界。只是明白,他是如何做

对了,窗帘未关!

陈慕猛然想个问题,无论解梦或解梦,解梦室窗帘大多是拉上,而今早却是打开,必定是人趁机潜入。

他迫及待地想要去查看是否监测解梦室窗户监控,抬头又发现已经了医院,只好按下激动先去找王婷之。

女性本弱,为母则刚。很难想象,看起年轻娇弱王婷之,在遭受连番打击下能够坚持现在。

两人女儿周星星,此时已经奄奄息,她患先天性心脏衰竭,目前只能靠设备维持生命。

陈慕找重症病房,王婷之,而周星星戴着呼吸管安安静静躺床上,小脑袋侧着,动地看着窗外。

“星星,妈妈呢?”

陈慕带毛绒玩具,逗笑着坐窗前。女孩眼睛亮,伸手接过小狗。

“妈妈去给爸爸做饭了,爸爸工作很忙回家吃饭。”

个天真无邪小孩子还是很简单,陈慕三言两句便跟周星星聊得笑。知过了多久,感觉背后人盯凝,他才跟女孩告别。

底对我老公做了什?”

盯凝陈慕人正是王婷之,陈慕才出门她就愤怒地质问。

“如果我真对他做了什就好了,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冤枉。”

说谎,如果害了他,为什给我们这多钱?”

陈慕惊诧:“什钱?”

现在了想要装吗?”

许是我忘记了,能再提醒提醒?”

“我看了,对星星很好,像是坏人。”

“嗯?”

陈慕发蒙,懂对方这突然柔软态度什意识。

“为了给星星治病,我们求过很多人,贷过很多债,最后连房子卖了。好容易等人捐赠器官,但手术费要二十万。

我知道,为了凑足手术费,建岸替他老板做了很多见得人事。但千算完算,他老板突然破产,承诺了。

实话告诉我吧,我受得住,他是是用生命给做实验了?”

陈慕苦笑:“我说过了,真对他做什。”

王婷之哭泣,跪在陈慕面前哀求:“我求其他了,连我老公怎能告诉我吗?”

先起,我是真知道。”

说谎!”

王婷之再忍受住,手中准备录音水晶卡关闭,大吼道:“跟我老公做了什交易,杀人偿命,我是会放过。还黑心钱,我女儿就是宁死稀罕。”

说着,王婷之扑上去抢要陈慕身份卡,硬生生把她账户里数字币转过去才罢休。

喧闹很快引得围观者聚集,保安劝。陈慕久待,他已经了足够线索。王婷之认为周建岸是用性命换了他们女儿治病钱,但陈慕知道,这笔钱就是修灵王所说那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