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三 梦力觉醒

轰隆——

漆黑夜空洒下倾盆大雨,幽深苍穹里炸响一声电掣雷鸣。

暗室中,从床上惊醒。

“我做梦?”

天光黯淡,窗户微明。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回神,目光扫过卧室熟悉物品:窗门严合,风铃未落,自己窝没错,人动过迹象。

看时间,不五点,查日历,还开学第一天。整串风铃被牢牢实实地固定在床沿,毫无脱落可能。

几经确认,恐慌,无论李落跟自己夜中相遇,还误会引发跳湖惨剧,都不过一场梦,以至眼前所见一切,难辨真假。

窗外雨很大,纷纷杂杂使人意乱心烦,捂头使自己冷静,极回溯自己人生历程:一场梦境不可能连贯二十多年方方面面,只要断片必

记忆从三岁开始,因为具解梦人天赋被雄收养,与其孙女一起长大……一想某人,些跑偏,满脑子都身影。在梦见李落之前,还一度断定她才世间最好看女子。

那女人圆梦师,为锻炼意志做实验。多年来,无数次地令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结果更锻炼意志

突然,一个重要问题:不管自己否身处梦中,能够做梦这事绝对不会

,这么可能?

蔚蓝星上人都知道,圆梦师与解梦人两个极端,一个创造梦境世界,并使现实世界人和物进出其中,一个绝对清醒,随时随地都能分清现实与梦境,并治疗普通人和圆梦师精神问题能

这两种极端,自古以为从未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难道我解梦天赋消失?”

思前想后,觉得这最可能,这样案例知道不少。现在已经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显然清醒天赋模样。

检测解梦能方式,发言权,床头便一瓶安神水,普通人喝会沉睡,圆梦师喝能提神,而解梦人喝,可以解渴。

多想地,拧开玻璃瓶盖喝一小口——这刚配置中级安神水,如果解梦能已经消失,这点足够致使产生明显变化。

然而,结果使更加疑惑:不仅解渴,还使身体犯困,同时精神又亢奋几分!

这种前所未感觉让骤生警惕,想遍所能想可能,然后找出证据一一排除,最终,只剩下一个看起来绝对不可能、而无法证实可能:,觉醒梦

见过不少梦觉醒客人,刚开始一段时间根本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不少人还因此患上精神病和妄想症,错失成为圆梦师机会,白白浪费万中无一天赋能

模糊想法,心绪稳定些,更得益于解梦人清醒天赋,迅速让自己镇定下来,就连圆解同体惊世骇俗存在没让心情继续震荡。

冥神入定,整个房间安静下来。

修练十来年精神已经突破二十段,使成为中级解梦人。此时,这股强大精神时刻护着意识,断绝做梦可能。

而在意识海之外,一方朦胧不清混沌世界若若无。

“果然!”

心血狂跳震撼万分,差点没压制住意识海暴动——只存在于传说中圆解同修,降临在身上,

可以定论,这朦胧世界便致使做梦罪魁祸首,世人梦寐以求宝藏。

蔚蓝星上统一称之为:梦海!

诞生和储存梦地方,跟意识海一样,实际上它根本不存在。而觉醒梦或解梦天赋人,闭上眼就会觉得自己身处一片混沌黑暗中,随着天赋能增强,混沌世界将越来越清晰,达十段以后,便能轻易感受这片蕴藏宝藏海洋。

二级解梦人,虽然等级不很高,但在解梦人中算得上天赋异禀。那蓝色意识海洋,足足上百亿道精神

分出意识前往梦海,好不容易才找那道微不可察过修练精神经验,很快控制住对方。

修练方式懂得不少,毕竟一位把变成专业陪练姐姐。

增强梦方法很多,最稳健但缓慢路径操控梦编织事物,不断地熟练、挖掘梦海制造、释放梦潜能。

一般人难以理解地方,圆梦师解释说:梦海就像一方沙漠,梦隐藏地下水,修练便挖井,修练越深,即挖得越深,得就会越多。

当人又问梦会不会枯竭时,圆梦师又会告诉,梦海本就不存在,不存在东西当然不会枯竭。

其实,解释梦修练这个问题,觉得不应该用实物来比喻,这本就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东西,如同一个人书法或绘画本领一样,都通过大量锻炼得以提升

当然,如果把梦看作普通技能,那大错特错,对于圆梦师来说,它完全可以操控实物存在、可以喂养战宠。

正如此时,操控着那道微弱开始训练,时而伸成一条直线游走,时而化作曲线蜿蜒蛇行,像极进阶中贪吃蛇。

令人震撼,这道梦正在以可怕速度成长,不半个小时,已然长粗十倍不止,仍旧细如发丝,但长过十丈之远。

人会相信,一位刚觉醒梦人会做如此程度,纵使所谓天纵奇才,至少一个月之内才能熟悉运转梦窍门。

即便如此,太过膨胀,着十多年精神修练经验,两者修练原理相同

,还不满足地继续加速修练,直百米长,粗不变。

这已经一道成熟,如何修练不会再增长。接下来需要进行下一步:剪断它,并同时操控两段使其成长!

但,这样做,而一个意动将梦断成十份——直接进入二段圆梦师。

这次,梦增长速度明显慢许多,不心急,很多天才觉醒梦后半年才步入第二段,而不一个小时时间里,已经实现这步跨越。

叮叮——

还在修练中,床沿所风铃疯狂躁响,音量之大,足以叫醒一个装睡人。

——这解梦人通用闹钟,当睡眠时,意识将沉睡,且精神自动保护,一般闹铃丝毫不起作用。

“呼!”

将所风铃一把扯下,知道,从今日起,不再需要

明明才觉醒梦,距离成为初级圆梦师都还近亿步之遥,但不知为何,竟感心潮异常激动,百亿道精神都几乎压制不住。

不得不给自己泼凉水,比如:想想自己突然失去解梦能,想想那挂掉课程,想想那即将见面老师,可再那般美丽脱尘老师

不过,想那般仙子人物自己想象出来又为自己想象骄傲,对刚觉醒生出无限期许:据说,当梦至高境界时,不仅可以将梦中人物变现,就把整个梦境世界变成现实轻而易举。

毫无疑问,圆梦师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向往职业,曾极度羡,直解梦能觉醒后,这种想法才渐渐淡化。

毕竟,成为解梦人极好,不仅比圆梦师要安逸些,待遇不比圆梦师差多少。

但,圆解同修完全没想过,甚至超出想象,正史记载中都没出现过这样人。

知道,这一个颠覆世界认知消息,能给带来无限好处同时能带来危险。至少,在没保护这份宝藏之前,一定不能暴露

总之,无论如何,压不住这股飘然感!冷静理智十多年解梦人天赋,就这样被十道不完整击碎。

好心情带来好胃口,今早不仅吃往常分量蛋糕和牛奶,还光顾学校门口新开那家味道不正宗兴义羊肉粉。

雨后天还些阴沉,见来都大好风光,司空见惯校园景象突然间诗意。兴奋异常,没丝毫挂科重修耻辱感,反而期盼认识新同学激动。

甚至,进错教室毫无察觉!

教室里几乎坐满人,老师打开课件放映,对于进入都没多余关注。

扫视一圈,只找一张双人空桌,坐下才发现,另一半还被人占座。

不过,很快发现情况些不对,记得自己选西方政治思潮,怎么白板上写行政法学?

心生不好预感地观察周围,还准备拿过旁边占座课本来看看。

“同学,能让我进去一下吗?”

好一声清悦袭人声音,震然回头,当即吓得差点跳起。

“李落老师?”

“嗯?你知道我名字?”

李落些意外,今天第一次上课,老师还没点名,这同学怎么知道自己名字

但她没时间想太多,这一声喊得太大声,引全班目光投过来,尤其眼前男生还一脸见鬼惊骇,让她感些尴尬。

“我不老师,上节课坐这。”

“哦!不好意思,请!”

慌忙让座,心中震撼无以复加,使出小孩才会用破梦手段,掐得自己满腿淤青,痛得身体发抖头冒虚汗。

身边坐一位男生,李落很不适,不经意地瞥一眼,顿时心惊:这同学病得好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