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七 百祖坟试练

“慕子,落落?”

人警惕间,苍老而带着急的声音传来。说的应该初任校长家乡口音,但能轻易理解。

“啊呀!不晓囔子方吗?个小家伙咋个到方来?”

似乎因为认出人,那干瘦人影急步跑来,担心打量“兄妹俩”,又紧张看周围。

光线实在昏暗,只能看到来人模糊的样子:年过六十,瘦小精干,一身麻布灰衣,腰间别烟袋和镰刀,皮皱肤棕的长脸上布满慌张。

李落对此人天生戒备,下意识靠近慕。慕脑中也没此人的信息,心中除对陌生人的一份警觉外,更多的因为老人恐慌模样而紧张。

“别出声,走走走,快跟离远点。”

老人没看出异常,才小心翼翼示意人跟上。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犹豫。还慕果断做出决定,轻轻握住李落小手跟上去。

“老人家,们还要上学,天太黑能帮们找到路吗?”

命重要还上学重要?”

慕心神一跳,感觉老人家似乎知道什么,于继续问道:“怎么跟命?”

老人家回头,些怒其不争轻喝道:“个小家伙当真不知天高厚,百祖坟们能随便进来的方?要不家看门狗阴阳怪气的叫声把吵醒,还不知要遭囔子罪呢。”

“为什么?”

们爹妈没和们讲过?百祖坟啊,脏东西多很,晚上太阳落山以后,白天太阳出来以前,段时间他们的外出时间,千万千万不能来。”

老人家说人更亲身经历。一时间,感觉似乎一股阴风吹过,吹三人脖颈发凉。

“快走快走,他们被打扰。”

老人打一个冷颤赶忙加快速度,慕拉着李落赶紧跟上。不知心理作怪,他们总觉东西在身后追。

嗒嗒——

辽远,几人的脚步声传响回荡空中。忽然,李落发现异常。

“等等,们听,好像还其他脚步声。”

他们回家,快把脑壳压低,再走快勒,别挡路。”

老人听李落的话更加严肃,一双内八.老腿恨不起飞。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依照老人的嘱咐低走加速。

幸好,老人的住处离此不远,很快三人离开百祖坟界。

里可以讲话个啊,唉,好好的大路不走,乌黑麻漆的去啊里搞囔子嘛?”

才出,老人大松一口气责怪,看看周围又道:“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以前的事情一点不晓。兰兰家爷爷咋个去的人跟们讲没?就大晚上走条遭的。”

人发懵,不知道兰兰谁?

不知为何,被人拉着,李落心安大半,不仅不怕,反而好奇问道:“老爷爷,条路到底什么?”

“百祖坟百祖坟,以为随随便便喊的?自古以来不晓多少人,们自己回去问爹妈,只能跟们讲,只要太阳没出来,走大路也不能往百祖坟看,要听到人喊们名字更不能答应或者回头,记不?”

人连连点头,被老人耳提面命的态度吓心里发寒。

汪汪——

果然阴阳怪气的犬吠,人抬头看去,发现三人到座茅草屋前,老人指着点灯的一间说话。

“到,门没关,们先进去坐去抱点材来烧火。个大半夜从啊种方出来,必须用火驱驱阴。”

“麻烦老人家!”

人挺感动的,目送老人远去才进屋,狗也乖乖趴下

可以松手。”

“啊!哦!不好意思,点紧张过度。”

李落笑笑没接话,当先一步跨进屋子,慕讪讪着跟上。

屋里很简陋,正厅桌上一盏煤油灯。

“落落?慕子?们兄妹个不去上学来家搞囔子?”

原来屋里还一位老妇人,正掌灯磨着豆子,明显也认识人,当即疑惑问道。

“婆婆好,老爷爷让们来的,他去抱材。”

老妇闻言身体一颤,炯炯的目光看向慕子:“真他叫们来的?们在哪遇见的他?”

“就在百祖坟啊!”

老妇脸色大变,慌忙扔下豆子跑到门边,迅速把人拉进屋子,又探头仔细看屋外,接着火急火燎把门关好还插上门闩。

慕不解,忙问道:“婆婆干什么?”

个小崽子呀,撞见脏东西老伴都走好几年。”

人大惊,心脏猛跳差点失去呼吸,感觉浑身毛孔都在发痒,下意识,脸色发白靠在一起。

“会不会们认错门?”

李落很不相信问道,老妇左顾右盼一圈,才答道:“们不第一个遇见的,兰兰的爷爷之前也撞见过,然后……唉!”

人听全身发凉:兰兰家爷爷样去的?

们坐张符给们,那次事后先生给的,能保佑平平安安。”

老妇明显被吓坏,急急忙忙就跑进后屋。人心跳如麻看着对方,正要坐下,屋外又传来敲门声。

“咋个把门关材的,们哪个来帮打开?”

“怎么办?”

“别怕,都梦境。”

显示哥哥的气概,慕犹豫少许,硬着头皮拉开门闩。

老人些不满,一边进屋一边抱怨:“怪事个,咋个把主人家关外面?”

“老爷爷误会老伴关的。”

老人一听,吓手松材落,神色惶恐看向慕:“老伴?她在哪?”

“进后屋找东西去。”

“啊呀!脏东西咋个跑家里面来,遭。”

人惊诧:“又怎么?”

们不晓辈子都没结过婚,哪来的老伴?”

人惊恐:到底怎么回事?

们躲好,去会会她,俗话说邪不压正,就不信她还能反客为主。”

老人惊怒交加,环视屋子看到赶火棍,随手操起就往屋内去。

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信谁的。忽然又察觉门外动静,看去,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探出头来。

就说嘛,屋子咋个,原来个,真太胆大,还不快出来?不然们妈说。”

人神色古怪:又熟人?

人没动作,老妇人直接进屋拉扯,口中还喝斥道:“就躲学个也不准来里,里面死过人的晓不晓,兰兰家爷爷和奶不小心吃耗子药一起走的。”

人听心脏炸裂,但终于知道真相:位老人都鬼魂。

“情况些复杂,还要用常规方法来应付吗?”

靠在慕身边,李落小声询问,她已经萌生退意

“不然怎么办?六级圆梦师的梦境世界不们能化解的。”

“慕子,落落,们去哪,来家坐坐!”

人还没商量出结果,身后阴森森的呼唤传来,听他们头皮发麻血液倒流。转身看去,位老人站在门口一起向他们招手。

们快走,回家。”

那老人见状吓魂飞魄散,以最快速度冲进自家屋子关上门。

“跑!”

人也吓手脚发寒,害怕到极点,只好用特别办法排解恐惧,毫不犹豫人牵手就跑。

天色微亮,能看清百米之外,但人早已慌不择路,无论多块速度,依然能感觉到身后追兵的脚步声。

不知跑出多远,忽然,人脚下一空,猝不及防摔倒在

慌慌张张起身,人被眼前景象吓呆:竟然又回到墓穴.里,那僵尸正背对着他们。

“落落,站身后,次不逃,面对僵尸总比经历之前那种诡异的好。”

李落没说话,慕已经把她护在身后。而时,那僵尸转过身来。

!”

看到僵尸正面,慕大惊失色:不正之前把他们拉出屋子后自己跑回家的那位老妇人吗?

蓄势待发慕等待僵尸的出击,可令他意想不到的,那僵尸居然对他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接着恍然消散。

“不错,能坚持到现在而不崩溃,作为二三级解梦人,们很合格。”

赞赏的声音身后响起,人转身,恐惧之感又深几分,李落甚至缩进慕怀中。

来者,赫然之前那位七孔流血的未亡人。只见她笑笑,瘆人的面容瞬间改变,脸光肤洁目光慈蔼。

……校长?”

!”

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人紧绷的精神莫名放松下来。

从不允许的学生作弊,所以们刚进来的那一刻,就把们的精神力封印们所留存的清醒也假象。”

“难怪,怪不居然会对梦境世界里的场景感到恐惧,还分不清真人跟鬼魂。”

“呵呵,就难怪吧。人家落落才最勇敢的,不仅封死她的精神力,还把当年的恐惧加给她,她虽然心里惊惶但却应对很泰然,次考验她可以满分。”

“嗯?们不还没到学校吗?”

“到达学校针对普通人而言,们的难度比他们翻几倍,直面心灵恐惧而不退缩,们都算过关。出去以后,们的精神封印自然解开,本性也会回归。”

“谢谢校长!”

确定梦境世界的掌控者,李落才胆敢从慕怀中挣扎出来,上前一步诚心感谢。

们努力的成果,很看好们,相信们未来会大展宏图的,回去好好加油。”

“承校长谬赞,们就此告辞,校长保重。”

既然试练结束,人也不再久留,告辞校长踏上回归的路: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离开,再待下去恐怕会生出心理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