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五 恒定梦境世界

和风旭日下,新林嫩叶里,两道人影一前一后消失。

作为远政老学生,陈对保研路的了解远超过李落。但除了大一那次班级集体活动,就再也没有进入过其中。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步,两人眼前光景已经大变,幽深林道消失,取而代之的脚下九条明暗一的小路,每条小路入口都写有特殊的路标,如勇气、毅、决心、知识储备、勤能补拙等。

一眼扫过去,还能看出小路尽头的应试场外貌,有山川、森林、沙漠、海洋、孤岛等等,一而足。

两人很感慨,些,远政第一任校长的心血,也一位伟大母亲的见证。牺牲自己以成就无数后来者,可见她为了弥补心中对女儿的亏欠,更把所有学子看作自己的孩子,想方设法想要帮助、保护们。

“去抗压场吧。”

李落轻声提醒,陈欣然同意,抗压训练正适合现在的

走进抗压小路,眼前光景再次变化,如出一辙又出现九条小路。次,用李落引导,陈自行做出了选择:恐怖抗压,一条通往阴森的小道。

“里面的情况恐怕会让感到适,要在外面?”

李落正有此意,她打算的就站在外面以声音指引,而且两个人一起进入会使得试练困难翻倍,但听了陈的话,她知道自己需要证明一下。

一名解人,能够在任何境世界里保持清醒,考虑的应该自己的承受能,双倍的难度可能会很吓人的。”

“无妨,还担心场面太简单了,能让有感觉。”

确定?虽然境世界规则完整,但现在身体进入,如果遭受创伤,返回现实也会留有痛感。要小心出了什么意外,可能还会昏迷几天。”

没有回答,当然清楚,头也走进幽暗表明自己的决定。李落有些犹豫,想想还跟了上去。

————

轰隆——

漆黑的夜空洒下倾盆大雨,幽深的苍穹里炸响一声电掣雷鸣。

残破的草屋中,陈从湿冷的床上惊醒。

环顾四周,黑暗粘稠,断断续续的水珠从屋顶滴落,淋湿了小半个单薄寒硬的被子。

忽然感觉身边有人,伸手摸去,温温软软的吓了大跳:一个儿童的小脚。

,李落,记得吗?”

知道。”

黑暗中,此时一副女童模样的李落,小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很快又释然:看来对方的解天赋还未完全消失,能够暂时保持清醒。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首任校长小时后的家,们同时有了她小时候的身份。”

点头,心中有些回忆:想那次全班同学一起从河里出来才叫尴尬,本来也没什么,毕竟大家当时的记忆都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但全程清醒,而其人事后才明悟,导致大家从此好意思再邀一起走保研路了。

没有了人陪和考研的动,陈就再也没有走过保研路。

子,落落,快起床,要迟到了!”

李落的话刚说完,腐朽的木门已经被人打开,一位年轻妇人送来了煤油灯。

上工快迟到了,饭在桌上,记得吃了再走。落落,买包盐回来。今天多给们一个铜板,保管好,监督准买其无关的,中午一人一个馒头。”

妇人把钱放到一个绣有花的麻布书包里,煤油灯留在床头老桌上,就匆匆忙忙赶工去了。

两人心怀羞窘穿衣起床,脚踩的泥土面有少小水坑。走出房间发现,草屋倒小,厅堂总共五六间,除了祠堂,人用三间畜关一间,还有一间堆杂物的。

客厅桌上放着两小碗热腾腾的油炒饭,旁边还有一盘黑糊的剩菜。在个年代,已经很简单。

关只要在八点之前到达学校就可以通过,外面雨还没停,要再等等吧。”

李落似乎很好奇草屋的布局,前后左右看个停。按说规则全的境世界该如此真实才对,但她竟然看出纰漏的方。

屋子太残败了,没有什么值得上心的。陈觉得唯一可看的就眼前人,十来岁的小落落令人赏心悦目,充分诠释了什么叫美人胚子,一身粗布补丁也丝毫影响她的可爱。

们没有多余时间,五公里的山路要走,而且还下了雨,也知道校长还设置了什么关卡,早一点出发,多一点稳妥。”

“嗯?知道上学的路?”

李落有些错愕,圆师一般都会给自己境世界中的人物既定的设定,但进入的人必须以现实记忆来交换。其中又以解人较为特殊,因为们有清醒天赋而可以被交换,而通过分析人物获取记忆,只要境人物所含超过其精神即可。

但,陈明明还保持有现实中的记忆,怎么会记得上学路线?难道的事假的?

也觉得奇怪,说废话了,先准备火把,时候没有电筒,只能打火把。”

随口转移话题,找出了角落里手提的一个小铁罐,在底层铺了一层干草,又把妇人炒饭剩下的火炭夹进去,然后再次塞进干草。

干嘛?”

“以防万一,要半路火把灭了,们可没打火机。”

李落似懂非懂,总觉得,人似乎需要自己指引就能通关。

学着陈的样子,李落找了几根玉米杆踩碎,然后用稻草绑紧。点燃以后,两人挎上沉重的书包进入黑暗。

已经入冬时节,阵阵雷鸣让天显得诡异。雨后的崎岖山路更难走,时可见流水冲刷山体带来的泥土堵在路上。

走在前面,提着小火罐很有山区学童的风范,想象自己片天的光明使者。

莽森死寂的黑暗,阴阴凛凛让人心生恐慌。任何进入其中的人,都会升起一种:整个黑暗世界就只有自己一个活人的孤独、无助之感。难以想象,当年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如何多年如一日坚持了下来。

李落被甩下很远,她低估了一个六级圆师毕尽心血打造的境世界,即便残缺,也现在的她能够轻易破解的。

周围黑暗寂静得如实体一般,她总感觉身边蛰伏有无数猛兽蠢蠢欲动。即使意识清醒,她也渐渐有些心慌,低头紧盯着坑坑洼洼的小路敢张望,摇摇晃晃加快步伐想追上前方。

“哎呀!”

终于,人生第一次如此上学的李落脚下打滑,幸运的她没有摔倒:有人及时扶住了她。

“谢谢”

感谢才对,好心陪方受罪。把书包给吧,走前面。”

李落没有拒绝,她确实感到很艰难,陈那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让她心中都有些平:来清醒的吗?分明度假啊!

“刚才那人叫子?”

李落主动挑起话题,想以聊天转移自己对黑暗的恐惧。

“真好意识,都忘了自介绍。叫陈,正京人,远政大四的学生。”

正京人?”

“嗯?听口气,老……”

话未说完,陈戛然而止,还神色严肃做噤声姿势。

“别弄出动静,快走!”

“怎么了?”

李落解,下意识顺着对方目光看去,立刻后悔了:前方远的斜坡下,一团白色火光照亮了它附近的景象,但依然只看得到一座新坟的轮廓。新坟建在一小块规则的梯田里。此时此刻,一位披麻戴孝的妇人正跪在坟前烧纸。

“喂,去干什么?”

出乎陈意料,在提醒之后,李落居然离开了正路,径直往那新坟走去。

绝对清醒人,胆子真大。”

暗暗佩服,漆黑死寂的冷夜里离奇莫名的上坟新妇,让自觉感到毛骨悚然,没想到一个弱女子却丝毫惧。

为了减轻自己的恐惧感,陈打算作弊了。闭眼冥神放出精神——境世界的一切都来编织而成,唯有解人的精神可以分解。用精神作为视觉,便能看破眼前的一切虚妄。

可惜,失望了!

相信释放出全部的百亿道精神,却一点缝隙都渗进去,看到的仍旧阴森黑暗的场景。

“倒忘了,一个六级境世界。”

摇头苦笑,六级圆师的能加上初任校长的无私胸怀,里至少也得百万亿道,其复杂程度更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步,区区二级解人可以堪破的。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二级解人都无能为,那么李落呢?难道她就有破解的能了?

想到此,陈心一咯噔有了好预感,再看去,李落已经快到妇人身边。

“等等!”

心急,扔下书包急忙跑去,三步并作两步闷头猛冲,湿.滑的草几次差点让摔倒。

刚好,就在李落小手搭上妇人肩膀之际,陈及时赶到抱住了对方。

好,惯性之下,两人速度往墓碑撞去。

火盆被陈踢飞空中,燃烧的纸钱漫天落下,纷纷扬扬的火光中,陈看到了妇人抬起来的面容:惨白无色,七孔血痕,向投来了瘆人的笑意。

想象中的撞击没有发生,只一个恍惚,陈发现自己坠入了面:那道墓碑,分明一个虚幻的石门。

可以起开了!”

闻声跳起:难怪没怎么感到痛,原来身下垫了人。

李落也责怪,知道陈好心,当下有些后怕道:“初任校长的造化太高了,以千亿道的精神想要分解,反而被卷入其中。”

眼角跳了跳:千亿道精神?至少比高出十段,一个大等级啊!

“看来们得换种思维应对了,按照们的精神层次根本无法闯关,反而可能越陷越深。而校长的设定本针对普通人,们何以常人的角度看待?”

李落颔首,此话虽然有理,但也有新的困难:常人怎么应对鬼神之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