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八 梦游馆

故事,因为神秘而令好奇。

口口相传,远政的师生都知道公管河的来历,但坠水原因众说纷纷,至今没有统答案。

较为普遍的是,那些个女生因为失恋想开,对现实世界没有了留恋。也有说是失足落水,尤其春雨草滑的三月。此外,还有阴谋说、成绩说、受害说、抑郁说等等。

然而,所有的猜测都未能解释:女孩身体哪去了?

赶到河边的时候,桥栏岸变站满了,警察拉出了警戒线,艘打捞船哒哒在河中。

,你可以呀。”

闻声看去,名微胖男生从墙中扒了出来。是的同班同学兼班长,林坤。

“你还在学校?”

要考研嘛。”

林坤随口应了句,挤眉弄眼地贴到耳边:“哪找的富家千金,换副身体怎么也得天文数字吧?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等毕业就结婚?”

林坤虽然很小声,但没有防止被偷听的思,李落也听得清晰。她想要解释自己是天生的身体,临启皓齿又笑笑作罢。

女孩的淡然早有见识,也想深究些无聊的事,开口就转移了话题。

“你来的早,跟说说是怎么回事?”

也刚到久,过情况跟以前的差多,公管的某位女生被骗财骗色,气之下跳河了。”

“尸体还没找到?”

“当时就有两位男生下水救援,看样子应该是找回来了。”

也是种想法,然而首次遇见种事的李落疑虑重重,觉靠近了桥栏观察。

“看出什么来了吗?”

“感觉很奇怪,有种莫名心悸。”

愕然,下识地用精神力排查,才闭眼,脑中片白光炸开。

“果然有问题。”

吓了跳赶紧收回精神力,睁眼再看水面,跟之前所见的已经样。

水波荡漾的河面,倒映着天际霞光,分明是有座美奂美仑的仙宫藏在其中。看仔细了,位身披彩云的仙女正向飞来,停在河面之下对微笑深情。

大感外,仙女的面容,竟然跟李落的样,同的是,她脸上洋溢着风情,眼中多出了妩媚。明明极其圣洁的身姿,动却勾魂夺魄。

要!”

声清喝把思绪拉了回来,转头看去,顿时心头沉:李落闭眼愁眉,极尽柔美的脸颊紧绷痛苦,像是做噩的小女孩,显得万般楚楚怜

知道情况对,没有多想便以精神力探查,当下心情更加沉重。

李落的精神力强过数倍,但此刻尽数暴乱在识海,很明显,是精神错乱的征兆。

很少出现种问题,如果出现必须找更高等级的解治愈。但现在情况紧急,每拖延秒就会加深分危险。咬咬牙,打算就地尝试治疗。

为了看出异常,伸手环住李落腰肢,盈盈柔柔差点让精神失守。旁看来,只是对相偎桥心浪漫赏景的男女。

精神失控的识海没有任何防备,轻松进入,忽然感知到识海深处有股熟悉的气息,戒备着准备靠近。才潜去,脑海蓦地刺痛,精神力全被逼退出来。

没事,你可以放手了。”

耳边的轻语声,让识恍惚的本能地放开了环着李落的手臂。许久终于清醒过来,忙向身边女孩看去,就看到副怯怯的娇羞躲藏在层浅浅的酡红之中,于是,再次识恍惚起来。

李落咬唇语,暗恼的无礼行为:闯入女孩的识海,跟剥光家衣服有什么区别?还有她隐藏了多年的秘密,也差点被第二个知晓。

然而,她也知道对方是出于好心,只好忍下快。

“真实奇怪了,河里似乎有方恒定境世界,而且等级很高,开启机制为相同的天气状况。之前跳河的学生应,应该是被开启瞬间的力冲波扰乱识,在身体识控制的情形下进入了境世界。”

“啊?是吗?”

时才平静下来,对方的话没怎么听清,自顾疑惑道:“居然能让解产生幻觉,境世界还闻所未闻,力跟精神力应该水火容才对。”

正是奇怪的地方,除非,位圆师是传说中的圆解同修。”

说到此,李落悄悄地瞥了眼,小紧张的眼神像是怕猜到了什么。

大致知道原因,毕竟也被幻想迷惑。禁想到,能让个女孩心慌乱也是种了起的魅力。过,对方的话题才是最关注的。

“也只有你的理论能解释种情况了,之前感觉到了精神力刺痛才出现幻觉的,很可能就是被对方精神力压制,然后让力干扰得逞。”

“哎!说你们两个,怎么净说些懂的?”

旁边头雾水的林坤终于忍住打断,目斜视地看着道:“豪约了明天去游馆,跟你说了吧?”

“说了。”

“把弟妹也起带去呗,别每次都是你个孤零零的,们三早忍心虐你了。”

“明天定到。”

诧异地看了李落眼,想要告诉室友会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伴,哪知李落随口就答应下来。

“那就么说定了,明早十点游馆见。打扰你们花前月下了,弟妹,兄弟情商有些瘆,你多担待担待。”

招招手,林坤潇洒离去,但转身立刻打给女友在老地点约见。

“你误会了?”

“无妨,过了多久就离开都,也知道多少年后会回来,临走前多见识见识,顺便体验游馆的感觉。长么大,还没去过呢。”

耸耸肩,听得出对方无所谓的语气。但知为何,又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里的情况们也帮上忙,还要去图书馆还书,先走步了。”

“明天见。”

李落微笑告别,眼中多出了某种深

——没知道,李落写博士论文的时候研究发现,如果解觉醒了力,便可以被强行致使入

晚上八点左右,地带上几本冷门杂说回到解屋,远远看到灯火大开,走近推门,果然没锁。

“老板,你回来了。”

才看到,仅江南未走,客厅里还多了另个黑皮劲装的女

“你就是?”

开口之前,女先起身说了话,深藏凌厉的目光架在头上。

是,知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

是非自然现象管理局都分局执法队的张寒,三天前你举报了湖山码头贩卖.口事件,对吧?”

看了看对方出示的证件还回去,伸手邀请对方坐下便道:“用身份卡打的电话,没什么隐瞒的。”

“之前你的助理说,还有段视频?”

识瞟了江南眼,猜测她还暴露了哪些秘密。

“本来是有的,过发给警局后就删了。”

“没有备份?”

“警官说笑了,那种烫手山芋,个平民百姓留着干什么?”

“那好,如果们捉捕王念,你可愿指证?”

咯噔,口无遮拦的助理到底都跟家说了什么?

记得,码头附近有守夜的,而且还有监控吧?”

“如果还有其证据,会上门了。”

“那真思,也拿出其证据,微言轻,说的话也起到多少作用,反而会惹上必要的麻烦。”

会保护你们的。”

“对方明显是个大团伙,暗地有多少背景牵连无所知,个个又都是亡命之徒,敢冒样的险。”

张寒微怒,没想到热情主动的助理会有样油盐进的老板,当下祭出法律道:“维护社会稳定,是帝国每个公民的责任。”

明白,但只是尊纪守法的底层公民,每份收入都分出部分上缴了国家,已经是最大的承受,维护社会安定的事,该由享受部分收入的来做。”

张寒大气:“知知道你种想法很自私。”

冷笑:“太多的享受着帝国的公共权利和资源却无所作为,而是被剥削大众中的员,你想让个时刻被压榨的弱者,来为吸血的统治阶级考虑,可能吗?”

“你简直可理喻,思想极端腐败,懒得跟你浪费时间。”

张寒气得摔门而走,江南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张寒消失黑夜中,她回头才发现脸哭笑的表情。

“老板,你是故气她的吧?”

“当然是故的,可是很爱国的。”

江南嘟嘴摇头表示怀疑,,反而教训道:“吸取点教训,你怎么知道她是是敌派来试探情报的?”

江南眼睛亮,惊呼道:“对哦!她肯定是来索要视频底份的。”

倒可以肯定,绝对是。”

“怎么可能?老板你发的视频都能截胡,可见敌手段通天,使唤个小警察来要视频是很简单?”

“敌很聪明,会派出么个天真的小警察,到时候反而好收场。”

“为什么会,说定就是知道你么想的呢?”

“好了,别纠结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周末,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江南大惊失色:“老板,送你花没别的思。”

游馆,你的那位仙子姐姐也会来,去是随你?”

“那敢情好,还没去过呢。”

江南大松口气:就说嘛,解老板连仙子都要,怎么可能看上自己?

忽然想到什么,她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门票?”

“有买。”

“老板真好。”

江南大喜过望,对于她来说,游馆的门票绝对是可仰止的高山,没想到如今也有翻山的机会。

兴奋冲头地,江南提上背包告辞。她倒是想充分利用楼上的多余房间,但想想老板的眼神就敢问了,要是被误会赶了出去就太得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