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五 孤男寡女逃命中

白雪覆林,生灵暴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江南很想找个暖和山洞烤干衣服,但老板有令她只得屈从。

“老板,我们这要去哪?”

赤脚走在冰雪丛林,江南步三跳,抱紧身子像饥寒交迫乞丐,明明温软身体,被湿淋淋衣服冻得发僵。

“坚持会,算算时间,阿琬提卡应该出现,我们去找她。”

“找她干什么?”

“那群人目标蝴蝶女跟她,我们暗中潜伏,能不能找到其他线索。”

“哦!”

江南乖乖答应,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道:“老板,你不说恒定剧情不能改吗,我们现在这算什么?”

“不能改相对闭环设定而言,恒定剧情有限,剧情结束或者设定时间到期,就会重新开始。”

“可蝴蝶女都被我们搞走,还怎么重复?”

“到那时候,所有角色都会被强行复原。”

“那我之前身体呢?可以活过吗?”

“不会,不仅如此,当界复原后,除师跟解人,外记忆会被附身人物记忆同化。”

“为什么?”

“人记忆本就后天才有,在界,切皆有力编织而成,包括记忆,可以随时篡改,而且修改后回到现实不会变。”

江南大惊:“那样话我岂不永远出不去?”

“放心,在界清零之前我会恢复带你出去。”

“蝴蝶女呢?我出去以后还有身体吗?”

“出去以后你现在模样,蝴蝶女不关键人物,恒定界会抽取其他地方力重新编织。”

“都这么美,还不关键人物?”

“关键人物应该希瓦,对于恒定说,关键人物便界核心,失去关键人物,整个界将会坍塌。”

说话间,前方传动静,江南哆嗦着身体,藏进密林之中。

透过密叶缝隙,江南隐约到,位兽皮短衣英武女子慌不择路。

“老板,阿琬提卡,她被人追杀。”

“我得见。”

“她皮肤好黑哦,身材健壮些,长得只比电影里丢丢。性格就不说,怎么外观跟蝴蝶女相差这么大,她们不个人演吗?”

“那电影,这界,当然不个人。”

“这样呀。怪,那群人怎么还没动手,不说有人买她吗?”

陈慕没有回答,他觉得奇怪,按说,对于阿琬提卡这种次主角人物,界重编几次不会有太大影响,既然如此,人.贩子为何不多抓几次?

很快,追逃从陈慕两人眼前消失,按照剧情发展,前面会有起义军设下陷阱。

“老板,我们要跟上去吗?”

“去加入起义军,试试能不能借他们能量对付那帮人。”

“老板快男主。”

江南刚被陈慕提议吓住,忽然视线中道人影出现,赫然核心人物希瓦。跟剧情不符,他身边跟有大群家奴,领头人明显还位英俊青年。

“你别出声,我去。”

陈慕蝶轻轻飞走,不动声色地靠近目标。这才清,人群有位被五花大绑口塞棉花人质,想用以交换真人。

这又让陈慕疑惑位真人如何交换蝴蝶女跟女主两人?

接着,人群中声音让他恍然大悟。

“少爷,秀秀已经完全进入角色,只有离开这里,她记忆才能恢复。”

“我知道,现在就只有蝴蝶女还没着落,我在这里守十个轮回,若不你说这方界特殊,皇城里十几名包裹我早转移出去。”

“此事我已经查清楚,这五十年前王健麟为他儿子打造幻王国,可能防止被人闯入,设定非常严格,所有角色缺不可。别说个人,就带出滴水,轮回会终止,整个界都将坍塌。”

偷听至此,陈慕大感惊讶,没想到这幅自毁触发如此简单,想必定就防止今日情况发生。

更让他惊讶这幅主人。当初某陈女士跟他提及过,王健麟不仅位白手起家帝国传奇富豪,还位圆宗师级别人物。但他命运多舛,连唯儿子在成年礼上夭折,从那时起再没人见他使用过力。

当时猜测他因为悲痛失去能力,没想到真相会如此,居然舍弃力海给身体死亡儿子建立界。留下开启入口机制,恐怕能够偶尔进

陈慕脑中蹦出个想法:直接带上江南离去,让界坍塌。

但想想又不得不打消此想法,如果界坍塌,里面真人会随之死亡,这还其次,毕竟帝国法律管不到界中生死。他主要担心寻找线索会中断,现实中他可凶犯嫌疑人。

他现在要做查明对方身份,以及对方跟周建岸死亡牵连。只凭辆车,断定王念太草率,周建岸曾过这里,不能说明他人.贩中员。

陈慕思索间,群人已经走远。既已得知阿琬提卡被人附身,他决定改变先前方案,最好避免有人死亡同时让对方暴露身份。

其实想要做到这点不难,只要让对方知道,蝴蝶女已经被人带走,界即将坍塌,在此次剧情时间结束前,对方自会采取自保手段。

精神力渐渐恢复,陈慕却有些不愿意进行计划,通查内心才发觉,原冒险想法:此设定,让他与三级圆师之间差距大大缩小,若能想办法夺取对方力海,他力修行势必爆发式增长。

然而,在巴扈巴利王界杀死希瓦难度太大,为安全起见,陈慕还打消此想法。飞回江南身边,准备下个计划。

“老板,你吗?”

冷得双眼发晕江南见蓝色蝴蝶停在自己头顶,口中嘀喃万分虚弱。

我。辛苦你,起活动活动,我们马上离开。”

“可以走?”

江南大喜,跃从密林中蹦起,迫不及待问道:“要我怎么做?”

“跑起,身体暖和就离开。”

江南对此深表怀疑,她现在赤脚单衣,跑在冰天雪地里真会暖和?但为尽早离去她只得听从,当下抱着双手摇摇晃晃地跟上蝴蝶。

江南眼中只有蝴蝶,如同上街孩子紧拉父母大手,生怕走丢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距离场暗杀地越越近。

“少爷,你,蝴蝶女。”

“快,洛松,蝴蝶女出现。”

远远到雪地上美丽倩影,群人.贩激动不已,丝毫不觉得她扭捏动作影响美感。听到提醒少爷慌忙吩咐身边圆师,副恨不得自己冲上去抱住模样。

而就在他们兴奋中,蝴蝶女骤然消失原地。

“怎么回事,难道我眼花?”

“不好,其他圆师,蝴蝶女被占。”

想起蝴蝶女跳水反常,结合眼前状况,洛松终于反应过。顾不得对方为何主动出现,起身就要追赶。

可惜,切为时已晚。

————

“哇!这我吗?我成仙?”

“少废话,快躲起。”

返回界,江南立即查自己身体,之前那身破洞牛仔,已经完全包容不下她现在美丽。

陈慕没有心思在乎这些,因为知道真相师很快会追出

“哎呀!脚好痛!”

“怎么?”

“衣服裤子鞋子都小,活动不。”

“把鞋脱,到我背上。”

仓忙间,陈慕已经扯掉江南只回力,背上对方迅速躲藏。

几乎在两人藏进转角同时,三道人影闪现出界中被同化成刀黑枪,恢复原貌。

“我次最多只能带两人,她就在附近,你们先搜。”

交代句,洛松再次返回界。陈慕小心翼翼往停车处潜行,他毫不怀疑,这群人会使出杀人灭口手段。

“老板,给你枪。”

发现粉红女郎又回到手上,江南想要递给陈慕。陈慕没有多余手接拿,当作没听见地警惕戒备。

上天眷顾,直到两人返回车内,依然没有被察觉。

“老板,我们还不走吗?”

坐回车内,江南悬着心终于放下,有种历经生死后刺激和亢奋。可半天不见陈慕发动引擎,又有些担心起

“那位少爷身份还没弄明白,先等等,放心,他们不到车内。”

江南小脸难:现在得到问题吗?她现在浑身勒得痛啊!

“后座有套西装,我刚从干洗店拿回,你先换上。”

“可惜我那柜子衣服啊,都穿不成。老板,我没衣服穿,可以预支点工资吗?”

“这事我有责任,你工伤,我会做出适当补偿,赔偿你现有衣服数量半,你如何?”

江南欣喜,她正愁没钱买衣服,不过倒没有到后座去换——还有人在旁边,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

“那小女子先谢过老板,老板你尽管等,定要把罪魁祸首揪出,我没事。”

陈慕没有回答,在他视线之内,星光照现出更多黑衣人,正从废弃停车场挨排二地搜查出

到,有人进码头边停靠货车,轻手轻脚地开到停车场栅栏外,紧接着,群女子被赶上货箱。

这些女人中,陈慕只认识阿琬提卡,五花大绑愤愤挣扎,结果被粗暴地塞进黑色轿车。

“老板,就他,王念。”

到坐进副驾驶男子,江南急声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