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六 证据确凿

黑夜沉默,无言纵容形同违法犯罪者帮凶。

梦境世界里走出女子不及惊奇和害怕,已经全部被锁进不见天日车厢,等待她们,将毫无人性贩卖与赠送。

陈慕记得王婷之说过,周建岸曾为王念做见不得人事,结合定期出现湖山码头隐秘,所作之事昭然若揭。

再有,血灵族世界里,那句“不死,我不安”,据此几乎可以断定,谋杀周建岸人就王念。

至少,跟王念扯不开干系。

不管周建岸良心发现主动离开,还办事不力被老板辞退,知道老板太多把柄都不过。

王念不圆梦师,最有可能出手,应该那位洛松手下。

陈慕把看全程录制,犹豫稍许,打出匿名电话。

“这里非自然现象事物管理局,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我有情况向贵局举报,大约凌晨三点,有人在湖山码头进入恒定梦境世界,实施梦境世界人口.贩卖行为。”

“请稍等,我们立刻通知当地警局协查。”

陈慕没有等,话说完,随即切断电话。

江南听得脸纠结,欲言又止半天才说:“老板,用身份卡打匿名电话?”

“嗯哼?”

“我听谍报课老师说过,身份卡打匿名电话,帝国安全机关可以追踪。”

“我知道,这算种诚意,否则们也不上心,只要没有第三者偷听就。”

江南脸色更难看,瘪着嘴呜咽:“那我岂不也有被当成嫌疑犯可能,这副身体也太明显。”

“明早去非自然局登记,把身份卡上照片跟指纹之类。”

“那不自投罗网吗?”

“去移民局也样。”

“移民局太远。”

“我把车借。”

“我不开。”

陈慕愣,无奈道:“明天我送,回把驾照考,这项基本生活技能,越早学。”

“驾校那就先不用,等我有钱买车时候再说。”

“我可以给预支工资,如果不愿意,我个助理。”

“啊?别,我学,明天我就去报考驾校。”

两人说话间,对黑衣人排查跟前,陈慕示意女孩噤声,食指浮在汽车指纹解锁上半寸距离,随时准备发动。

“这车不错,监控还照不,要不要撬?”

“不对,我记得时候这里像没这车。”

两名黑衣人打量在车窗外犹豫不决,忽然腰间对话机响起:“警局有异动,立刻撤离。”

黑衣人闻声而跑,陈慕两人悬提心刚放松又更凝重

“老板,才刚举报呢,们居然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内鬼。”

“也许们有人守在警局外呢?”

话虽如此,陈慕心底已经认同江南猜测。事情越想越令人头疼,发现,自己像陷入更深阴谋之中。

“老板,我突然想,那些人记忆都被改变,如果真被警察抓,还算不算证据?”

“人.贩当然口咬定那些人自愿入梦,甚至因为梦境世界坍塌而心把她们救。”

“啊?那岂不没证据?”

“不管怎么说,行为已经严重违反帝国法律和圆梦师从业规则,处罚逃不掉。”

“这种人就该枪毙,只般处罚太便宜。”

“我们嫌疑都还没洗清,能管那么多?回去,把视频送警局,们有周建岸底案,又都专业刑侦人员,自得出王念杀人灭口、栽赃陷害结论。”

“我知道,这叫潜意识中有罪推论,再加上视频跟其线索,就证据确凿。”

“不管有罪推论也,先下手为强也罢,多多少少能减轻我们嫌疑。”

江南听明白过,人口贩卖罪跟周建岸之死两回事,无论多么坐实王念罪行,跟们摆脱嫌疑有什么关系?

王念行已去远,警察车辆还没,陈慕没有继续等下去,启车背驰黎明方向。

束阳光落在大地时候,已六点左右。松疆最繁华片区域,渐渐有喧杂车辆声,高德人力集团大厦,矗立在商务楼群中煜煜生辉。

八十八层董事长办公套间,王青忙于薪酬改革方案研究至深夜,大清早在生活助理服侍下从内间卧室走出。肤黑皮皱面庞癯瘦,操劳双眼精神不佳。

被叫醒,正厅中已经贴身秘书。身材挺拔身制服,英眉雄目面相丰朗,倒更像保镖。最明显特征,眼角有颗黑痣。

“副长,这我们人凌晨截,您最看看。”

王青不置可否地接过平板,待看清内容,脸色瞬间难看,招手示意所有助理出去。

“这怎么回事?”

“据我调查,发送这段视频人名为陈慕,远东政法大学大四学生……”

“我问这视频。”

王青不满地打断秘书冗长概述,皱着花白眉毛问道。

“视频应该没有作假,少爷开家职业介绍所,据说专以走投无路无助人口为目标人群。实际上,暗中跟某些不法团伙有牵连,用以交换梦境世界中女子做买卖。”

王青大怒:“竟敢如此为非作歹,那逆子呢?”

“两个月前就开始在梦境世界中蹲守,今天凌晨出海。”

“哼!我看畏罪潜逃。”

“副长,那这事?”

“此事此为止,去办吧。”

“副长,此次情况恐怕不同往次,那陈慕,之前因为不正当治疗使人致死被抓捕,长保释出。”

王青眉头挑,低头思索片刻,沉吟道:“看,此事还先得把拉出?”

————

忙活整夜,陈慕回解梦屋后吃早餐倒头睡去。梦中,终于把梦力操控修练至五百道。

下午时候,警察上门才把叫醒。

“昨晚偷人去,现在还在睡?”

进门,不满久等抱怨句,然后大咧咧地坐上沙发。

怎么?案情有进展?”

陈慕还未洗漱,倒两杯热水坐茶几对面。

“大消息,要不要听?”

“我嫌疑洗清?”

“不仅如此,凶手也找个非法揽客圆梦师,承认自己失误造成周建岸意识混乱,以至陷入梦境世界不能逃离,最后意外死亡。”

陈慕心神提:这似乎跟所想太不样。

“凶手不叫洛松吧?”

?不错嘛,有做探长潜力。这人没经过圆梦师从业资格考试就私下交易,如果不周建岸还活在梦境世界中,最少要被判十年。”

“怎么抓?”

松疆圆梦师公长秘书欧阳远提供线索,们发现有人冒充公员在黑市交易,查洛松所为,于向警方报案。审讯过程中,切事情都交待,包括周建岸事。”

陈慕听完面无表情,心情有些沉重。大致猜有人出手替王念掩护过去,洛松只不过锅。

“哎!无罪释放呢,看起怎么反而不高兴?不有受虐倾向吧?”

“我问,昨晚们去湖山码头没?”

“去,也不知道那个混蛋恶作剧,居然说那里有梦境世界。”

“不有视频吗?”

“什么视频?”

脸疑惑,总觉得老同学今天怪怪

陈慕眼睛微眯,对方能量,已经超出应付范围。

“老板,有客人吗?”

沉睡中被人吵醒,江南迷迷糊糊地走出房间,头发凌乱大眼惺忪,上身穿着长长白衬衫,强做清醒声音打断客厅中两人谈话。

抬头看去,顿时满眼惊艳,满不可置信道:“哪找这么个极品美女?不错不错,怪不得能让个解梦人甘愿堕落。”

看清人,江南眼珠转想什么,忙热情道:“杨警官?杨警官,我江南,昨天我们见过。”

“嗯??不吧?”

“我老板可以证明,吧,老板?”

陈慕没有回应江南,更没有理打趣,自沉思:既然对方找人替罪也不忘把撇开出,想必心存和解意思。如果再深究下去,那就不识时务

————

梦都东南,清波淼淼东海上,艘豪华邮轮逐浪徜徉。奢华大厅里,灯红酒绿纸醉迷香。

某套间中,半身未衣王念端坐在沙发上着急等待。眼神中透露出愤怒和狠厉,让人看起不寒而栗。

已经这样坐着个小时,王青突然派人得力助手带走,事后才知道替罪。

不知过多久,面前水晶平板显示电。

“查清楚没?”

接通,王念立刻问道。对面人眼神退缩,似乎在做艰难决定。

“欧阳远,还想不想干?”

“少爷息怒,只长交代过,让就此罢手?”

“罢手?让我怎么罢手?抢走我猎物,斩断我左膀右臂,还泼身污,让我怎么罢手?说,谁?”

“此人名为陈慕,只远东政法大四学生,但同时也名二级解梦人。此前因为失误操作致使周建岸脑死亡,不知如何知道湖山码头梦境世界事,于策划这次计划。”

个陈慕,个栽赃嫁祸。那叛徒也当真判得彻底,以为死就可以免罪吗?给我查妻女住处。”

“少爷,这事不怪周建岸,无辜。”

“不用告诉我怎么做,给我查清陈慕底细,我让后悔惹我。”

不知因为知道自己劝说无效,这次欧阳远没有再反驳,恭敬地保证后便挂掉电话。

王念怒其未消,房门被人打开,位黑衣人上前报。

“少爷,船长找似乎心情不。”

王念心头沉,当然知道船长心情不,而这切,都那学生惹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