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九神龙尊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8章 玄冰龙气

当天晚上,厚又被德容叫翠竹林,德容问伤势好的怎样了?

只不过受了一点外伤,被德容如此关心,白天她要指导蓝钰修炼。

晚上教,真的挺辛苦的。厚很认真地听从她的指导,身上背一道金色环绕着。

德容本来为挑选了一些功法,看适合修炼哪一部功法。

厚拿出了九图,这一幅金色卷轴,上面九条

参悟了好一阵子,暂时参悟不透,正好德容在这里。

相信她一次,把九图交给德容,希望她能够指导参悟。

手中这图,的运也太好了吧,不过因为九图让的族人受巨大灾祸。

大陆竞相争夺的至宝之一,能否参悟就看的缘分。”德容激动道。

她看了一下九图,九条在动,这跟她学的新功法些相似。

幸好这里阵法屏蔽,万一被其人发现了。那件非常糟糕的事,她能够感应九条吟之声。

她的悟性本来就不低,再加上她之前服用过九丹,她居然也能参悟九图。

她把自己所参悟的告诉了厚,她记忆中那新功法适合女子修炼。

修炼太多功法对自身害无益,功法与功法之间会产生冲突。

自身属性过多,那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属性主修,其的可以辅修。

如果同时主修,不仅要消耗大量的修炼资源,还要消耗大量的时间。

那未必很大的收获,厚按照她参悟的心得来修炼,金色光芒在身边环绕。

很快突破那纳灵四阶,而且修为极为巩固,这就图给带来的好处。

两个时辰后又突破了两个境界,现在达了纳灵六阶。现在的修为提升这么快,这一点也不惊讶。

血脉本来就顶级的,现在修炼的只基础境界。

接下来就要练习刀法,这当法叫《星刀法》,手中的鳞刀。

德容看手中的这把刀跟吟剑些相似,这把刀与吟剑很相配。

只可惜她的吟剑被那三个黑衣人抢走了,至今还没消息。

天快亮了,的刀法达了一式一层。这刀法一共九式,每一事九层。

这刀法其中刚中带柔,厚问她为何些不开心,德容跟吟剑的事。

吟剑陪伴她多年,她一直在找,也许她这一生与吟剑无缘了。

厚决定帮她找回那把剑,那把剑对她来真的很重要。虽然不活物,德容与它也感情了。

也许学院考核过后,去怀城能找回那把剑,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好了,今天的修炼就此为止,去西山历练准了。”

“容姐,这一晚上辛苦了,也回去休息吧。”厚对她道。

这对她来算不上辛苦,看着厚一天天的强大起来,她真的很高兴。

她知道厚总一天会离开她,她也舍不得,她欲言又止。

厚看她似乎话要厚问什么要交代的,德容摇了摇头。

“下午去把金榆树给补种上,这对并不难办任何困难,可以暗地里告诉我。”

德容对满满的关怀,这让感动。回去了,德容看着离去的背影。

她本想劝不要仇对蓝钰,蓝钰跟直接的仇恨,只因为魔族杀了的族人。

她还一些话没,她的家族可能会找她,家在苍大陆也顶级的家族。

她当年逃婚遇了她的师尊,她师尊把她带回了苍总院,她师尊意让她嫁给儿子。

改变了容貌,在那里还不少追求她之人,的逃婚让家族失信于人。

她只想追求属于自己的终身幸福,她怕厚知道之后会怒发冲冠为红颜。

能够成为苍大陆的主宰,她还得依靠呢,又或者达超神境离开苍大陆。

其实她这想法些多虑了,只要厚不让别人把她带走,只要跟飞出手就行。

她躲在九阁之中,任何人都找不她。如果的太多,厚可能会觉得她带着目的接近

厚现在只十六岁,这让人认为她在老牛吃嫩草。

她不觉得自己老,只不过五百一十六岁,她十六岁逃婚离开家领地。

厚回了自己的住处,趁着空闲时间巩固一下自己的修为。

“她似乎话要,她似乎在担忧着什么,我觉得她的来历不简单。

她身上着很强的玄冰,可她身上没族血脉,她跟玄冰什么关系?”

“小飞,我觉得她可能跟的玄冰联姻关系,这玄冰族在她体内留下一道玄冰

这就等于追踪印记,们迟早会找她的。可以肯定一点,她不喜欢那未婚夫。”

理,玄冰族的实力排在神族和魔族之后。”飞赞同道。

“那办法把她体内的玄冰化解?”厚问道。

“嘿嘿,还没把她娶手就这么关心她,看来将来会成为护妻狂魔了。”飞笑道。

别瞎拿我开玩笑也要看时候。办法帮她化解?”

,我建议最好把她身上的玄冰转为己用,最好的办法就将那玄冰炼化。

前提就她得答应才行,她若不答应,再好的办法也没用。”飞对道。

莫非飞所的办法些让她会害羞,德容好感度还不很深。

些女子翻脸比翻书还快,前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刻就阴云密布。

对玄冰并不了解,可很想帮她化解体内的玄冰

觉得事不宜迟,趁她现在还没休息,赶紧把这个事跟她一下。

时候就这么急,怕会突生变故,厚使用隐身隐匿息的灵符。

去了德容的住处,德容身着冰蓝色浴袍,看样子她即将要沐浴了。

德容感应人在附近窥探,她用灵念感知了一下,这个息不云箐。

厚感觉自己来的不时候,人家正准备沐浴呢,德容修为可不低。

这点小手段怎么能瞒得过德容呢,德容感应厚。

她露出一抹微笑,担心会别人发现来这里,心之人肯定会大做文章。

可真不来窥探德容沐浴的,要事跟她商量。

厚用传讯符给她发起一段文字,明自己的来意,也了一声歉意。

德容让屋里话,厚进入德容的房间,房间内清香四溢。

房间内布置简单,以蓝色为主,这除了云箐以外来她的房间之人。

上次来这里主要帮开脉,德容并没厚已经跟她明来意。

她相信厚绝不那种好色之徒,她不会看错人的。

房屋四周被结界笼罩住了,绝对不会人能够听们的谈话。

不回去休息,跑我这里来做什么,差点让我误会来窥探我沐浴的。”

“容姐,可不要误会,我真的重要事跟商量。之前感觉身上寒难受吗?”厚问道。

德儒点了点头,自从服用九丹之后,这种情况没再发生过。

“容姐,我感应身上玄冰,因为我也族人。

我对很熟悉的,上次我实力点弱,没感应

这次我可以确定身上被人种下了玄冰,而这玄冰用来找

们暂时没,我担心时间一久了,们真的会找的。”

“那我该怎么化解这身上的玄冰?关于我私人之事,我暂时不能告诉

每个人都自己的条件,这对没好处,那就看的表现了。

如何化解玄冰,让我不满意的话,我可会生的。”

德容并不会真的生,她只来个玩笑逗逗

德容都不知道谁在什么时候给她种下玄冰的,六岁那年家和另外一个家族联姻。。

她在成亲的前三个月,她趁机逃离成家,她这一躲就五百年。

她总担心会被家和未婚夫家抓,若许厚能够帮她化解玄冰

对她感激不尽,她修为很高。这玄冰很难化解,她试过好多次了。

她相信厚不会拿这事来开玩笑,更不会借此占她便宜。

可不要占姐姐的便宜哦,姐姐可小脾的。”德容撒娇道。

她这几百年来首次在别人面前撒娇,她与厚在一起的时候,她感安全感很开心。

厚也不会拿这事来开玩笑,飞跟十成把握,这玄冰助于修炼。

也不用担心玄冰族能够找,苍大陆所族,在眼里都晚辈。

也只飞能够出这样的狂言,接下来即将开始化解玄冰

不过需要人为们护法,最值得信任的人就云箐了,还等她回来再进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