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九神龙尊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4章 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第二天,陈德容带着走出密室,李卓等待们出以后,厚别想里好过。

“院的血脉开启到哪个品阶?若开启失败了,学院收废物为学员。

你也可以收为弟子,符合规矩。若无处可去,就让学院做打杂的吧。”李卓说道。

开启了四阶血脉,已经符合苍龙学院招收的资格,的血脉算太高。

去西院修炼,你作为东院别总跟小辈过去。”陈德容对说道。

守规矩的话,给学院招惹麻烦,尽快让去西院报道吧。”李卓说道。

西院好友,跟梁剑打声招呼。

厚格外照顾,就算她也无话可说,西院沧沄苍龙学院实力最差的。

里只比一些打杂的高一等级,也知道她为什么样考虑。

用灵念感知了一下厚的血脉品阶,的确四阶血脉。

厚开启了圣级血脉,影响修炼速度。李卓如此针对厚,因为对方喜欢她。

沧云洲至圣境修士绝对超过五指之数,种境界的修士会轻易出现面前。

达到更高境界,前往更高层次的修仙世界,厚去了西院免受一番刁难,一个很好的磨练。

再过三个月,就四分院天骄考核,为了选出更优秀的弟子参加总院考核。

最终参加幻城之战,很多势力都努力。李卓还记恨抓住的些幻灵鸽。

些幻灵鸽应该你的吧,幻灵鸽我让抓的,也我吃的。”陈德容对说道。

想让李卓因此过分为难厚,幻灵鸽的确她吃的。

“我们都知道些幻灵鸽你养的,所以抓来吃了,到时候赔给你就了。”

既然陈德容吃的,乎损失些幻灵鸽,陈德容还护着厚。

李卓心中快,陈德容知道了厚背负着血海深仇。 陈德容让她的异姓好姐妹云箐(qing四声)带去西院报道,别的就过多交代。

吃得苦中苦,方为里吃苦可避免的。

希望以后怨恨她,希望能够明白她的一番苦心,她忘恩负义。

厚已经很知足了。龙飞跟说只达到开元境一阶,就可以开启天龙之眼。

至于开启方法,等达到个境界再说,厚满怀期待着。

陈德容把一个纳袋交给了厚,纳袋里有一些生活用品和低级修炼资源。

纳袋而空灵戒,她小气,为了惦记。

李卓也看到了,觉得给厚纳袋合乎情理,纳袋里空间大。

李卓离开了之后,给梁剑传信,让厚格外照顾。

梁剑明白的意思,又有新来的学员倒霉了,可能个新来的得罪了李卓。

云箐带来到西院外,剩下的让自己去面对。西院外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子,着一对八字胡,面容得像猴脸。

样的苍龙学院也会招收,此名叫宋猴,负责西院杂务的管事。

西院会来见厚的,厚的身份够资格。

“你就个新来的厚,柴炭司正缺手,你去里吧。”宋猴捻着八字胡对厚命令道。

“我来修炼的,来做杂工的。”厚对说道。

“嘿,你一个新来的脾气小啊!让你去柴炭司,你就得服从安排。

别以为院让你来里,我们就会对你格外照顾,别做大头梦了。

所有新来的都会被分配新任务,服从就赶紧滚,养废物。”宋猴客气道。

西院吩咐的,就算告到院里,院也无话可说。

么就抱着铺盖从里滚,么就得接受安排,厚也知道刻意针对了。

“知道了,请问柴炭司怎么走?”厚问道。

“你过来,带去柴炭司。”宋猴指着身边微胖的男子说道。

微胖男子微微低着头,前头带着厚去柴炭司,柴炭司沧沄苍龙学院储备燃料的职所。

各个管理层需的柴碳,都里领取的,厚来到自己以后做事的地方。

以为只一两间放柴火的地方,没想到么大。

里的学员忙忙碌碌的,微胖男子叫苟良,一路上说一句话。

既然目的地到了,苟良跟说让每天到后山去打柴,每个学员至少打一百担柴。

如果宋管事格外照顾的话,只需打十担柴就可以了。当然,送物华天宝才行。

厚认为命一条,钱没有,身上除了些低级丹药和生活用品。

再无物,苟良伸手似乎索东西,苟良跟西院的规矩。

任何外来物品一律上交,防止有对苍龙学院利,一点厚还真知道。

纳袋陈德容给的,高级修炼资源暂时用了,陈德容周到的很考虑。

就算交给的,也得按照规矩来,若求归还给厚。

到时候再归还也迟,厚领取了学院制服, 苟良里负责教导新学员

里好好干活,好好修炼,让里少得罪

事务繁忙,任何事都能照顾到。宁愿得罪君子,切勿得罪小

苟良也只个小物,能教导修炼什么,苟良也受尽了宋猴的欺负。

“你们两个过来一下,新来的。至于怎么做,你们教教。”苟良向两个年轻学员招了招手道。

“我叫厚,我新来的。以后中还请二位多多指教,感激尽。”厚对们客气道。

们只点了点头,又有新来的可以欺负了,些新来的学员被欺负已经成了里常态。

苍龙学院成文的规矩,种规矩延续了知多少年。

“你们可欺负安排进来的。”苟良对们说道。

想让些老学员欺负厚,万一院怪罪下来,们可担罪起。

“我叫许森,叫江多,以后跟着我们混保证会亏待你的。”许森对说道。

“哟,走后门的。知道你跟院什么关系?还让院吩咐对你多加关照。”江多好奇道。

我就个穷小子,我也无处可去,她给我安排一个差事让我能吃个饱饭。”厚挠头道。

“咱们的院美心善, 你真好福气。里好好做事,绝对饿着你。”江多拍着的肩膀说道。

陈德容沧沄苍龙学院最美的女子,知多少修士把视为梦中红颜。

苟良交代几句就离开了,把纳袋交给了宋猴,纳袋中的丹药都低级的。

还有一些男子的衣物,用猜都知道准备的。

跟院之间到底什么关系?按照梁院的吩咐去做。

李卓的意思,李卓一直很喜欢陈德容,李卓背景很深厚。

宋猴精明的很,如此针对厚,肯定得罪了李卓。

过李卓多虑了,苍龙大陆禁止师徒恋,虽然陈德容跟师徒关系。

可以,明的行。肯定暗地里相恋,李卓想办法把厚赶出学院。

许森和江多带着熟悉柴炭司的环境,最后带着厚去住宿的地方。

里的伙食自然比上中上层管理者的了,厚对伙食的求并高。

没有心思想其它的,能仗着自己对陈德容的帮助,就面前炫耀。

说过会给她添麻烦的,而此刻,陈德容正自己的住处沐浴。

云箐为她准备了可口的美食,她此刻否被些学员刁难了。

她心里话会跟别说的,她的身份可。过多关心厚,会引起别的非议,会给带来一些麻烦。

陈德容临走之前给一枚传讯符,若帮助的话,用传讯符跟她联系。

传讯符被随身携带,才没有被苟良拿走。云箐告诉她宋猴把厚的纳袋拿走了。

陈德容让云箐吃过晚饭之后去一趟,让宋猴把纳袋归还给厚。

少了一样,个杂务管事别当了,些中低层管理者收其学员的好处。

规矩由来已久,她对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一件微足道的小事。

她们俩吃过晚饭之后,云箐去了一趟,她让宋猴把纳袋归还给厚。

们的面前清点一下,厚发现里面各类丹药个少了一枚。

知道宋猴私吞了,若事说出来,无凭无据的。

对方会以为仗着院撑腰,宁可得罪君子,切勿得罪小

的东西可没么好拿的,了多久就让加倍奉还。一时的忍耐,为了更好的教训对方。

云箐看得出的目光微微闪过一抹怒意,厚并没有说出来。她看得出隐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