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烈王朝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7 遭遇(上)

“大,怎么样?要我悄悄带直接去结果了狗官!”

一袭裁剪得体的飞鱼服穿在上,腰间别着把漂亮的绣春刀,儒雅英俊的韩尽看上去倒是风度翩翩,很气度,一开口,些变味了,莽夫一样的形象赫然暴露。

“没长进!凡事多动动脑子,别动打打杀杀,是北境,由得你胡!记住了吗?”流川枫批评教育了一顿。

“是,属下知道了。”韩尽服气,但还是老老实实回应了一句。

“要是知道怎么做,多学学甘霖们,也可以向我请教,多留心眼,免得到时候被搞死了都知道。”

“是。”

韩尽小声回道,过,神情很是屑,认为甘霖等如自己,没必要向们学什么,只是自己的性格刚强了点罢了,智慧计谋可一点差。

“何水水的事你用管了,已经交给刑部处理了,至于何芳,你现在还要去动要轻易去追踪搜查边可是少护卫,而且也没什么明确的把柄露出。”

去找边的。”

“可以从边远一些的开始调查,要让察觉到了,然惊动了,再想让露出什么破绽底细可很困难了,时怎么和斗?”

“了解,我想,先从些和走得近的大臣上调查。”

“注意隐蔽性,些大臣可没是吃素的,你还是先从小处着手,从礼部小官吏上查,层层向上,抽丝剥茧,总能找到的命门。到时候我们了足够的证据,足够弄倒的证据,时在一举推翻,将打下神坛!”

“大英明,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行了,你去吧,事情也用太过着急,急,太急了反而容易出错。”流川枫再次告诫了一番。

“嗯,属下明白。”

房间中又只剩下了,一一在纸上列举了当下要事。

其一:何芳一事,韩尽去处理,问题大,只是是时间长短问题。

其二:还是江南,严苦加上太师,应该问题也大。

其三:过,后宫问题倒是颇为复杂,一时难以下手,也得慢慢,等莱福把小孩儿救出,再考虑下一步计策。

其四:最后是前朝公主遇害之事,毫无头绪,也知道甘霖能能找到什么用的线索,算找到了,恐怕也是一时很难处理的,还得缓缓。

想得头疼已的少年,放下了笔,决定再次去拜访老师,看看什么好建议给到自己,尤其是对后宫皇后之事。

骑着赤云驹,少年满怀激动,提着两壶好酒,熟门熟路地到了武侯居。

可是,面对的只空房,好消息是,在客厅的桌上,还留下了一封书信。

打开被砚台压住的信封,认真地看了起,老师的音容笑貌仿佛出现在眼前。

“我亲爱的学生,帝国的顶梁柱,你好:

当你看见封信时,为师已经走了,得已,为师为师的事情,所以只好抛下可怜的你,远走乡了,至于为师的去处,你用管了,反正你也找到。

几天听说了你的事迹,很错,愧是夫子的高徒!为师也放心了。

虽然只和你匆匆见了一面,也只说了大概的方向,过以你的聪明才智,为师很相信,你算是凭借自己也能够在帝国混得风生水起,把病入膏肓的帝国给慢慢治好,你能力。

注意了,我先说的是什么?没错,是你想得样,自己混好了,立稳脚跟,了自己的势力,样你才可以考虑和些大臣板板手腕了,所以你要做的是先发展壮大,自己的地盘,比如属于你自己的府邸,样你以后办事也很方便。

然后,你把大帝国当成一病重的病,而你是治好的医生,然你也要和一起死亡!样你能对未较为清晰的思路。

为师说过,重病之,而且是一毛病,大大小小计其数,面对样的病能一上直接做开刀直接换血类的大动作,住,良医会先调养好体,再一一决绝些小毛病,良医都是很耐心的,所以,你也要耐得住性子。

把小毛病治得差多了,病时候体也会好了一些,至少明面上的痛楚之类的情况会好很多,接下是良医的重要时刻了,会先准备好手术所需之一切,包括外在环境,内在工具、医药、助手等等,是‘天时地利和’,缺一可。

只要良医出现重大失误,应该是可以把病给彻底治好,过久病、大病之突然痊愈后,体必定是很虚弱的,能下大补药,否则可能扛住猛烈的药效;时需要慢慢细心条理,喂些小粥饭之类的即可;如此,用了多久,一定会再次活过,生龙活虎的活过时,你大功高成,功德圆满了。

以上是为师要告诉你关于你之后的全部内容,望你用心参悟。

最后,送你一句,‘保重’。

——夫子。

五月廿一,辰时。”

收起书信,熟悉的字迹以及救治病的故事久久萦绕在少年脑海中,明白了,虽然些记挂老师的去向,但还是默默为道一句,“保重”,关上了竹门,转骑马回去。

在一僻静幽暗的胡同中,历经多次生死的流川枫很警觉地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气息正在迅速想自己靠近。

还是牵着马,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一步一步走在狭长的胡同中,胡同的尽头是一三叉口,再过去是热闹的大街了,两边是低矮的瓦房和破旧的茅房,总之里的建筑都很破旧,也没规划,乱糟糟的林立着。

“当真是会选地方啊,里可是、袭击,以及逃跑的绝佳位置,看者都是一些专业杀手啊,嘿嘿,可惜,你们运气好,偏生遇到了我。”

流川枫眼角的余光把周围详细扫视了两遍,已经大致知道了敌的藏所在,心中大定,对自己的剑法武功很自信!

过也没敢大意,依旧装作一副毫知情的样子在牵马赶路,只是意无意中,把体调整到了一较为安全的位置,很少空门。

“大家小心,小子对劲,居然时刻隐藏在马匹和墙壁之间,令我们难以找到下手的机会。”

墙头上,趴在一株茂盛的青藤后面的一黑衣提醒边的伙伴。

“我听说在北境打过仗,是从生死中走出的家伙,会提前察觉到了我们?”另外一黑衣自信地问道。

会,你看什么反应,应该只是谨慎的习惯,我们再等等,我会露出破绽!”第三黑衣凶狠地回应道。

胡同很长,也很暗,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太阳早早下山休息了,流川枫现在距离三岔路口还百十步的样子,知道暗中的敌在等待露出破绽。

“老大,再动手走了,等到了路口,我们没机会了。”

第二黑衣焦急催促,边过去是熙熙攘攘的成华大道了。

“再等等。”老大冷静地回道。

真是够耐心的啊,愧是专业刺客!知道是是何大的呢,验证。

流川枫打定主意,刻意卖了破绽,将自己的体完全暴露在空地上,悄悄用力一拍马屁股,呵斥道:“好畜生,跑么快赶着去投胎啊。”

“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