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二章 以暴制暴

第二章 以暴制暴

斯话音刚落,正想掏出袋里手枪,右手却被只手死死按住。

姜芃“和蔼可亲”地拧开手,将手枪从他袋拿出来。

“M1911柯尔特半自动手枪,1911年由勃朗宁发明研制而成,蛮普通手枪。”姜芃随手取出手枪弹夹,将子弹颗颗抛落在包间地板,然后把手枪丢在桌子

斯顿时面如死灰,看着姜芃,开问道:“姜芃,你到底想怎么样?”

姜芃从怀里掏出份合同,放到桌,开说道:“这当初签订合同,你多次变更卸货地点,卸货时间,而再再而三地延误卸货时间,已经违约。我人还在为你卸货时受工伤,这系列费用,咱们该清算下。”

斯颤颤巍巍地说道:“我记得合同里没写具体卸货时间,这怎么算违约?”

姜芃看斯,反问道:“当初你我在公司时候难道没头约定吗?你知道,船舶每多停靠在港天所产生费用,你拖大半个月,我自己已经垫付多少钱,你清楚?”

斯似乎也来劲,他冷笑声,说道:“姜芃,我确实跟你头约定,可谁能作证?白纸黑字合同面没写,违约金你休想。”

姜芃哈哈笑,从怀里掏出根录音笔,随说道:“现在证据。”

姜芃按下录音笔,声音很快就出现。

句“我确实跟你头约定”清晰无比。

斯听这段录音,立马跟泄皮球样,瘫软在沙发

“现在,麻烦你把欠我钱转给我,叫我工人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事后我会把发票寄给你。”姜芃目光灼灼地看着斯。

“你要逼我,姜芃,你难道知道跟我合作3A贸易公司吗!3A公司人你应该很清楚吧得罪他们你没好下场!”斯淡淡威胁道。

“呵呵。”姜芃冷笑声,掏出手机,对准斯开道:“你信信,我立马就可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再如果,我匿名举报,让海关来仔细查查你这批货,到时候要查出个什么,你觉得3A公司会给你擦屁股吗?要知道,货可人给你卸。”

姜芃这段话倒半真半假。

前半段报警真,后面举报海关假。

姜芃原本意思恐吓斯说自己在阀门里加些违禁品,其实压根没

斯听到这话时候顿时额头冒出层细密汗珠,瞳孔都缩下。

“你……你要多……多少钱?”他问到。

“三十万泰铢。”姜芃回答道。

斯马拿出手机,很快,姜芃收到到款消息。

“我给你转万美元,你看下。”斯晃晃手机。

姜芃看看手机,钱到账,换算过来还多三百多美元。

没想到事情进展如此顺利,他也松气。

“那批货卸好吗?”斯颤颤巍巍地问道。

“都放到你要求仓库里少。”姜芃起身,准备离开。

“那录音……”斯断断续续地问道。

“你放心,货款两清,我会像你样。”姜芃淡然道。“至于录音,只要你来惹我,我会拿它做什么。”

“好,好吧。”斯擦擦额头汗水说道。

“合作愉快,斯先生,祝你个美好夜晚。”姜芃扫圈包间,冲斯鞠躬行礼,然后推门而出。

离开包间,姜芃没犹豫,戴墨镜,低着头,快步离开酒吧。

酒吧角,双明亮眼眸直锁定着姜芃,直到他离开酒吧。

走出酒吧,姜芃看看时间,晚十点半,吉普,驶离酒吧。

姜芃也没想到事情可以这么顺利解决,过钱已经要到,货也卸,姜芃也会再跟斯打交道

吉普车平稳地运行,忙天,姜芃也些累。从抽屉里找到翻出两片香糖,丢到中,咀嚼起来。

清凉薄荷气息顿时让姜芃精神振。

通过扇刻繁体字“唐人街”红色拱门,姜芃泛起丝回忆,想当初自己刚来到这里时候,唐人街拱门还鲜亮无比,可现在已经锈迹斑斑

看到街道两边汉字招牌,姜芃感到丝安心。

很快,吉普车停到“陈记杂货铺”跟前。

栋三层小楼,造型古朴,墙壁斑驳,显然些年头,这栋房子主人叫周永乐,五十多岁,妻子生病去世,留下他和个儿子。周永乐土生土长唐人街人,在姜芃刚来时候给少照顾,后来姜芃找到工作,就干脆租周永乐房子。

在唐人街里,大家都亲叫他“乐叔”。

这栋房子乐叔杂货铺,二楼和三楼都些小房子,姜芃和女儿姜小湖就住在二楼。

此刻,头发花白乐叔穿着件泛黄白色背心,只手摇着蒲扇,只手收拾东西,看样子准备关门

“乐叔,?”姜芃下车,冲正在忙活乐叔问好。

“哟,小姜回来,今天点晚啊。”乐叔抬头看,认出姜芃,笑着说道。

“今天点事耽误些时间,小湖回来吗?”姜芃随问道。

“回来。”乐叔回答道。

“那就好,那我先。”姜芃松气,准备楼。

“去吧去吧,你跟小湖要好好相处,她个好孩子。”乐叔说道。

“哎,知道乐叔,你也早点休息。”姜芃叹气,苦笑声,二楼。

打开房门,股淡淡檀香味传来。

房内装修很家常,两室卫,还个小小厨房。

姜芃打开灯,目光扫过墙副合照。

家三,男人正姜芃,女人怀中还抱着个孩子,满眼笑意。

合照下面个牌位。

面写着——爱妻李汶雪之灵位,排位前香炉还燃着烧三分之二炷香。

屋子虽然小,但收拾很整洁。看着女儿姜小湖房间紧闭房门,姜芃蹑手蹑脚地靠近。

侧耳倾听起来。

所幸房屋隔音效果很好,姜芃听到里面些动静,他松气,抬起手正准备敲门,却悬停在空中,始终没敲下去。

最终,他放下手,转身离开。

忙活,姜芃肚子些饿。

去厨房简单用凉饭炒盘蛋炒饭,姜芃三两吃完,收拾完,去冲个澡。

洗完澡,姜芃回到房间,倒头睡过去。

清晨七点,没闹铃,姜芃自己醒过来。

多年生物钟已经养成习惯,姜芃起身洗脸刷牙刮胡子,然后走进厨房忙活起来。

很快,碗热气腾腾长寿面就出炉

姜芃将长寿面放到桌,给女儿发条信息,祝她生日快乐,还说桌做好面,记得吃。

姜芃想跟女儿姜小湖起吃早饭,可姜小湖自从高中以来,越来越叛逆,跟自己说两句就要开吵。

如果姜小湖起床看到姜芃,别说吃面,架都算好

做好工作,姜芃下楼准备出去。

乐叔已经开门,坐在门躺椅摇着蒲扇,似乎正在补回笼觉。

姜芃也想吵醒乐叔,拿两条香糖,放几张纸币在桌车离开

姜芃开着吉普车朝莱西住医院驶去。

在路姜芃还捎些水果和补品。

来到医院,找到潘达发来号码,姜芃找到莱西住病房。

很普通八人病房,中间用窗帘隔开。

姜芃来到靠窗最旁边病床,眼就看莱西。

莱西个很普通多猜市本地人,四十多岁,勤勤恳恳。

照顾他妻子,个很朴素妇女。

“姜!你来。”莱西妻子显然认识姜芃,站起身欢迎道。

“阔拓。(对起)”姜芃些歉意地说道。

“卖奔来。(没关系)”莱西妻子回答道。

莱西伤轻,断几根肋骨,内脏也些挤压,好在骨头没扎破脏器,只需要静养即可。

姜芃跟莱西说医药费公司会全权支付,在莱西养病期间,工资照发。

莱西和他妻子自然非常感动,在多猜市,像姜芃这样人,真太少

离开医院,姜芃驱车回到公司。

公司,其实也就间二楼商铺,房间才两个。

姜芃公司物流贸易公司,主要业务海运,工人般都在船,留在公司也就两三个人而已。

“文生,工人们这个月工资都发吗?”来到公司,姜芃冲坐在岗位名年轻人问道。

这名年轻人样貌些瘦弱,带着副眼镜,颇几分文弱书生模样。

“芃哥,发,这批回款很及时,然咱们公司就要破产。”文生推推眼镜,开说道。

“芃哥,你来!”边,潘达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你小子,吓我跳。”姜芃笑道。

“芃哥,你猜我发现什么!”潘达突然神秘兮兮地说道。

姜芃些好奇,立马问道:“赶紧说,然我让文生扣你工资。”

潘达这才吐吐舌头,掏出手机,说道:“芃哥,你看。”

段视频,姜芃看到视频,顿时大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