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六章 公司交谈

第六章 司交谈

放慢车速,看了看来电,笑了笑,接通电话说:“怎了,潘达。”

哥,有空吗?”

“什事,说。”看了看时间,刚好九点。

“找喝酒啊。”

“好小子,是在我身上安了监控,我这会想喝酒?”顿时乐了。

“这巧啊,哥,来码头,就在咱们一号货船上。”

挂断电话,调整好方向,朝码头开去。

半路上,还捎了一些下酒菜。

找到自家货船,熟练上船,

一眼就看到坐在甲板上潘达。

潘达没有住所,家就在船上。

当初来刚刚创建司,正缺人手。

在贫民窟无疑间碰到了正在干泥瓦工潘达,见他身手敏捷,便交谈了几句。

潘达虽然穷,没什文化,但胜在老实勤快,一眼就相中了他。

潘达也是物流第一名员工,跟干了很多年了。

哥,来了。”潘达身边有两板易拉罐啤酒,提着小菜,也在意什,一屁股坐到潘达身边,打开一瓶啤酒,一饮而尽。

打了一响亮酒嗝,长出一口气,斜靠在桅杆上,笑:“可真会挑时间。”

潘达嘿嘿一笑,喝了一口酒,说:“那可哥,我可是肚子里蛔虫。”

又开了一瓶啤酒,:“说吧,还有什事?”

潘达眼睛一转,比了大拇指,神秘兮兮地说

哥,,咱们卸那一批阀门,里面那些东西被谁带走了吗?”

大致猜到了可能是3A司,可还是

“谁?”

“3A司。”

喝了一口酒,反:“。”

潘丹嘴角扬起,低声:“这两天我一直叫人盯着那库房呢,3A人做事虽然隐蔽,但最终还是被我发现了。”

这家伙,我是说了,这件事要再掺和了,桑切斯已经把款付过了,咱们没必要管下面事情了,要再去查这件事了。”

潘达吐了吐舌头,吃了一口凉菜,说:“我这是气过嘛,听说最近3A司在搞什融资,想要建一娱乐中心什。”

“娱乐中心?”听了这话,顿时精神一振。“这事听谁说,有具体情况吗?”

潘达微微一愣,挠了挠脑袋,回想了一下。

“是我一朋友,具体我太清楚,我找机会他一下。”

“行,有消息了立马跟我回复。”点点头。

就这样,和潘达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两板啤酒慢慢变成了空易拉罐。

……

阳光叫醒了

睁开眼,看着刺眼阳光,从甲板上站起身。

活动了一下僵硬身体,看着满地空易拉罐,笑了笑。

潘达倒在一边还在睡觉,跃下货船,回到车上。

扯开两片口香糖,丢到了口中。

回到家中,小湖已经去上学了。

看着桌上吃一干二净菜肴,心情好了一些。

麻利地收拾好餐桌,洗了一澡,便驱车前往司。

这两天又找了一些运货活,虽然是什大活,但有胜于无。

回到司,只有文生在,介意。

潘达这会还在甲板上睡着呢,运货也是明天事。

随意浏览着邮箱,回复着工作邮件,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哥,有人找。”文生声音传来。

有些疑惑,抬起头:“谁啊。”

“一,她说她是记者,来找。”文生说

“记者?来找我?”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说:“那请她进来吧。”

文生点点头,很快,随着一阵高跟鞋踩踏声,一女人出现在了室。

长长麻花辫垂在身后,白衬衫,牛仔裤加上一副黑框眼镜。

从干练外表上来看,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位记者。

“您好,请您就是映雪贸易物流有限老板吗?”女记者声音清脆,一口流利中国话吐字清晰。

好,是。”点点头,指了指椅子,说:“请坐。”

“喝茶还是喝水?”有礼貌地

了,我渴。”女记者摇摇头,继续说:“您是叫对吗?”

点点头。

女记者递过来一份证件,接过打量了一番。

“江忆桐。”默念了一句,看着证件上照片,微微觉得有些眼熟,似乎自己在哪见过江忆桐。

好,江记者,来我司是有什事情吗。”将记者证还给了江忆桐,开口

先生,我们报社给了我一任务,让我来为码头物流司做调查和专访,打扰到您了,还请您见谅。”江忆桐缓缓

有些诧异:“我们这小生意有什好采访?”

江忆桐微微一笑,风情万种,略有些妩媚:“先生,您就帮我一忙吧,要是报出去了也可以给们做宣传。”

这一下,眼睛就直了。

江忆桐身姿一扭,真是尤物。

也是男人,可能受影响,想了一下,采访也没什了,要是真能宣传出去也错。

“行,我答应了,先坐吧。”

江忆桐坐了下来,开始询起来。

了一些有关目前码头商业情况,都很专业,凭借自己见识一一回答。

题之后,江忆桐到:“先生,三十五号仓库那边是卸了一批货?”

“是啊,怎了?”说到。

“我那天正好路过,看到您手下工人们卸是一批阀门,请方便告知一下这批阀门是从什地方运来吗?”江忆桐到。

闻言:“从大船上卸下来,具体哪国家我就了。”

“那批阀门型号请您知吗?”江忆桐又到。

摇了摇头,他关心阀门型号干嘛。

“那好,下一题,请先生知码头上是否有走私现象?”江忆桐突然到。

警惕了起来,淡笑:“江小姐,我们司从走私,至于其他司我就了。”

说话滴水漏。

码头上怎可能走私,但是也要过日子,砸了别人饭碗他也没饭吃。

江忆桐笑了笑:“先生要担心,只是因为我同事前几天查到了一消息,据说有一批濒危珍稀野生动物制品好像流落到了多猜市,我也想看看能能查出什东西。”

“那找我就找错人了,这种事应该去找海关,或者警察。”

江忆桐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据说这批野生动物流落地方是3A司,幕后老板是察沃,如果先生有什情况,希望能联系我。”

说完,江忆桐放了一张名片在桌上。

先生,告辞了,感谢您愿意接受我采访。”她起身微笑

将这女人送到了门外,回到办室里拿起名片看了看。

“大江报社记者,江忆桐。”

后面则是一串电话。

“记者查走私?”自语

他当然知这些东西是违禁品,可他能怎办?桑切斯货款也付了,这些走私品源头是3A司。

多猜市最大贸易司,用脚指头想都知自己和3A司之间差距。

过,虽然江忆桐走了,但她说话依然在耳边萦绕。

打开网站,搜索了察沃两字。

很快,密密麻麻信息就弹了出来。

“察沃.男.五十五岁.是泰国3A财团领头羊,占有51%绝对控股地位,是泰国3A贸易集团有限董事长,同时也是一名政客,在政坛十分活跃。”

又翻开了察沃相片,一面容憨厚胖老头出现在眼前。

察沃肤色也是黄色,只过微微偏白。

一头白发,发量倒是很浓密,最常见发型就是背头。

查阅了简单资料,一些小消息很快就引起了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