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七章 灵机一动

第七章 灵机一动

关于3A公司有很多的传闻,其中最多的是疑似动物走私。

姜芃粗略浏览,3A公司的足迹大部分分布在亚洲非洲。

野生动物制品,标本,大野生动物活体,总而言之,3A公司的绯闻不断。

结合刚才江忆桐说的话和潘达之前发现的情况,姜芃可以大致确定察沃3A公司的走私行为。

又有什么用呢?

跟江忆桐携揭发3A公司罪行?将察沃绳之以法?件事,姜芃觉得自己再年轻个二十岁可能跟江忆桐干

可现在姜芃已经四十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年

有一个还在学的女儿,还有一帮子等着吃饭的兄弟们。

姜芃在多猜市不容易站稳脚步,怎么可能跟3A公司种庞然大物为敌。

江忆桐还是太年轻,正义感泛滥。

关掉察沃的资料,不再思考江忆桐的事情,姜芃安心工作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午,姜芃喝一口茶水,起身活动,坐的太久,浑身都有些酸疼。

今天没什么事,姜芃想早一些回家,去买一些菜,亲自厨给湖做一顿饭。

顺便再跟湖道个歉。

告别文生,姜芃驱车准备回唐街。

多猜市的唐街并不大,东西南北四个出口,菜市场在西边。

“王大姐,鱼怎么卖?”来菜市场,姜芃率先来海鲜摊位。

“老规矩,活鱼贵一些,冻鱼便宜些。”王姐是一个很朴实的商贩,早些年跟随丈夫来多猜市打拼,比姜芃来唐街的时间还早。

前两年她老公攒钱买自己的货车,日子慢慢起来

“两条活鱼,帮我杀。”

湖爱吃鱼,姜芃准备今晚露一

鱼,姜芃又买些蔬菜。

卖蔬菜的刘老根是一个有些气的,卖菜喜欢斤斤计较,一毛一分都拿捏的死死的,而且只收纸币,不接受机支付。

要不是他家的菜是菜市场最新鲜的,姜芃也不想麻烦。

买完菜,刚走出菜市场的姜芃一阵喧闹的叫嚷声和纷乱的脚步声。

目光所至,是一群持棍棒衣衫各异的混混。

冲进菜市场,不管不顾,二话不说,胡乱对周边的商铺打砸起来。

看着,姜芃一联想昨晚被自己劝退的那一伙

对方临走时的狠话还在耳边萦绕,姜芃有些头疼。

自己再怎么能打也打不过十个

不过,武力不能解决的事情,脑力可以解决。

姜芃快步来吉普车旁,从后备箱掏出一个喇叭扩音器连在

将音量调最大,姜芃打开机软件。

一阵急促的警铃声传来,响彻整个菜市场。

刺耳的铃声,姜芃站在吉普车后,高声用泰语喊道:“警察来,警察来。”

果然,听警铃和叫喊声的混混们立马慌神。

再也顾不打砸,四散逃开,不一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姜芃满意地点点头,收回扩音器,大致扫视菜市场的情况。

不少摊子被砸,在时间短,没受伤,摊位的损毁程度也不大。

姜芃拿出机,为防止杀一个回马枪,报警。

算抓不住,让警察来调查一情况也是的。

做完一切,姜芃提着菜,车离开。

家,时间还早,姜湖还没家。

姜芃便开始忙碌起来。

刚动没一会,机突然响

解锁机,姜芃发现原来是唐街的街坊邻居们在社区聊天群里正讨论着刚才菜市场发生的事情。

姜芃把机放一边,一边处理食材,一边看着聊天记录。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来几天,已经有不少商铺街受的骚扰。

都是以很低的价格想要收购地皮,楼房。

街虽然已经有些年头,但也是寸土寸金。

大伙都不可能贱卖自己的房产。

可因此也得罪那些,隔三差五地那些混混会来闹事,搞得不厌其烦。

俗话说的,不怕贼偷,怕贼惦记。

伙贼强买强卖不成,开始恶心唐街的街坊邻居

真的烦死,报警也没用,警察来之后,登记,除非是抓现行,可鸡贼的很,发现警察来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发消息的川菜店的赵哥。

诊所的陈太太立马接道。

“对,些警察也不是什么东西。我严重怀疑他们警匪串通一气,合伙对付我们些华。”

“靠不如靠自己,我觉得事还是得咱们唐街自己想办法。”理发店的孙老板说道。

“我看昨晚在乐叔家门口出那个伙子身很不错嘛。”

“你说姜啊,是啊,姜几四五个混混,厉害的很。”

“不如样,咱们姜组织一街道的男们,些混混再来的时候,咱们自己。”

正在收拾食材的姜芃,越看越不对劲,怎么慢慢开始扯自己的头

聊天群里越来越火热的言语,姜芃感一丝不妙。

什么拳打李x结,脚踢真x单的话都出来。

不少还在艾特自己,想让“主角”出来说句话。

姜芃硬着头皮拿起机,犹豫,慢慢打几个字。

“各位街坊邻居,大家都住在一条街,有什么困难互相帮助是应该的,组织谈不

我只希望,再来的时候,大伙一致对外,勇敢出,不要害怕,事不关己。

我们越怕,越不反抗,他们越嚣张。

只要我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一整条街的邻居团结起来,还怕他们十几个?”

姜芃说的话很在理。

聊天群的邻居们都纷纷点赞称,约定一再来闹事的时候,一起出

长出一口气,件事暂时告一段落。

一阵开门声响起,姜芃从厨房探出头,正看见穿着校服的姜湖推门而入。

今天的姜湖没有留脏辫,简单扎个马尾,加校服书包, 让姜芃看的顺眼多

湖,回来,休息一,饭马。”姜芃笑笑,冲姜湖说道。

湖看一眼姜芃,哦一声,转身回房

晚饭是两菜一汤,姜芃的厨艺不错,些年已经锻炼出来,不用他叫,闻着香味的姜湖自己出房门。

湖,都是你爱吃的,多吃点。”姜芃指着桌的鱼汤和红烧鱼说道。

湖也没看姜芃,随意盛一些饭菜,回房去吃

姜芃也不在意,一边吃着饭,一边翻看着机。

正在此时,潘达突然发来信息。

“芃哥,娱/乐城的事情大概查清楚。”

姜芃来兴趣,放碗筷,回复道。

“说。”

“看块地的不是别是3A公司,他们的老板察沃,想盘街,改成娱乐区,可是他们又不想出合理的价钱,才找些混混打来唐街闹事的。”

姜芃眉头微皱,又是3A公司。

自己越不想跟家公司扯关系,反而越有纠缠。

“还是没钱啊。”姜芃叹口气。

些年的积蓄都拿来开公司,加几年营收不太,姜芃也没办法。

如果有钱,姜芃肯定会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乐叔虽然对自己很,十多年没涨房租,但始终是寄

姜芃虽然在多猜市打拼十多年,但说底还是一个中国,也想买一套房子。

中国的传统观念是有自己的“根”,而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是最的“根”。

“行我知道,件事不用再说。”

跟潘达回复一句,姜芃突然想明天还有一个短途的货运,不免叮嘱几句潘达。

潘达自然是满口答应,姜芃也没放在心

潘达跟自己么多年,做事一向靠谱。

吃完饭,收拾碗筷,姜芃斜靠在沙发,长长出一口气。

成年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桑切斯的回款还能顶两个月,现在又入秋,马是捕鱼季,生意会很多,晃晃悠悠,今年又能过去

回想起些年的经历,姜芃的心头涌起几分苦涩,年少轻狂,所谓的兄弟义气,换来的竟然是般田地。

胡思乱想中,姜芃进入梦乡。

在梦里,他与妻子正在湖边悠闲的钓鱼,姜湖在岸边听着歌,天是那么蔚蓝,湖水波光粼粼,一切都是那么美

可美的事物都是短暂的,当姜芃再次睁开眼,天已经亮

看时间,果然是七点钟,姜芃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脖子,从沙发坐起。

一张薄被从身滑落,姜芃顺抄起被子,心中不免多几分暖意。

一眼姜湖的房门,姜芃站起身,去厨房准备早餐

来的几天,倒是天太平。

姜芃又联系几桩生意,他脸的笑容也慢慢多起来。

可潘达突然打来的电话,给姜芃浇一头的冷水。

“货船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