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四章 父女隔阂

第四章 父女隔阂

前台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微胖女人,看到姜,眼睛顿时亮,开口问道:“老板,是?”

随手递出几张泰铢,道:“彭多喊来快活的。”

钱能使鬼推磨,看到钱,前台经理顿时眉开眼笑。

动声色收下泰铢,经理冲姜个媚眼,道:“跟来,老板,亲自给您带路。”

几个弯子,姜头都些晕,经理终于将姜带到位置。

“还好给钱,自己找要找到猴年马月。”姜心中暗道。

无视经理的暗送秋波,姜指房门道:“好,没的事。”

经理依依舍地点点头,又看眼姜,便退开

深吸口气,姜猛然推开房门。

包房很吵,歌声很大,烟味很浓。

推开门的时候,包间内的人第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满桌子的酒瓶,少酒瓶已经空

三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围坐在姜小的身边,两人手里拿着酒,正往姜小手里塞。

个人则是拿着话筒,叽里呱啦地胡乱唱着歌,另只手,已经揽姜小的肩头。

姜小手里也拿着瓶酒,显然是喝少,精神些恍惚,脸色微红,头脏辫断摇晃着。

斜靠在沙发,整个人懒洋洋的,校服也丢在边,露出里面的豹纹镂空短袖。

边沙发个穿着灰色T恤的男人,正在抽烟,身边还搂着另个同样穿着校服的女生。

眼就看到微微烧焦的锡纸,看着面残留的白色粉末,股热血就涌脑袋。

看到人进来,几个男生都是抬起头,看向姜

谁啊?”

进来干嘛?”

“滚出去啊!”

反锁房门,随手抄起两个酒瓶,姜往两名穿着校服的学生脑袋狠狠磕,顿时听到两声“嘭”的碎裂声,两个刚想起身的学生应声倒在沙发

那个穿着灰色T恤的人反应倒是很快,站起身,直接抄起个酒瓶朝姜脑袋砸过去。

立马挥手格挡,用胳膊肘挡住酒瓶。

阵剧痛传来,但姜犹豫,两步就来到那人跟前,拳朝那人鼻梁打去。

灰衣人动作还算敏捷,竟然侧头躲开的重拳。

眉头挑,没犹豫,立马记鞭腿抽在那人腰

身高米八五,腿很长,包间空间限,灰衣人就算想躲,也好躲开姜这种大范围的鞭腿。

结结实实被踢在腰眼,灰衣人下子就软倒在沙发,姜去对着那人肚子就是两拳,然后抓着他的头发狠狠用力朝桌子磕。

“嘭。”满脸鲜血的灰衣人立马晕过去。

“啊!”坐在灰衣人身边的女学生立马尖叫起来,脸几滴飞溅的鲜血。

“闭嘴。”姜冷眼看眼,无情的眼神顿时吓得女学生捂住嘴巴,紧接着退到墙角。

看着现在唯清醒的男学生,开口问道:“就是彭多?”

彭多已经被吓破胆,看到姜心狠手辣地解决掉三人后,两只腿停在哆嗦,点头道:“是。”

带姜小来这种地方是想干嘛?”姜盯着彭多,冰冷地道。

彭多刚想解释,边的姜小似乎是清醒过来,她站起身,指着姜,开口问道:“来这里干嘛?”

目光转向姜小些失望地道:“姜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听到姜这种语气,看到姜失望的表情。

姜小心中顿时涌起强烈的厌烦感。

她面色潮红地道:“这是什么语气,跟同学出来玩!关什么事!?”

“关什么事?老子,什么事?”姜怒极反笑,随手夺过姜小手中的酒瓶。

狠狠地砸在地

顿时酒水四溅,少水珠也溅到姜小的脸

的目光又扫到桌子的锡纸,反问道:“?”

姜小眼桌的锡纸,看着姜信任的表情,股强烈的委屈涌心头。

姜小虽然叛逆,但是分得清是非,毒品这种东西,姜小绝对会碰的。

可姜现在的表情,深深刺痛姜小敏感的心。

她咬咬牙,挺直腰杆,注视着姜,毫无畏惧地道:“怎么,就吸能把怎么样?”

听到姜小亲口承认,姜眼前黑,只感觉心口阵堵塞,差点晕过去。

此时此刻也是被愤怒冲昏头脑,没发现姜小神情的对劲。

没意识到这是姜小的气话。

他再也忍住心中的怒气,巴掌狠狠甩在姜小的脸

气急,下手些没控制住,直接把姜小打翻在沙发

自从妻子离世之后,姜从来没打过姜小,今天是第次。

刚刚出完手,姜些后悔。

满腔怒火也减退几分,可姜小这次做的实在太过分,姜纵使再爱女儿,也忍无可忍。

姜小也是被打的些懵,抬起头,嘴角都溢出丝鲜血,白皙的脸颊浮现出深深的五指印。

!”姜小捂着脸,看着姜,哭喊道:“打死,妈妈就是被害死的,打死,让下去陪妈妈。”

听到姜小撕心裂肺的哭喊,姜心中阵疼痛,想起妻子的脸庞,他语气缓和下来,走到姜小身边,道:“小……对起,该打,可是这种地方,个女孩子,真的该来这里。”

姜小流着泪,缓缓道:“今天是的生日,从来都没陪过同学出来唱歌,怎么!”

姜小句“从来都没陪过她”再次扎在心头。

生活,为姜小能够良好的条件成长。

陪伴姜小的时间很少,哪怕是生日,这点,也是姜自认为最为亏欠姜小的地方。

口气,指着彭多的脑袋,道:“同学,指望这些吸毒的鬼东西是同学?”

紧接着,姜抄起个酒瓶,来到彭多身边,开口问道:“带姜小来这里是想干嘛?”

彭多颤颤巍巍地道:“就来唱唱歌,没别……”

彭多话还没完,姜酒瓶戳在他的肚子,疼的彭多直翻白眼。

“重。”姜看着彭多,晃着酒瓶道。

“就是帮小过个生日,没别的……”彭多话又没完,又被姜酒瓶戳在肚子

“小,是配叫的吗,全名!再给最后次机会,然下次酒瓶会出现在的脑袋。”姜晃着酒瓶,恶狠狠地道。

“是是是,们是想把她灌醉,然后……然后……”彭多的声音越来越小。

看着扭扭捏捏的彭多,姜手中的酒瓶再犹豫,直接朝彭多脑袋砸去。

“别砸,们想把姜小灌醉,然后轮她。”彭多终于在酒瓶砸下来的前真话,收回酒瓶,姜看着姜小,没话。

姜小是傻子,听到彭多的话,身子立马就软下来,整个人沉默下来。

警告们,以后谁想动姜小,老子第个弄死他。”姜眼彭多,吓得彭多差点尿裤子。

“听明白吗?”姜问道。

“明白。”彭多低声道。

“大声点,听见!”姜喝到。

“明白!”彭多道。

没吃饭吗?见,就是听见,再大声点!”姜晃着酒瓶道。

“明白!!!”彭多喊道。

“好,很劲,很精神,希望能记住今天的话。”姜完,放下酒瓶,拉着姜小,拿起衣服和书包,走出包间。

回到吉普车,姜小坐在后座,发,停流着泪。

口气,开着车,柔声道:“还疼吗?”

姜小没理姜

气氛渐渐凝固起来,当车开回唐人街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

刚停好车,姜小就下车冲二楼。

话想跟姜小,也匆忙下车,招呼都来及跟乐叔打,就二楼。

回到家,姜小刚想回房,就被姜挡在房间外。

“小想跟两句。”姜道。

“让开,没什么好的。”姜小眼,淡淡地道。

看着女儿脸的巴掌印,姜也是阵心疼,他开口道:“小没吸……”

还没完,就被姜小打断道:“觉得是傻子吗?”

口气,接着道:“小,爸爸再次跟道歉,那些人根本是什么好东西,也听见个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

姜小看姜耐烦地道:“没啊,烦烦。”

从口袋里掏出块粉色的手表,就要递给姜小

“小,生日快乐,这是的生日礼物。”

话还没完,手里的手表就被姜小打翻在地。

“啪嗒。”

声轻响传来,姜连忙去地捡起手表。

姜小则顺势回到房间,锁房门。

捡起手表,看着碎裂的镜面,姜的心似乎也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