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八章 以讹制讹

第八章 以讹制讹

潘达打电话说很含糊,只是说货船跟别船撞,现在两边正在对峙,让姜赶紧过

这可不是件小事,得知这件消息时候,立马出冷汗。

丝毫犹豫,姜开车前往潘达告知地点。

到码头,找到潘达时候,姜发现他正在和两交谈着。

看到姜,潘达顿时面色喜,赶忙冲姜挥手。

快步走过去,眼就看到站在潘达对面

其中是穿着深棕色短袖,身材高大,比姜还高头。

裸露出小臂肌肉线条分明,血管纵横,硕大肌肉将短袖高高撑起,看起充满爆炸性力量。

头淡黄色短发,如同钢针般根根竖立。

四目相对,立马感受到股深深压迫感。

只对视两秒,姜些心虚。

之前搏击老师就是名退伍兵。

现在感觉只在当初跟退伍兵搏击老师训练赛时候过。

而且在这身上感受到气势更加强烈。

站在身边皮肤黑黄本地,嘴里正不断说着英语,正在给做着翻译。

哥,你。”潘达低着头说

点点头,说:“情况怎么样,这件事谁责任?”

“当然是他们责任,咱们兄弟都是老手,是他们撞过,现在反而叫咱们赔钱。”潘达回答

口气,既然理在自己这边,那这谈判就好说

“这是我老板,切都听他。(英语)”潘达指指姜,随即站到身后。

上前步,看着,开口:“你好,我听说是你们船撞们船,是吗?”

听姜讲英语,也不用翻译,回答:“你可以做主?”

点点头。

立马挑眉:“万美金,这事情就算解决。”

听这话,心中立马冷笑声。

“好家伙,这上就是狮子大开口,真当我们好欺负。”

呵呵笑,点点头,说:“ok,没问题,但能不能让我看看我船。”

也是大吃惊,他没想到姜如此好糊弄,竟然直接答应自己无理要求。

“没问题。”

转头,看着急满脸通红潘达,跟他使眼色,:“带我去看看撞地方。”

潘达只好点头,几到岸边。

船也是货船,但头比姜货船大很多,上面站着不少,神色皆是不善。

略微打量下,发现这些身上气质都异于常,而且身材极好,肌肉分明。

大部分是,还小部分黑,没黄种

而且这些都会时不时下意识地摸下腰间或者后腰。

再看看货船,姜货船尾部钢板被砸进去深深凹陷,还长长擦痕,钢板上油漆都被蹭掉大片。

再看看货船,只是花些漆,其他根本没大碍。

不看不知看吓跳。

看到自己货船上凹陷,姜心顿时痛

这些还好意思叫自己补偿。

万美金价格确实很合理。”姜些惋惜点点头。

冷笑声,伸出手。

“那么请付钱吧。”

看着伸出手,姜些疑惑地挠挠脑袋,看眼,说

“先生,你没搞错吧,该付钱应该是你把。”

微微愣,随即哈哈大笑,看着姜,跟看傻子样。

“你确定?”

伸出手,揪住衣领。

丝毫畏惧,摊摊手,说:“潘达,叫海警定责。”

潘达闻言,立马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敢!”声。

他听到海警二字,些犹豫,下意识摸摸身后。

只不过现在正是午后,虽然姜所在位置不是很多。

但也三三两两围些看热闹

立马捕捉到动作,拍手腕,说:“先生,你可以放开我吗,我快要喘不过气。”

三秒钟,终于松开手。

“潘达,顺便再把警察叫,我严重怀疑这位先生货船上些不可告物品。”

听到姜话,潘丹作势欲拨电话,闪电般地出现在潘丹身前,扣住手腕,将电话夺

手,姜立马就定论。

绝对当过兵。

而出现在泰国士兵,不言而喻,就是雇佣兵

他们身上绝对携带着武器,如果现在是晚上,姜绝对不会头脑发热去硬怼这些雇佣兵。

但现在是天,还是在码头,这些雇佣兵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开枪。

身为雇佣兵,自然是无利不起早,能到多猜这种地方,自然是受所托。

甚至大胆猜想,这货船上说不定藏着十几吨毒品。

潘达手腕被擒,痛哇哇大叫,姜连退三步,掏出手机,说

“放开他,不然我报警。”

扭头看眼姜,满脸杀气地说:“你敢?”

吃软不吃硬,听到对方这种态度,立马拨通报警电话,开免提。

看姜竟然玩真,赶紧放开潘达,问;“你想怎样?”

挂断电话,冷笑声,说:“万美金,这事情就算解决。”

同样话语,只不过,这次从姜口中说

满脸通红,指着姜,半天没说出话

“怎么,不想付?那就找海警定责吧,我无所谓,我们是正规公司,手续齐全,随时欢迎检查。”

特意强调正规二字,听得阵心虚。

电话已经拨通,那头传女声。

跟姜对视十几秒,姜闪躲,也没畏惧。

看着姜眼睛,权衡再三,终于是服软

万太多,我没那么多现金。”

“我现在很难受,想要叫辆救护车。”姜冲电话那头说

“您好,请您拨打急救电话。”

“好。”

挂断电话,姜咧嘴笑,露出牙。

“我接受转账,民币,美元,泰铢,都可以。”

……

事情就这样结束,姜接受转账。

又收入万美金。

回到自家货船,姜时间命令潘达会开船离开。

哥,你可真是太猛,这些下手真狠,你竟然能坑他们钱。”潘达佩服

摇摇头,说:“别太得意,潘达,这两天工作暂时延后,你把两艘船开船厂去,这艘维修加固下,另艘保养下。顺便给兄弟们放两天假,没通知,船就先放到船厂。”

潘达愣下,摸着脑袋问

“为啥啊,哥。”

“这些不是好惹,别多问,照我说做。”姜摆摆手,些事情还是不要让潘达知

毕竟是自己猜测,加上潘达这好奇心强烈,要是出什么事,姜心中肯定过不去

边,货船上。

重新回到船上,很快就另外两名,用英语低声说:“要不要给他教训?”

头领摇摇头,看眼货仓,回答:“算,不要惹出什么乱子,等这次任务完成,到时候再收拾这中国。”

“中国?”两手下些惊讶地说

“嗯,他刚才说是中文,我大致听到些,这中国很狡猾,我们暂时不要什么动作。”

两名点点头,正在此时,货仓里突然传剧烈撞击声,似乎是什么硬物,撞到铁板上声音。

“让他老实点,过今晚,就能轻松。”

下货仓,摆摆手,下甲板。

……

特意饶弯子才回到停车地方,虽然今天坑这些雇佣兵万美金,但这钱可是烫手山芋。

这两天还是低调点,姜已经打算,把这两天单子都推掉,安稳段时间再说。

回到家,还是熟悉步骤。

洗衣,做饭,等小湖放学。

这么多年,既当爹又当妈,这些家务事,姜早就习惯

饭菜已经做好,小湖还没,姜站在床边,看着小湖归家方向。

正在此时,四辆面包车突然出现在街角,随即阵急刹,车门打开,密密麻麻下几十号,这些手持棍棒,不少还带着砍刀,面色狰狞。

为首就是姜那日在乐叔摊位前被自己修理光头矮冬瓜。

这些下车,就抄起家伙打砸起

赶紧在社区群里发出消息,同时打电话报警。

这可是三四十号啊,姜可不敢逞英雄。

虽然报警,可出警还需要时间。

矮冬瓜已经抄着家伙乐叔店铺前。

侧过身子,靠在床边,心中暗自苦笑。

这3A公司手笔可真大,根本无视多猜市警察,天还没黑,就这种阵势街。

矮冬瓜到乐叔店铺前,棍子就敲在乐叔橱窗上,咔嚓声,玻璃碎片纷飞。

乐叔从店铺里走出,浑身气发抖,可又不敢说什么。

正在这时,清脆嗓音突然出现。

“你为什么要砸乐叔店铺,快滚,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