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二十一章 回国心切

第二十一章 回国心切

出现在众面前一副紧致黑皮衣勾勒出前凸后翘完美身材。

黑皮衣胯下一辆亮黑色机械感十足双喷黑色摩托。

地上还残留着一道长长漆黑色刹车痕迹。

目光都呆住了。

女骑士翻身下车,两条笔直长腿踩着连腿长靴,面朝众

摘下头盔,一头飘逸随风而落,露出了江忆精致五官。

用成熟男话来说:在性感面前可爱不堪一击。

现在局面就,原本对湖感兴趣青年们,已经深深被江忆吸引住了。

湖甚至没费什么力气,就从先前抓住自己男青年手下挣脱开了。

同为女性,湖自然第一个回过神来,看着江忆脸,些兴奋地叫:“江姐姐。”

一声叫喊才把那些黄头青年惊醒过来。

先前调笑已经变成眼底火热。

湖甚至吓了一跳,因为在青年眼中,她看了疯狂。

暗道一声糟糕,江忆虽然成年,但也个女

正要正面起冲突,她绝对不四五个青年对手。

些黄头青年已经对湖没丝毫兴趣了,如果着了魔一般靠近江忆

“江姐姐,快走,。”

湖好心提示道。

可江忆似乎没听见,将头盔放摩托车上,微笑着迎面而上。

如果眼神能“行动”话,湖估计会江忆已经惨遭毒手了。

只不过让她没想,下一刻,形势立马翻转。

江忆在腰间轻轻一模,一把黑色手枪立马出现手中。

“咔咔。”清晰上膛声瞬间浇灭了黄青年们欲.火。

泰国允许持枪国家,出现手枪并不惊讶。

可问题青年手里没枪啊。

为首青年瞬间慌了神,脚步也停了下来。

江忆拉开保险,拿着枪,只说了一个字。

“滚。”

色字头上一把刀,命都没了,还谈什么色?

青年们顿时面带苦笑,连滚带爬地光速离开。

青年走影了,江忆才松了口气。

快步走湖身边,低声问道。

湖,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湖点点头,惊叹道。

“江姐姐,你竟然还枪啊。”

江忆噗嗤一笑。

绽放笑容看湖都些呆住了。

“什么枪啊。”

江忆说着随手把枪丢给了湖。

湖赶紧手忙脚乱地接过枪,生怕走火。

握住枪之后,才感觉不对劲。

枪也太轻了。

“假枪?”湖诧异道。

“那肯定啊,怎么会,我也暂住在泰国,你真以为用签证可以办持枪证啊?”江忆用一副奇怪表情看着湖。

“那……”

“自然用来唬了,女孩子在外面,好歹得个防身东西嘛,玩具枪,自然我放在车上随时备用,你看,今天不正好派上用场了。”

才恍然大悟。

“走吧,先上车,毕竟泰国,晚上不安全。”江忆拉着湖走摩托车边,递给了她一个头盔。

“戴好,我们出了。”江忆自己也带上头盔,看湖坐稳之后,一脚油门,消失在马路上。

……

湖跟着江忆走进一间装修精致公寓里,眉眼间尽好奇。

“我也刚调泰国没多久,自己租房子,离我们报社不远。”江忆湖介绍着。

虽然公寓,但两个能住下

“真好啊。”湖羡慕道。

“好什么好,异国他乡,吃个饭都带着咖喱味。”江忆随口回答道。

“我说别。”湖嘟囔着。

“自由,无管束?”江忆换上一身便服,扭头看了看湖。

“嗯。”湖点了点头。

“那也得看看代价什么,凡事不要只看光鲜亮丽一面。”江忆笑了笑,看着些迷糊湖,补充道。

“不用瞎想了,你长大自然就知道了。”

“我已经长大了。”湖不服气地说道。

“嗯,。”江忆笑了笑,没反驳。“时间不早了,去洗一洗吧,我给你拿干净毛巾,至于衣服,你先穿我。”

湖“哦”了一声,乖乖地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澡。

江忆找了一条干净毛巾和换洗衣服放了卫生间门口衣篮里,敲了敲门,说道。

湖,毛巾和衣服我放门口了,洗好了自己拿。”

卫生间传来答应声。

江忆松了口气,走边上,一屁股坐下,然后斜躺在沙上,掏出手机,打开微信。

湖在我。”

看着自己给消息,江忆觉得自己点太善良了,应该多让芃担惊受怕一会。

还没容她多想,芃已经秒回了。

“真吗?”

“当然。”

“太好了,谢谢,我找了她很久。”

出“我找了她很久”句话时候,江忆竟然感了一丝心酸。

“别担心,我很安全。”

“嗯,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四个字时候,江忆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心里也美滋滋

“正好,我件事想麻烦你一下。”

消息引起了江忆注意。

“什么事?”

“我想让你帮我照看几天湖。”

“你要干嘛啊?”

江忆些大,突然觉得自己好心办了坏事。

“嗯……我要回国一趟,不长,就两三天,两天能让湖暂住在你那吗?唐街不太安全,随时都会拆迁队

明天我把钥匙留在我们楼下店铺,你可以带湖回来取换洗衣服。”

芃都把事情安排好了,江忆也没法拒绝。

“行。”

江忆干脆利落地回复了一个字。

芃倒沉默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

“谢谢。”

江忆芃要回国干嘛,简单跟他说了两句,便不再聊天了。

不知不觉,江忆关系已经从陌生变为了朋友。

而且还关系不错朋友。

但双方都很默契地维持在一个平衡点上。

湖洗完了澡,换了一身江忆衣服,还挺合身。

江忆笑了笑。

“不错嘛,正合适。”

湖头湿脸红彤彤些不好意思地拉了拉上衣。

“上面太松了!”湖心中一阵哀鸣。

“晚上你睡床吧,我睡沙。”

江忆指了指卧室床铺,笑着说道。

“我睡沙吧,没事。”

湖来边上,看着江忆

孩子听大话,让你睡床就睡床,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呢。”江忆坐起身来,正色道。

“我才不孩子。”湖不满道。

“行,咱们湖不孩子,但你总没我大吧,长幼序。听我,快去。”

江忆拍了拍手背,温柔地说道。

湖走进卧室,看了看床铺,比划了一下,想了想,说。

“床挺大,咱们一起睡吧。”

江忆顿时乐了。

“你不介意吗?”

湖摇摇头。

“那行,你去吹一下头,先去睡吧,我等下过来。”江忆笑了笑,挥挥手。

湖点点头,照做了。

原本她还些担心,害怕江忆问她为什么和芃吵架。

但江忆只字不提。

不知道为什么,湖对江忆要求并不反感,甚至还很顺从。

或许同为女性,亦或许江忆身上不经意撒善意。

反正湖感觉很舒服。

吹干了头,躺上床,湖想玩会手机。

可玩了不十分钟,眼皮就直打架,握着手机沉沉睡去。

江忆湖熟睡照片给了芃,好让他安心。

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房间,江忆卧室。

湖已经熟睡,传来均匀呼吸,手里还握着手机。

江忆蹑手蹑脚地来湖身边,轻轻从她手中拿掉手机,锁屏,放一边。

做完了一切,江忆心翼翼地上了床,生怕吵醒湖。

熟睡中湖侧着身子微微蜷缩。

江忆在某本心理里杂志上看过睡姿介绍。

种睡姿典型缺乏安全感睡姿。

平日里应该没少被欺负。

江忆叹了口气,关了灯,躺下身子,轻轻搂住湖,闭上了眼。

……

芃还没睡觉,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他站在窗边,看着夜空。

芃已经定了明天上午机票回国。

李汶雪忌日今年已经过了,但芃想回国。

他想再去一次李汶雪坟前。

原因,就想去。

那想去就去吧,反正两天没什么事,公司事情都安排给了潘达和文生。

芃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今晚月亮很圆,应该团聚时刻。

芃此时却孤身一

悲欢离合,月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次回国,他同样要了却自己一桩心愿,或者说心病。

他要去见李汶雪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