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十二章 察沃的船

第十二章 察沃

急下车,坐在吉普车中仔细打量察沃。

察沃上黑色轿车之后,有停留,直接离开船厂。

直到察沃车消失无影无踪之时,这才开门下车。

船厂里面很热闹,往往人群,时不时可以见到三五个人聚在起交谈什么。

是汉语。

这家店老板是个中国人,规定厂里必须有汉语。

不是第,轻车熟路地摸到间二楼办公室。

轻轻敲敲门。

“咚咚咚。”

“请进。”

推开房门,股浓郁烟雾扑面而微眯起双眼,捂住口鼻。

扇眼前烟雾,然后走到窗边,打开窗户。

“孙哥,这里面都快成仙境。”

打开窗户通风,这才感觉好些,靠近办公桌,看桌上烟灰缸中盛开朵“烟蒂花”。

摇头。

“孙哥,真是不怕死啊。”

坐在办公桌那头身花衬衫,下巴褶子有三四层,头顶已经秃,只有几根细发勉强遮盖光亮头皮。

眼袋很重,眼睛很小,嘴唇有些乌黑,看上去有些凶狠,圆滚滚啤酒肚将衬衫撑饱满。

地中海呵呵笑,摸摸额头,将手中燃半根烟掐灭,随口说

“死就死吧,活也差不多。”

拉开凳子,坐下板凳,从空袋里掏出口香糖,递给那人片。

事多吃吃这个,对戒烟有好处。”

孙哥接过口香糖,剥开丢到口中。

老弟宝贝?”

点点头。

“我号货船被人撞,问题大吗?”

孙哥点点头,眼光也严肃

号货船问题挺大,那个凹坑对船体有不小影响,这两天活多,维修需要点时间。”

孙哥伸手打开眼前电脑,点击两下,继续

“大概需要个礼拜。二号货船什么问题,保养下就好,后天就ok。”

号船修好之后应该什么大问题吧。”

孙哥看,哈哈笑,说:“还不信我,老弟,哥哥我手下人,放心,都是信得过,我专门给老师傅,修船技术流。”

这才松口气。

“孙哥,怎么算。”

孙哥有些诧异地看想到他今日这么爽快。

“老弟发财?这次还保养完就要付钱?找什么门路,跟哥哥我说说。”

也不想声张什么,含糊其辞

啥,刚才不是说么,被别人撞,赔点钱。”

孙哥小眼睛突然亮下,呵呵笑

“孙哥,笑什么。”

有些诧异

事,事,这次修船费用总共十三万泰铢,哥哥我都是给成本价。”孙哥停止笑容,正色

点点头,接问出心中疑问。

“孙哥,我刚才好像在门口,看见察沃,就是3A公司老板,我看错吧。”

孙哥目光下子变得锐利起,丝毫有刚才市侩。

“老弟什么意思。”

俯下身子,靠近孙哥,低声说:“孙哥,我想问问察沃咱们船厂有什么事吗?”

话,孙哥立马板起个脸,故作严肃地说:“老弟啊,做咱们这,客户保密信息定是要做到位……”

孙哥还说完,就掏掏耳朵,身子靠在椅背上,伸个懒腰,说:“我加两万泰铢。”

孙哥板起脸立马堆满笑容,咳咳喉咙浓痰,清清嗓子,说:“哎,老弟啊。出门在外,大家都不容易,我都是中国人,自然要互帮互助,这么多年,咱俩都是相互扶持,共同进步,哥哥我自然不会……”

赶紧挥手打断孙哥话,好气地说:“打住,打住,您赶紧说正事,闲言碎语不用说。”

纵然孙哥是老江湖,也是胖脸红,正色

“察沃是修船。”

听,顿时有些疑惑,修船这种事,察沃为什么要亲自?交给手底下人不就好

“什么船?”立马反问。

“也是艘货船,应该是私人,上面并有3A公司标记。”孙哥回答

“能带我去看下吗?”

孙哥看眼目光火热,又想想他加两万泰铢,咬咬牙,说:“问题,刚好我也要下去趟。”

孙哥带办公楼,走进维修厂中。

维修厂占地面积很大,里面听数十条大大小小货船。

孙哥带会,才在厂西边找到察沃船。

“老弟,呼,呼,就是这里。”孙哥喘粗气,抹掉额头油汗。

“孙总好!”看到孙哥,正在忙活工人们立马打起招呼。

“好,好,好,事,给忙各吧。”孙哥找个小板凳,屁股坐上去。

工人们立马开始忙碌。

则是陷入沉思。

看到这艘船,立马就确定,这艘船就是那天那伙白人雇佣兵撞坏自己船艘。

船既然是察沃

这么看,这些雇佣兵就是察沃雇佣

察沃事可不会闲群雇佣兵多猜市给自己表演摔跤。

况且,这些雇佣兵还带枪,这可不是闹

泰国虽然是个允许持枪国家,但在多猜市,这些人毕竟占少数。

群配备武器雇佣兵,这股战斗力,足够在多猜市横

他们想干什么?或者说,他们想保护什么?运送什么?

加上3A公司走私劣迹,完全有理由相信,察沃在策划什么阴谋。

“孙哥,这艘船出什么问题?”到孙哥身边,问

“内饰损坏比较严重,这次主要是做内保养。”孙哥摸出盒烟,给自己点,吸口,突然拍拍脑袋,继续说

“哦,对,还有船头,船头有轻微撞击,不过这艘船底子硬,小事。”

心中好奇更加强烈

他原本以为察沃这艘船是维修撞击过船头

想到竟然主要是做内保养。

“孙哥,我想上船看看,可以吗?”看货船,开口

要上,上,我可懒得上去。”孙哥摆摆手,示意想上自己上。

点点头,从木梯上船。

货船上,修船工人们正在前前后后忙碌,也不在意,走进货仓,仔仔细细地观察起

货仓很大,工人们还有保养到这里,所以里面有人。

股淡淡血腥味传入鼻尖。

“鱼腥味,血腥味。”

打量货仓,几块木地板上还有暗红色血迹,不少地板上还有几深邃爪痕。

这些痕迹,心中隐隐有答案。

个心眼,将货仓里状况拍几张照片。

离开货仓,其他地方则什么异常,四处逛逛,就下船。

“谢,孙哥,钱我等会儿就打给。”冲孙哥点头示意,就要离开。

老弟,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孙哥突然起身,靠近

“孙哥,说。”

孙哥靠近,低声说

“其实哥哥我早就发现察沃船有问题,3A公司风声向不太好,应该去过货仓,这艘货船刚时候,货仓状况比现在糟糕多,又腥又臭,虽然送时候里面有东西,但我能肯定之前定有猫腻。”

孙哥顿顿,继续说

老弟,我认识也快十多年

我虽然商业关系居多,但合作多次,知根知底,加上大家还都是中国人。

哥哥我虽然贪财点,但在某些方面,自问还是有些门路,哥哥给个忠告——这趟浑水最好不要掺和。”

心中有些温暖,确实,孙哥这个人也不容易。

父母已经过世,自己经营家船厂,快五十岁找老婆。

也问过孙哥。

但孙哥自己原话是。

“自己抽三十多年烟,肺早就黑,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不知什么时候就去见阎王爷,不想祸害其他姑娘。”

,孙哥虽然贪财点,爱抽烟之外也其他大问题。

人品三观肯定是端正

对待手下员工很好,工资从都是按时发放,逢年过节还送员工们米面油等慰问品。

“谢,孙哥,我明白。”

点点头,拍拍孙哥肩膀,他知孙哥是为他好,这些年,跟3A公司作对个有好下场

也老大不小,少抽点烟,泰国姑娘眼光又不高,自己开船厂。随便找个老实点,好歹给老孙家留个种吧。”

孙哥快五十多岁还被人催婚,顿时羞愤交加。

“滚滚滚,老大不小点正经话,快滚吧。”

哈哈笑,拍拍手,快步离开船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