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二十章 离家出走

第二十章 离家出走

深吸一口气。

用力拨开房门。

虽然想关门,但在真正发力的姜面前,根本无法阻挡。

没别的意思,你先出。”

,心头已经点火气了。

要。”

,又要关门。

“你,那进去了。”

身子用.力一.顶房门,姜顿时无法招架,就要走进房间的姜,姜终于服软了。

“你别动,。”

叫了一声,姜从房间走了出,关上房门。

,你现在高三了,没问过你在学习上的事,因为相信你自己可以处理好。”

双手交叉,站在房门外,鼻孔朝天的姜,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马上就要高考了,想问问你的想法。”

撇了撇嘴巴。

没啥想法。”

的怒气值又高了一截。

“你说过,你想考回国吗?你现在的成绩,能做到吗?”

听到回国二字,姜瞬间破防,神色些慌乱,语气也焦急起

“你怎么知……咳咳,谁跟你说想考回国的。大学读读,什么区别,什么用处,出打工的。”

“你自己亲口说的。”

的脸,一字一句说道。

“呵呵,哪怎么记得了。”姜两只眼睛断乱瞟,手指也在断揉搓,显然极为心虚。

“读大学用处,想,你自己心里比更清楚。”

“行了行了,知道了,老师说的已经够多了。”姜捂揉耳朵,耐烦地说道。

“人的一生中,学习时光其实非常短暂,希望你将后悔,没好的未。”

“那也管你的事。”扯到学习上的问题,姜的耐心值消耗的极快,现在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了。

“行行行,事,多余的。”姜些急了,语气些重。

“跟你关系吗?你管过吗?”姜了一眼姜屑地说道。

没管过你?”姜被气笑了。

每天做饭,洗衣,挣钱供你读书上学,你想要什么,都尽可能满足你,你说没管你?”

物质上的给予,姜真没法反驳,姜这些话,一下子就戳到了姜的痛处。

叛逆期的孩子最听得这些话,姜立马就火了。

“谁稀罕?”姜说完这话,拔开腿,就冲大门的方向,想夺门而出。

“你想干嘛?”姜眼疾手快,两三步超过姜,挡在大门口,质问道。

“没干嘛,这地方容了,走还行吗?”姜眼眶微红,颤抖地说道。

“你今天别想出去,滚回房去。”姜冷眼

咬咬牙,挡在自己面前的姜,突然走到沙发边上,抄起茶杯,朝一边的灵位砸去。

“你疯了?”姜怒吼

“嘭。”碎裂声响起,姜的准头并好,或者说,姜压根就没想砸李汶雪的灵位。

杯子落在灵位一旁的墙上。

玻璃碎片飞溅,散落一地。

“你疯了?你敢砸你妈.的灵位?”姜两步就到姜面前,扬起手,作势欲扇。

毫无畏惧地扬起脸,没任何反抗。

“你没资格说,妈妈就你害死的。”

落下去的手掌戛然而止,姜的手僵住了,他无畏的脸庞,突然感觉心口一阵绞痛。

气氛就此凝固,迟迟没落下的右手,姜的眼角滑落两滴泪水。

“哐当。”关门声响起。

这一次,姜阻拦。

无力地放下手臂,呆呆地坐在沙发前,缓缓后靠。

“呼。”

长出一口气,姜仰起头,些疲惫的闭上眼。

过了好一会,姜突然感觉耳根些痒,下意识摸了摸,触手感觉到一阵湿润。

“怎么会湿湿的?”

些诧异,突然意识到。

自己哭了。

他还敢相信。

眼角的泪痕还在,姜承认这个现实。

自己竟然哭了?

想当初,李汶雪离世的时候,在葬礼上姜都没留下一滴泪。

浮浮沉沉十多年,当初抱在多猜市街头风餐露宿的时候姜哭。

饭都吃上的时候,姜哭。

公司濒临倒闭,口袋里一毛钱都没时候,姜也没哭。

可今天,姜哭了。

为什么?

因为姜的成绩?

说的那一句话?

知道哪里戳中了自己。

他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哭在什么时候了。

二十年前?还三十年前?

清了。

站起身,姜转身,无意间瞥见了李汶雪的灵位。

做错了吗?”

喃喃自语道。

没人回答。

慢慢走到李汶雪灵台前,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

做错了吗?”

灵牌上李汶雪的照片依然带微笑,温柔的感觉从未改变。

错了。”

捧起李汶雪的灵牌,突然听见“嘀嗒”两声。

两颗晶莹的泪珠砸在灵牌之上。

摸了摸脸,一片湿润。

觉间,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

江忆桐一身薄纱,穿热裤,露出一双比例完美的雪白双腿。

斜坐在窗台上,靠墙,腿上一台笔记本电脑。

上面密密麻麻都文字资料,仔细,就能发现,基本关于察沃和3A公司的。

江忆桐带眼镜,头发绑的笔直,正在仔仔细细查这些文献资料。

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

江忆桐微微皱眉,她在工作的时候,很讨厌打扰。

今天忘记把手机调至静音了。

思绪已经乱了,江忆桐只好拿起手机。

新的微信消息。

这个时候谁会找自己啊?

江忆桐些好奇。

一丝期待闪过,江忆桐心头突然浮现出姜的身影。

“呸呸呸。”江忆桐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驱散了自己切实际的想法。

打开微信,江忆桐些惊讶地发现,给自己发消息的人竟然……

简简单单两个字。

“在吗?”

“奇了怪了。”江忆桐拿起手机,将电脑放到一边,坐到沙发上,开始询问。

“怎么了,?”

“江姐姐,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的消息,江忆桐些摸头脑。

“你说,什么事?”

能在你家借住一晚吗,现在身上只手机,没带居留证。”

“借住?”江忆桐嘴里默念这一个关键词,很快了头绪。

“跟你老爸吵架了?”江忆桐问道。

等了好一会,才到姜的回信。

“你怎么知道啊?”

猜的啊。(笑脸)”

“……江姐姐,你方便吗?”

江忆桐捂住嘴巴,偷笑

“当然方便了,你发个定位,现在去接你。”

江忆桐起身,的定位,麻利的换了一身衣服。

天已经黑了,姜站在路边,些后悔。

自己出的急,还穿拖鞋,钱也没拿,只带了个手机。

她已经走出了唐人街。

的名声在唐人街还很响亮的。

单亲家庭,人帅,一个女儿,还开一家公司,待人和善。

前段时间,在对抗拆迁队的时候,更出尽了风头。

可能认识全唐人街所的街坊邻居。

但唐人街没人认识姜的。

如果在唐人街留宿,到十分钟,消息就会传到姜的手机里。

想丢这个人,也想灰溜溜的被姜带回去。

出了唐人街,大晚上的,姜突然发现自己没去处了。

学校里没什么朋友。

所谓的朋友,都对自己图谋轨的人。

会傻到羊入虎口。

除开学校和唐人街的人,姜想了一圈,最后竟然只剩下江忆桐这个只认识到一个礼拜的“陌生人”了。

无奈之下,她刚才只能掏出手机联系江忆桐了。

“呜呼!快发现了什么?”正在姜胡思乱想的时候。

一群穿怪异的黄发青年们从远处走,冲姜口哨。

些厌恶地这些青年,退到了一边。

虽然退了,但这些青年可更进一步,快步走了过,将姜团团围住。

“好漂亮的妹妹,大晚上的,一个人在外面害怕吗?”

“什么?妹妹害怕了?到哥哥这里,哥哥的胸膛可暖的很。”

,一起去玩玩吧。”

……

听到这些青年的调笑声,姜又气又怕。

周围没什么行人,现在又晚上。

还没带防身用品,要被这些人缠上,可就糟了。

“走开!”姜扫了一圈“黄毛怪”,恶狠狠地吐出了一句话。

“呦,妹妹这么火爆?”

为首的黄发青年眼中闪过一道凶光,两步上前,抓住了姜的胳膊。

“你放开!”姜胳膊,想要挣脱,可女生的力气终究比过男人。

“嘿嘿,跟们走吧。”

怀好意的笑声传,姜些绝望。

就在此时,天边突然换一阵浑厚的轰鸣。

引擎发动时的声音。

由远及近,飞快的接近。

然后便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人的目光瞬间被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