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五章 路见不平

第五章 路见不平

房门反锁的声音传

叹了口气,几道裂痕的手表屏幕,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女儿之间的距离越越大了。

握住手表,坐到沙发上,手指点亮了屏幕。

手表最新款的智能手表,他记得有一次小湖在网上搜索款手表,很喜欢。

上市之后,就买了一个,打算送给小湖,给她一个惊喜,手表的屏幕上,他和小湖的合照。

张合影,陷入了回忆之中。

过往的点滴慢慢浮现,有苦涩,有欢笑但更多的疲惫,单亲家庭的苦只有局中人才知道。

将手表小心翼翼的放到口袋里,起身,找了一些药膏和清凉油放到了小湖的房门前。

今天在里安街,因为愤怒一时失控,打了小湖一巴掌,

小湖虽然叛逆,但从小在自己的教导下非分明,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吸毒种事,自问,小湖不会去做。

当时实在太生气了,加上小湖的顶撞。

一时冲动,犯了错,现在回想起,既心痛,又自责。

轻轻敲了敲房门,柔声道:“小湖,门口我放了一些药,有空记得用。”

没人回答,但也习惯了,时间,晚上八点,原本还想带小湖去吃饭的,现在也没机会了。

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在“赵记私房川菜”点了几个菜,让他们送过

放下手机,刚想休息一会,就听见楼下传吵闹声。

连忙跑到窗户边,探出头一,一眼就到了楼下的杂货铺前站了四五个手持棍棒的本地人,地上还散落不少的玻璃碎片,酒瓶打碎后留下的。

没有犹豫,立马出了房门,走下楼。

的杂货铺周围聚了不少的人,大部分都街坊邻居,熟悉的面孔。

地上还有血迹,旁边还有几个人坐在地上,捂手臂,面色惨白,似乎受了伤。

那些混混正在打砸的店铺,周围的人虽然都眼含怒火,但敢怒不敢言。

毕竟已经有人出头被打伤了。

眼含泪光地站在一旁,一边脸颊高高肿起,显然被打了。

气势汹汹的几名混混,连忙高喊一声:“住手!(泰语)”

几名混混听到声音,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随即站到了的身前,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苦笑摇摇头,凌乱的杂货摊,低声说道:“没事,小件事跟没关系。”

被打,店铺被砸,心中已经燃起了怒火,一向老实本分,和蔼可亲,怎么会招惹上些混蛋。

“远亲不如近邻,么多年一直照顾我和小湖父女俩,我早就把当一家人了,有什么话,直说。”

,眼中多了几分感动,可还有些犹豫。

正在此时,人群中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微胖短发中年妇女站了出,一双丹凤眼充满了怒火。

“小的正好,些混蛋拆迁公司的。想要用极低的价格收购咱们唐人街的地皮,不跟他们签霸王条款的,就在闹事,他们一个人好欺负,想强拆!”

听明白了事情的发展经过。

也不想废话,对几名混混喝道:“滚,不然我报警了。(泰语)”

领头的那人,满脸横肉,蓬头垢面,细小的双眼中充满凶光,丝毫没把的话放在眼里,举起手中的棍棒指道:“以为报警有用吗?别找死,混蛋!(泰语)”

些混混了解的一清二楚,个死胖子说的没错,些人玩的就一个游击战。

只要沾上,就如同滚刀肉一般恶心人。

警察不可能时刻住在唐人街,只要他们撤警,些人就会再次出现。

对待种人,只能以暴制暴。

再加上最讨厌有人拿东西指他,不再犹豫,上前一步,扣住领头人的手腕,用力一拧。

随后就听到杀猪般的惨叫,将棍棒夺到手中,一棍子打在领头人的屁股上,喝到:“还不快滚。”

“给我废了他。”

听到领头人怒不可遏的声音,剩下几名混混抄起棍棒就朝招呼了过

双拳难敌四脚,更何况对面还四个人,一脚把领头人踹飞,赶忙后撤,躲开其他人的攻击。

以一敌多,讲究的各个击破。

些混混凶狠无比,实则都软柿子一群,在国内,可实打实练过很多年的自由搏击。

虽然些年有些生疏,但基本功还在。

以退为进,躲开混混们的攻击,随手反击就可以放倒一个人。

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打的地方都不要害,基本在屁股,肚子,后背等位置。

短短几分钟,就放倒了四名混混。

屁股,面露惧色的领头人,冷冷说到:“还不滚?”

几名混混咬牙,互相搀扶离开。

小子,事没完。”留下一句狠话后,领头人带几个混混消失在了唐人街。

热烈的掌声响起,丢掉棍棒,的身边,关切地问道:“没事吧。”

摆摆手,,叹了口气,说道:“哎,其实我也不想生事的。我房子虽然老了些,但已经住惯了,没有心思再动了。”

“周辰呢?没找他吗?”问道。

“周辰孩子工作忙,路途远,我不想打扰他。”

叹了口气,哪里都好,就太疼爱自己的儿子,就算出了种事,也不想让儿子知道麻烦他。

不再多想,冲穿白大褂的陈太太说道:“陈太太,多谢了。”

陈太太哼了一声,混混离开的方向,恶狠狠地说道:“些混账东西,最近不第一次唐人街了,今天早上南门那边的李伯就因为拆迁的事被他们打伤我们诊所病的,小啊,出了大伙一口恶气啊。”

笑了笑,摇摇头,随即疑问道:“大家都邻居,互帮互助应该的,些年咱不住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有人强拆了。”

陈太太摇摇头,说道:“听我先生说有人上了咱们唐人街一地段,想要买下拆迁成娱区,其他我就不太清楚了。”

心中微动,些混混后面肯定有靠山,他们的样子,绝不会善罢甘休,默默记下此时,准备找个机会打听一下。

大伙一起动手,帮整理烂摊子,人多力量大,虽然有损失,但好在可控范围之内。

,以后些混球再的麻烦,直接打电话给我,我对付他们。”收拾好店铺,街坊邻居们也都散了,坐在凳子上,跟闲聊。

“今天真谢谢了,小。”

摆摆手。

没伤到吧,我那些混混跟动手了。”

笑笑,从柜子里翻出一瓶红花油,抹在脸上。

虽然年纪大了,但骨头还算硬朗,点小伤不算什么。”

,继续道。

“倒,今天和小湖丫头回的样子,又吵架了?”

苦笑摇摇头,说道。

孩子越越难管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想说什么,不远处传一阵鸣笛声。

起身一,低头说道:“,我叫的饭了。”

说完,便迎了上去。

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汉子穿一身泛油渍的围裙,骑一辆电动车飞快接近,很快就在面前停下。

老弟,点的菜都好了。”粗狂的笑声传赶紧接过两袋打包好的菜肴。

“赵哥,怎么还麻烦亲自跑一趟啊。”

赵哥放下支架,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点了一根,深吸一口,说道。

“忙里偷个闲,家里那个婆娘太吵了。”

赵哥说把烟盒递给了

一根?”

烟盒,笑了笑,说道:“赵哥,我早都戒了,忘了?”

赵哥一拍脑袋,哈哈一笑。

不说我都忘了。”

把钱转给了赵哥,寒暄了几句。

“赶紧趁热吃吧,凉了味道就差了。”

听了赵哥的话,也不多说什么,告别了二位,提菜上楼去了。

回到家,麻利地把菜肴装盘。

三个菜,辣子鸡,水煮鱼,还有炒青菜。

还冒热气的菜肴,从冰箱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蛋糕,到了小湖的房门前。

地上消失不见药酒,笑了笑,敲了敲门,喊道:“小湖,吃饭了,我点了最爱吃的水煮鱼。”

“我不饿。”小湖的声音从房间里传

摇摇头,接说道:“那我出去一会,自己在家好好待。”

知道小湖肯定饿了,只面子不想出吃饭。

没办法,谁叫自己今天失手打了她,原本想借小湖生日的机会修复一下父女关系,可现在只能自认倒霉了。

出了家门,下了楼,解释了一下,就开车出去了。

刚刚驶出唐人街,的手机突然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