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九章 火拼

第九章 火拼

这个熟悉的声音,芃顿时暗道糟糕,身子立马动

回头一看,立马就看背着书包的小湖。

小湖今年17岁,正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亭亭玉立,青春洋溢。

的眼中立马就流露出贪婪之色,咧着嘴,露出一口残缺不齐的黄牙,说道:“好嫩的小姑娘。”

小湖三两步站乐叔的面前,开口道:“你说什么,快滚。”

,用一口生硬的普通话说道。

“小妹妹,,让我看看。”

说完就伸出臃肿的掌,抓向小湖。

小湖尖叫一声,连忙后退,得寸进尺,直接朝小湖胸口抓

就在此时,一根银色的甩狠狠抽打在背上,痛叫一声,怒骂道:“哪个混蛋。”

芃面若冰霜,里握着一根银色甩,冷眼看着,低声说道:“小湖,带乐叔上楼。”

小湖微微一愣,她从没有见过芃现在这个样子。

在他眼中,芃从一个婆婆妈妈,畏畏脚,甚至还有些小气的男人。

可此时此刻,看着芃的后背,小湖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快走。”芃再次催促道。

小湖这才回过神,拉着乐叔,连忙上楼。

抬起头,发现又芃,立马冷笑起

俗话说的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上次被芃打跑,吃不少苦头,一直怀恨在心,今天终于机会

他大喊一声,立马五六个棒的混混,其中一人还拿着一把砍刀。

芃神色不变,随将一楼楼梯的铁门拉住反锁,握紧甩,看着将自己围住的众人。

“弄死他。”指着芃,怒喝一声,那些混混立马拿着棒冲

大战一触即发。

这一次,这些混混下极为狠毒,没有丝毫顾忌,芃只能避其锋芒,边打边退。

两道劲风冲肩头袭芃瞳孔微缩,微微侧身。

两根棒贴着芃脸颊和后脑勺落下。

芃右分别在两名混混腋下戳击。

立马听两声棒落地的声音。

这一次,芃没有留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小湖就芃的逆鳞。

毫不留情的两抽在两名混混的头顶。

只听见扑通两声。

二人捂着脑袋,瘫倒在地上。

还没等芃喘口气,又一刀袭

芃抽身后退,却被四人团团围住。

握着棒,率先冲芃袭

剩下三人也从不同方向攻击过

面对四处攻击,芃无法全部应付。

用甩格挡掉致命的砍刀,芃用左和后背挨上两的代价,的身边。

子抽在的肋下。

杀猪般的嚎叫再次在耳边响起。

芃毫不犹豫,连续五,打在腕,后背,肋下,前胸和脑门上。

“嘭嘭嘭嘭嘭。”五声闷响。

立马缴械应声倒地,如同蚯蚓一般扭动着身躯,额头上还有一股血柱不断留下。

“咳咳。”芃后背又吃,剧痛袭芃向前几步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不过很快就稳定住身形。

扭头看向剩下的三人。

芃眉眼没有丝毫畏惧,吐出一口血沫,反身上前。

那三人一下子被芃的气势给震慑住

加上倒在地上的三人还在嗷嗷乱叫。

这三人竟然被芃不断逼退。

啊!”芃怒喝一声,三个混混竟然被吓的浑身一抖。

三人对视一眼,面露决然之色,刚要准备上前。

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传

另一边,一大群穿着各异的街坊邻居们,持笤帚,擀面杖,菜刀,折凳等各式各样的“武器”拍马赶

密密麻麻的人群竟然比这些混混人还要多。

援军赶芃也,冲上前去,跟三人混战起

不一会,就将三人打退。

但另一边,街坊邻居们却跟混混们动起

两边都窝着火,又成年人,越打火气越大。

可邻居们平日里都老实本分的生意人,打起架可不这些混混的对

人虽然多,但战斗力并不高,不一会,就有人受伤

“这样下去不办法。”芃看着局势,心中暗道。

突然他灵机一动,回的身边。

看着还在地上扭曲着的芃将他揪

“你这次的领头人?”

没有回答,芃一子抽在他的屁股上。

“啊啊啊,。”

的回复,芃拉着他走人群中,深吸一口气,高声喊道:“住,都给我住。”

可局势混乱,很少有人能听见芃的话。

芃哼一声,一子又抽在的屁股上,

顿时传一阵惨叫。

不得不说,的惨叫声比芃的喊声有用多

不出一时三刻,两拨人群慢慢停下,看着场中央的芃。

看着泾渭分明,就此对峙起的两方。

芃拿着甩,指着的脑袋冲混混们高声喊道:“你们还不快滚?”

几十名混混看着中凄惨的,都默不作声,街坊邻居这边则群情激愤,口中不断叫骂着。

虽然领头人,但明显不最终的幕后之人。

芃虽然钳制住他,但并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

眼看双方又要有重新开战的趋势,芃心中也有些焦急。

然而,警铃声恰好响起。

警铃声,混混们顿时慌神,化作鸟兽,四散开,只留下一些倒在地上的混混。

芃也马上收好甩,令街坊邻居们散开。

很快,几辆警车赶,两名身穿警服的警察,下车,一前一后,芃面前。

为首的警察一嘴胡茬,扫一眼芃,还有他里的,挥挥,说道。

“谁报的警?”

芃立马挥示意,说道:“我。”

一边时候,芃一边打量着警察胸前的警牌。

胡子警察的名字叫“闻莱”

闻莱看一眼芃,冲身后的警员道:“清点现场先。”

那名警员点点头,开始忙碌起

不一会,就有辆救护车赶,将和另外几个伤的比较重的混混和唐人街街坊带走。

“老大,受伤的都带走,还剩下五六个没事的已经押车上。”很快,那么警员就带着一小队警察回

闻莱点点头,指芃,说道:“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完,闻莱上前,示意芃跟他走。

芃深吸一口气,没有丝毫抵抗的意思。

“诶,你们警察什么意思啊,打砸的人不抓,抓好人。”

芃要被人带走,剩下的街坊邻居们立马不乐意起,大家纷纷起哄,开口说道。

闻莱扫一眼人群,大声喊道:“谁再吵跟我们一起走。”

诊所的陈太太顿时忍不住,穿着白大褂上前一步说道:“,把我一起抓吧。”

陈太太一打头,立马有好几个跟芃关系不错的邻居都纷纷上前。

芃的心中顿时涌起几分暖流。

“大家不要吵,我只跟闻莱警官回去录一个口供,说一下事情经过,大家不用担心,我相信警方式公正的。”

芃说的中文,但闻莱似乎听懂,他的目光扫一眼芃,有几分诧异,有几分欣赏。

“走吧。”闻莱看一眼芃,说的也汉语,还很流利。

芃点点头,二人上警车,很快就消失在唐人街。

被带走的芃,街坊邻居们无不叹息。

谁也没有注意,街角处那道畏缩的身影。

小湖远远地看着芃被带走,心仿佛少一块似的,空落落的。

刚才她一度想冲过去,拦住那些警察,可碍于面子,却怎么也挪不开脚步。

乐叔还在一旁收拾散落的探子,小湖重新上二楼。

刚才芃打斗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棒打在芃身上的时候,小湖心头也一疼。

这一切都因为自己。

打开房门,一股香气钻入鼻腔。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散落窗边,母亲的灵位擦拭的一尘不染,香炉上还燃着快要尽头的三炷香。

三菜一汤安静地摆放在餐桌上,雪白的鱼汤还冒着热气。

小湖突然就落下两滴泪水。

泪水溅落在背上,微凉。

过往的回忆涌上心头,小湖心莫名疼痛起

无人与你立黄昏,无人问你粥可温。

小湖从不信神佛,但这一刻,她竟然开始祈祷,祈祷那个男人可以早点回

……

多猜市警察局。

芃被带进警察局之后,就被暂时拘留起

没人问他,也没人管他。

芃只好靠着墙休息起

刚才左和后背挨子,现在缓和下,疼痛难忍。

“幸好没有骨折。”芃揉揉微微发肿左臂,叹息道。

时间流逝,在芃半睡半醒之间,铁门突然被打开

“出吧,录一下口供就可以走。”

芃猛然惊醒。

“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