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8章 国士

苏胤回敬呸了口,这才发现自己嘴里都鲜血。

江朔北问:“没事吧?”

苏胤用袖口往嘴边抹,轻松笑:“哥们哪次吃过亏?别看刚才让他们撵的狼狈,其实就没挨几拳几脚,全让那兄弟给做沙包了。”

赵耀踱步走上前,摸了摸下巴的胡渣,把地上的黄延拉起来关切:“要去医师那看看么?”

黄延局促不安,结巴:“不、不用了,谢谢赵教头,这点小伤回去用纱布缠下就好了。”

赵耀叹了口气,用指间探到黄延的额头上,见长寸的口子还往外渗血,加重了语气:“最好去医师那敷上药膏,不用担心医治的费用,到时候报我名字便可。马上就结业考试了,到时武科必考六艺中的骑射,带着伤怎能顺利结业。”

“去吧。”

苏胤顿时对这位教头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黄延急忙鞠躬致谢,却让赵耀拉住了下移的身子。他生性怯懦,这时已然带着哭腔:“还请赵教头不要责怪江友和苏友,此事皆因我而起。”

赵耀扭过头却不看江朔北,而对着苏胤正色:“得罪了李平幽府还如何安身?”

苏胤笑着:“多谢赵教头关心,马上就要结业了,料想府也没几日好住,我也不想节外生枝,不李平幽几人欺人甚,这个出头鸟我还真不想做。”

赵耀也不知怒其冲动后的气极反笑,呵呵:“好个欺人甚,好个出头鸟。苏胤、真不知李平幽府外做过的事?若非个朝中二品尚书的爹给他撑着,早就被法廷司缉拿下狱了!”

苏胤素来敬服赵教头,不光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威赫名声,也赵耀府内资助寒门士子的缘故内。

苏胤不愿争执,只能作揖低头:“生知错,只既然已经得罪了李平幽,想来现去登门谢罪也无用。倘若结业后真就没了音讯,到时恐怕还得劳烦赵教头到永定河里捞尸。”

赵耀冷哼声,眉宇间倒没了前的怒意,他转过身:“出了府的门,我的师徒情谊也就尽了,到时活又与我何干系?我又为什么要去花那银子?”

苏胤不抬头,仍作揖姿态。

赵耀无可奈何的回眸:“好自为!实不行就到我那避几日祸。”

苏胤忍着腰间疼痛低。

赵耀步流星离去,自始至终,和本该最渊源的江朔北连眼神对视都没

目送了赵耀离开,苏胤这才扶着腰吸气,嘶嘶:“这帮龟孙子下手还真狠!”

江朔北待彻底看不见赵耀背影后,才开口:“要不和黄延起去医师那看看?知小子兜里没几个铜板,记我头上就了。”

苏胤多时候都没个正形,也不挂记着李平幽最后的威胁,见这飞来横祸算了事了,嬉皮笑脸:“朔北啊,其实呢、件事我想问好久了,这满府不知多少公卿王孙后想与结交。倒好,天天往我这茅屋里面钻。兄弟最近听到不少流言蜚语,说那个爱好,给透个底,要,以后我的茅屋恐怕就不能欢迎了。”

江朔北听完先怔,旋即阴恻恻的笑。苏胤看来这可比李平幽的威胁语要可怖的多。

“苏胤,李平幽要杀还得用剑,信不信我用只手就能做得到?”

苏胤顾不上身上的隐隐作痛,转身就朝着自己的茅屋跑去。

黄延看傻了眼,听到从来笑不露齿的江朔北悠悠:“谁让整座府,敢身布衣拦侯门贵胄车驾前的,只呢?”

……

府前院摘星楼。

此楼高七丈七层,而府又设于长安城北郊丛山中,登上楼顶云台便能览天下最宏伟高的城池轮廓。

名老者白衣如雪,发须半白半灰,却没年迈老朽的暮气,相反双眸子颇为明亮,楼中烛台的映射下熠熠发光。

府府主周南星。

摘星楼七层,除去楼阁云台外,其余六层皆挂府历年来成名儒的画像,距今足两百副,依照所留经典及生平履历分为六档,以楼次高低而划分,待到功成身退后就由府内儒来评定。

周南星年少时曾负箧携剑云游,脚步遍布宁九州,算得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立冠后五次假借托词谢绝入仕,更使得其名声涨。

东海周氏本就书香门第,族上下五辈累计下的清誉使得天下士子视为书生楷模。中原各书院宫授业,可谓桃李满天下。

周南星亦无心功名,只偏偏遇到了千古帝的宁奉天皇帝,几次遣宫中宦请他出山,最后不得已退而求次,担任长安府府主。

细细想来,已二十年了。

当初那个仗剑高歌的少年如今也年知天命,此时正站摘星楼的七层云台朝着长安城,像等待着什么。

他身侧,还几名声誉显著的府中儒作伴,表情各异。

“府主,颍川郡至今都无消息传回,想必他不会出世了。”

啊,当年那事,震惊朝野上下,寒了天下士子心,纵然他心匡扶社稷,可当下的朝野格局早已变,纵然他真经天纬地才,怕局乱象,也无从下手。”

几位儒各抒己见,周南星充耳不闻。其中名年纪尚轻刚入府习教的儒师附和:“我听说他身体患旧疾,当年先皇千金聘请天下名医为其根治都束手无策,六年过去,怕……”

周南星神游物外的怡然面孔猛然紧绷,吓的这名儒师个哆嗦,其余几位也都纷纷闭嘴。

周南星自知失态,轻叹:“我又何尝不知?可长安城的浊尘,又谁能扫的干净?”

“能力挽狂澜,扶厦于将倾者,除他外,再无二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