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9章 变故(上)

挑灯看一夜的书,又和大公及一众学友‘切磋’一番武艺,苏胤一天算十成十的充实

眼看太学府三年学业结业即,苏胤也算修的功德圆满,到时由几名负责结业考核的儒师写上一封盖太学府大印描红的推荐信交于吏部,苏胤便能脱去身洗到发白的长衫,换上绘官补的锦袍登步青云。

一想到,苏胤就坐起身

一夜算未眠,窗外天边泛起鱼肚白,一片祥和安静。

比起昨日白天那阵急火攻心的模样,现的苏胤表情平静的宛如太学府中心那座柳心湖,连半点涟漪不起。

不比太学府的大部分官宦弟,家中早已铺好入朝出仕的路,像他与黄延之种布衣白身,即使儒师为看好看重,推荐信写的天花乱坠,怕也只能散到大宁九州的边角之地,去做一县一城的县丞或者县令,终其一生回不到座皇朝中枢的城。

苏胤想到,撇撇嘴角,说心中坦然那肯定欺人又自欺。特别见过太学府内像平幽样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后。

一座学府习学,可毫无疑问家族荫庇的平幽铁定比自己的出路要好上百倍千倍,我苏胤真的不如他么?

少年多愤慨,苏胤不由自主的握紧的拳头。

些人的起点便些人的终点。

苏胤不想让自己钻进死胡同,他长吁一口气,自顾自安慰道:“路还长,不急、且走且看嘛!”

他正窃窃私语间,突然看到窗外的林径小路上冒出几个黑影猫往自己座茅屋踮脚小跑。

苏胤一懵,现离鸡鸣破晓尚半个时辰左右,太学府后山向人迹罕见,俗称狗,更何况还没天亮,哪路神仙还闲情雅致跑晨练?

模糊间苏胤也看不清几个黑影长什么模样,不过他们目的倒很明确,直扑苏胤间草屋。

苏胤一下紧张起,难道溜进的蟊贼?

几个黑影的靠近,苏胤才看清楚一些,几个黑影白天见过,特别为首攥一截麻绳的那位,可不就大公么!

“等等进去,你们两个放风,你们两个摁住姓苏的小王八羔,把他捆起放进麻袋里后扔进柳心湖,动作麻利点,一会人,让人撞见可就完蛋。”

平幽咬牙说道,眼神里满戾气,看从不吃亏的大公彻底恼火

剩下几个狐朋狗友面面相觑,没说话。

本以为平幽只痛揍姓苏的小一顿出口气,没想到却要将他直接给沉尸湖底。人命的事可不小事,万一东窗事发,到时候治他们的可就不府规,而大宁的国法

其中一个不知冷还大公说的话吓唬住,哆哆嗦嗦道:“哥不至于闹么大吧,打一顿那小出口气就行,真闹出人命的话……”

平幽握麻绳打断道:“怕什么!一个没人罩的小虾米,死也翻不起浪,出事老!你不倾心醉月楼那花魁好久嘛,事做完老给你搭线,保你三天内就能抱那可人儿滚锦床!”

那人咽口唾沫,不说话。

苏胤趴窗边听的一清二楚,心里大骂道真曰你个仙人板板!平幽还真心狠手辣,直接要送自己去阎王殿点名。

情急之下,苏胤脑袋转的飞快。

双拳难挡四脚,好汉不吃眼前亏,眼下火烧眉毛的情况也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苏胤一个翻身从床上滚下,抓起那件布衣就直接从草屋的后窗跳出去。

太学府坐落长安城北郊,往北二十里内连绵群山,一头扎进去若分不清东南西北怕很难出,苏胤太学府三年之久,也从未涉足过片山林,时也顾不上什么

苏胤翻出窗没走十步,就听见草屋哐啷一声,想必平幽已经冲。他心一横,手脚并用往幽深的林里跑去。

“人呢!怎么没见!”

“床还热的,刚才还!”

苏胤头也不回,硬一连跑一炷香的功夫,被一块突兀的石块绊倒后,才四仰八叉躺地上喘粗气。

半晌,才缓过点劲的苏胤坐起身,四周密林环绕,只能透过林间缝隙窥的丝缕光亮。

得、真分不清东南西北

片崇山峻岭大半皇家猎场,每年秋猎浩浩荡荡的文武百官和御林军摆出天大的排场进驻入内,被视作皇家的禁脔,寻常百姓能几个胆往里闯?苏胤也就不奢求能遇到什么樵夫猎户。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也不知道平幽几个否追

苏胤站起身,瞅瞅四周环境,突然听见左手的丛坡下面传一阵声响,他心猛然一绷。

既然皇家猎场,那么豺狼虎豹之类的大虫肯定的,再不然就平幽那一伙人锲而不舍追,不管人还兽,能让苏胤血溅当场,他不得不小心。

刚站起的苏胤立马又俯身趴下,慢慢往丛坡爬去。

丛坡下一块巨大的青石,大半空悬,犹如一处崖洞。苏胤调整下方向,从旁边缓缓爬一段距离,视线才恰好能看到青石下。

兽,也不平幽几人,而一帮苏胤从没见过的家伙,大半赤膊,只青石的两三人穿大宁不常能见到的皮袄和裘帽。

苏胤听见的声响确实他们发出的,只他们相互交流的语言苏胤从未听过。

苏胤瞧更为好奇,怪事年年,今日特别多。片山林一年可能见不到一个人,可苏胤头次进就碰到一帮,瞅还不像大宁的人,事,够蹊跷,也够匪夷所思。

苏胤眯眼仔细打量,发现伙人相当警觉,虽看上去像休息,却连取暖用的篝火不生起,而且不论光穿皮袄的,手里和大宁制式朴刀风格差异极大的无鞘单刀。

苏胤瞳孔猛然一缩,倒吸一口凉气。

攥,而绑。

他们手上的刀用白布缠死手臂上,原因很简单,因为伙人不管左手右手,大拇指。

苏胤隐约猜到他们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