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2章 颍川荀推暮(下)

马车外,整被长安北军围了水泄通,两边低舍矮屋上还有身着百褶裙司粘杆盯梢,当真飞禽走兽得近。

随着自称颍川草民荀声作揖,胤这才知名讳。

嗯…… 也就晓得了,这名字胤从未听过,能整出这样排场,草民两胤才会信。

马车下站着三人,小巷泥泞,三人宽大袍靴都沾染了少泥土,看样子就知已经等候了多时。

胤只认识其中位,身洁白长袍、高冠长髻老者,正太学府府主周南星,被奉为大宁九州万千士子楷模,声誉极佳。

其余两身极为华丽湛蓝绣锦,披着大氅,胸前袖口俱绘有腾龙出海图样,头上带了白玉束冠,更引人注目腰间条玄黄蟒带,四爪相扣、此人相貌英武非凡,威自怒。

胤只看了眼就立马移开了眼睛,生怕视线交际。

这位爷可胤长了百颗脑袋都惹主,虽说胤没见过,可看见腰间那条四爪蟒带就敢确定身份。

大宁镇平王姬阙,现天子叔叔、先帝奉天皇帝胞弟,奉天帝驾崩前唯皇室顾命大臣。

大宁皇族姬氏,如今能封爵赐侯坐镇大宁各地比起百年前要少去七成,奉天皇帝对宗室向来用以铁腕手段,本能让皇族姬氏闻风丧胆《宗族治法》在奉天年间改了又改,规矩愈发严苛。

最倒霉,奉天皇帝即位时还郡王,等到奉天皇帝驾崩时儿子已经被削成县侯,至于本人,早就因整日提心吊胆而抑郁致死。

皇族脉,地位高低看华服玉带就能清二楚,龙袍蟒带者为王、蟒服蛟带者为侯,其中二爪蟒带为县王、三爪蟒带为郡王;四爪蟒带为亲王。现今整座大宁江山,能穿着四爪蟒带湛蓝龙袍亲王,只此胤眼前镇平王姬阙家,再无二人。

胤怎能惧?

还有小传闻,据说奉天皇帝驾崩前担忧太子年纪尚幼,能服众,有意将帝位禅让给姬阙,吓镇平王在龙床前磕满头血,动静连门外伺候小内官都能听见才作罢。

至于假,怕死可以问下镇平王此事真伪。

总之奉天帝生前器重信任皇室宗亲只有这么位弟弟,驾崩时将夜掌管权亦托付于,当今天子即位后,更倚重,视为朝堂肱骨,见面时分君臣,只行长辈之礼。

另外位,浑身笼罩在件黑色大袍里,看面貌老实本分庄稼汉子,过能和镇平王与太学府府主并肩而立,胤哪敢轻视,估计司里大人物。

幕,则彻彻底底让胤下巴差点脱臼掉到地上。荀暮作揖完,面前这三人齐刷刷还礼作揖,齐声:“见过荀先生!”

胤猜测庄稼汉子更姿态低在低,老腰都快低到了地上,似惶恐请罪:“荀先生受惊,此乃我夜司察觉之罪,还请先生责罚!”

暮敛起裤脚要下马车,镇平王姬阙立马向前亲自搀扶住手,小心翼翼仆从般,将迎下马车,更令人震惊暮非但没有受宠若惊,反倒脸春风笑意坦然受之,似乎件寻常小事样!

嘴巴彻底合上了。

暮笑:“于指挥使必自责,夜司为我赴京谋划足有数月之久,其中心血付出我自了然。”

听到荀暮并责罚,于指挥使这才敢直起腰板,默默跟在荀暮身后小声询问:“北狄杀手共计百二十三人,留了六舌头,其余尽皆伏诛,已经押去我夜暗牢,先生否要亲自提审?”

暮脑袋微微侧过,摇头笑:“必了,既然幕后主使能确保们从九曲塞外到长安城,自然也能确保们身上什么也问出,按夜规矩办便。”

能让朝中六部百官谈虎色变司指挥使大人想都没想,就阵小鸡啄米状点头。

暮昂起下巴:“派遣中原杀手便能做事,偏偏佯做谋虑周让群北狄人千里迢迢来行刺,我大概能猜到了。”

镇平王姬阙听到后身形怔,久居上位威自怒面容竟露出如同稚童惊喜表情,握着荀手颤颤:“先生已经知了?”

暮叹息:“没有,猜测而已,此事关系国本,能轻举妄动。只这草蛇伏线灰沿千里手段和魄力,普天之下我实在想到能有第二人做得出来。”

姬阙脸上失望神色闪而过,转而点头:“先生所言极,此事因当从长计议。路奔波辛苦,先生这些天可先屈尊去我府上下榻,我已命人将正室收拾了出来,宫中御医亦在府上专候先生。”

暮仍脸笑意盈盈摆手拒绝:“我怎能鸠占鹊巢,到王爷府上把王爷挤去偏房?”

暮转过身,看向直都默默无言太学府府主周南星,挑眉:“周府主还为我解围?”

周南星抚须:“太学府已经收拾出了间草舍,极为僻静。”

暮笑着指点周南星:“既然早有安排还吭声?想看我出丑?”

片大笑。

胤人已经看傻了,在整太学府学子眼中府主周南星都极受礼敬尊崇存在。就连天子估计都敢拿手去大指点于,谁敢这样做还得被天下士子唾沫给淹死?

身冷汗,忙擦了把额头汗珠问冰山美人:“你家先生什么古术永葆容颜?怎么看着过三四十居然和周府主能、能、称兄弟?”

胤结结巴巴说,冰山美人像看傻子样撇了胤,实在懒得搭理

胤正要在纠缠追问,听到荀暮并响亮声音问:“胤,等我少时,给你省去驴车钱同返回太学府,可好?”

目光同望向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