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6章 厮打(上)

平幽是起了杀意,跨步之间毫拖泥带水,公子自十六岁那年杀了府中奴仆,杀就再没手抖过。只是天子脚下法律森严,汝南氏如何家,也没到能藐视皇朝法度的境界,今日要砍了姓的狗头,过是借势而为。

平幽虽说是真的怒心头,倒也没被冲昏头脑,之所以敢冒天下之韪在太学府里仗剑砍,一是姓的胆敢辱骂诅咒父亲。二则是为了扬名立威,要让那些背地里鄙夷知道公子的力气可光能解开青楼里妓倌的腰带,砍起来同样干脆利落!

就算真杀了胤,难成事还敢有以朝中二品尚书之子的命去偿一无根无萍的寒门士子?

平幽心里算盘打的可算是啪啪作响,一眨眼间就已经冲到了胤面前,可千算百算,也没料到一直在旁看戏的江朔北居然拦在了姓的面前。

平幽瞳孔猛然一缩,身传来阵阵惊呼。砍十怕,可要是伤了鹰扬将军的儿子,可就真的难以收场了。

覆水难收,公子卯足力气借着冲刺力量直劈下去的青璃剑也是这道理,手腕发力想要稳住剑身,可青璃剑重,这剑仍是直劈而下,朝着突然冒出的江朔北脑袋下去。

平幽心中呼完了,这一剑落下,别说,恐怕连父亲也会被此牵连。

下一瞬,公子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太过多余。

脑门汗珠落下的胤只看见江朔北向前踏出一脚做出弓步姿势,一臂横起牢牢把住平幽的手腕,有着一往无前之势的公子便双脚悬空,连一声呼喊都没叫出便狠狠的摔在旁边的杂草丛里。

青璃剑从脱落,剑身在空中划出一道月牙,愧是吹毛断发的宝剑,斜插进地里,剑身半入土。

公子前身着地,摔了地地道道的狗吃屎,胤听着落地时那沉闷的声响都觉得疼。

公子的一帮挚友们也都傻了眼,一时间呆站在原地知如何是好,谁也没想到有着猛虎出笼气势的公子竟然虎头蛇尾到这般。

在看向正拍手扬灰的江朔北时,目光从忌惮转而成深深的恐惧。

平幽趴在杂草丛里,半晌才干咳两声挣扎着站起来,发髻的玉簪知去向,整洁的长袍锦衣也沾了污浊,晃着身子捂住嘴巴,一溜鲜血从指间缝隙流出,目光阴沉的见光彩,反如濒临的将死之

“杀死这两,天塌下来我顶着。”

平幽沙哑说道,自打从娘胎里呱呱落地,这还是公子最为吃瘪的一次。

都没轻动。平幽是傻子,们又何尝是?姓的寒门猪犬是骂了平幽的老爹,可又没骂们的!于情于理实在犯着趟这淌浑水。

“还愣着干嘛!你我可是结拜过的异姓兄弟!”

平幽声喊道,一颗门牙从嘴里掉落,锦衣前衽尽染赤红。

平幽玩的最好的一猛然一跺脚,咬着牙当了出头鸟,有了表率,其余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哥们让打的掉了牙,作为兄弟要是在旁坐视管,消失传出去可是彻底抬起头来。

兄弟之情,义字当先。混迹纨绔这行的要是没了义字傍身,那可彻彻底底成了孤家寡,出了事也就没能帮着顶包了。

江朔北皱了皱眉,倒是觉得这扔到九曲边塞连一天都活过的货色棘手,而是一旦互殴起来,自保有余,可一定能照顾的了身胤。

转头看向胤,自知惹出无端是非的胤轻舒一口气道:“没事,料想这敢拔剑砍,光凭一对拳头我还真们。”

果真无拔剑,还解下剑鞘扔到一旁。赤手相搏还能用切磋切磋的解释自圆其说,可要像公子那样拔剑,难成还能托词以剑会友?太学府里主管戒律的儒可是傻子。

!”

互相使了眼色,多年一起在青楼妓倌身搭配出来的默契堪称心有灵犀,率前的两直朝江朔北而来,身则绕着跑向胤。

江朔北忙的向撤去一步,做出鹰扬府军士入府便要习得的泰相拳起手式。

谁想冲向江朔北的两跑到跟前便停住的脚步,虚晃一下径直冲向胤!

曰你仙姥姥的!

胤心里骂,合着都觉得自己是任捏任砍的软柿子啊!

胤提起衣袂先是一脚蹬翻一,随便向架拳,连挡了记直呼脸的破相拳,找了空隙揪着这衣领往旁边一甩,就这么眨眼功夫,胤身洗到发白的灰衣就多了三脚印。

江朔北也没想到这竟然这么怂,连和照面的勇气都没有,回身抓起一,如提小鸡一样往一撂,看到被众围殴的胤已经倒在了地影蹿杂间看到地胤还算太笨,抱着那拽倒的仁兄一起打滚,杂乱中也知替挡了脚,会心一笑。

这小子,果真是腹黑。

江朔北能笑,可在地打滚的胤却是连嘴都张开。

尘土飞扬,胤都已经感觉到身疼痛,死死缠着那可怜的哥们顺着下坡滚去。

起初这兄弟还能喊出声别打了,自己的话,可被胤抱着腰身滚了圈挨了,就只吃了满嘴的杂草飞尘,这时也学着胤紧闭嘴唇,两一同发力往旁边滚去。

江朔北正要前给胤解围,突然听见身传来一声怒喝,猛一回头,看见平幽拾起青璃剑已经走到了的身,这次确实学乖了敢以剑刃去砍,套了剑鞘往自己脑袋砸来。

江朔北猝及防下只能抬起双臂阻挡,平幽临时一变竟以肩身撞向

江朔北翩然侧身,扭过正要还以颜色,平时少有来往的太学府山茅屋处又出现一魁梧身影。

“都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