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5章 君子立世(上)

大宁开国至今,传承底蕴延续年头和国祚同样长,各个州郡府随着世家香火延绵同样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

早些年曾有数百名大儒花了数日一同评测出了一份府排名,时至今日都还很能服众。

比如荆楚岳麓书院,排场气势可谓压过天下府一筹,府正门前挂着牌匾上面同样是四个字:‘惟楚有才’。让听了就觉得傲视群雄。比如中原第一府嵩阳宫,光是讲解经大儒就有三千之多,每年前去求拜师都可以绕长安城十圈不止。

这份府排名里,却一个是探花一个是榜眼,都得府后面吃灰。

说太府正门牌匾是出自手?

换做也就笑一笑,全当耳旁风,可今日见了太府府主周南星和镇平王礼贤下士做派,却又由不得不信。

半边脸都有点抽搐,嘴巴许久也合不上,对于府里习三年之久,这份震惊远比城外碰到那伙北狄和见到镇平王还要摄心魂。

很淡定,虽然就站正门台阶下,离得不远,可望着曾经自己墨宝目光倒是显得深邃悠远。

“我倒很好奇,你是怎么理解这四个字。”

垂下脑袋,浅笑看向苏。一缕青丝随风飘起,左手置于身前,右手负于身后,飘逸绝伦,说不出道不尽风流。

回过神,说实话对牌匾上这四个字从没怎么留意过,光是每日柴米油盐就够忙活,还有繁重业,哪有功夫对着这四个字瞎猜测?

沉吟片刻道:“君立世,自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嘛!”

点了点头道:“这是你看法、一样米养百样,每个对事物皆有不同见解看法。当年我题这四字,就是想让太自己去想,既自幼苦读圣贤书,立冠即为君。那而为立于天地之间又该如何?这一辈总是要经历许多坎坷挫折,亦要做出许多选择。这些选择,便是你这世间留下痕迹,只希望当你做出一个决定时,事后不要追悔莫及。关键时候总能想起自己初衷,不违初心。”

也笑道:“那见解就是君立世,不违初心咯?”

还是头一次爽朗笑出声,轻声道:“这四个字解法没有答案,因而异。我现想法却是你所说,这也是为何我又回到长安城原因。”

刚刚打消好奇心又扑腾起了几粒火苗,这而言简直就是个浑身是谜宝库,等待去发掘。

不管是那几个高高上大物对态度,还是偶然言语间透露出信息,都让苏忍不住去打破砂锅问到底。

府正中仪门从里面被推开,走出几个苏并不陌大儒,看到立于阶前时表情各异,气氛也微妙起来。

一脸波澜不惊,似乎已经猜到了们脸上这种表情。

、里面请,府主令我们几此等候多时了。”

“有劳了。”

还礼,冰山美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还吃力抱着一张七弦琴。

连忙走过去大献殷勤道:“我来吧我来吧。”

“苏!”

其中一名大儒叫住苏,吹胡瞪眼道:“你什么时候成了家仆了!”

说完之后,还略带忌惮瞟了一眼,随后从苏怀中抢来琴身,呵斥道:“回府去!”

咧了咧嘴,自然是不敢违抗师命,只是这大儒举动确实耐寻味。

想起马车上说起朝廷里一半想要死,另一半则不想进长安城,看看仪门前这群大儒或敬畏、或冷淡面孔,行了一礼后就退到一旁,等着一行带着和冰山美走进府门,才敢迈开脚步。

“真有意思……”

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回到自己那简陋草庐,李平幽等早就不知所踪,还好李大公没有一怒之下烧了草庐泄愤,苏随手拾起散落屋内书籍,随后躺倒床榻上,长舒一口气。

这一天算是打从娘胎里出来最难忘一天了,是李平幽几麻烦,然后又遇到北狄杀手和夜明司粘杆火拼,情急下拦辆马车还拦出个让镇平王都得躬下身行礼

推暮……”

蹙起眉头嘴里念叨起名字,可想破头也实想不起哪听过这名字。

府里耳濡目染这么久,苏对朝廷里叫得上名官吏还算有一定认知,三公九卿、六部御史台肯定和没关系。

至于武职里面,三公里太尉王昂出身河内郡士族王家,而大将军姜承则是中原青州大族姜氏嫡长,去年领了圣旨前往雍凉率军平叛,和更是八竿打不着关系。

况且就那弱不禁风骨,还有一身典型气,怎么也不像跃马扬鞭战场杀敌武夫。

想着头疼,迷迷糊糊中便昏睡了过去。

待到黄昏时分,草庐门外哐哐响起敲门声,苏睁开朦胧睡眼,打着哈欠开了门,看到江朔北一脸兴奋冲进屋

纳闷,今天还真是奇了怪了,平时这小总是一脸万事置之于身外冷淡,对太府内发大小事从不意,怎么今天一脸吃了大瓜模样?

“你不会和谁去服了五石散吧?这么兴奋?”

江朔北毫不见外床榻上,搓了搓手呸了一口道:“放屁!老就是死也不会吸那玩意!”

一觉醒来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无力瘫倒床头,双手枕着脑袋道:“那说吧,什么事能让咱们鹰扬府小将军如此激动,我还真挺感兴趣。”

江朔北做贼一样站起身掩上门,把脑袋凑到苏跟前轻轻道:“你知道今天谁来咱们太府了么?”

挑眉,已经猜到江朔北要说谁仍是使了个眼色让继续。

江朔北猛然站起身,压抑不住激动喊道:“推暮!颍川推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