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0章 变故(下)

狄,个在大宁辽阔版图东方向的游牧部落,常年游离在草原与大宁九边的关塞之间。

这个部落并不算强大,举族之力也不过拼凑出几万的战力,在大宁和草原匈奴间骑墙而观,算的颗精明的墙头草,不然部落也不会赖以生存至今。

奉天帝直捣王庭之时,狄的戎王几乎贴着奉天帝班师回朝的时间派使臣前来臣贡,书愿意率领部落归顺大宁。

等到奉天帝驾崩之后,又在第时间杀死派去狄部落监管的长御史,复而反叛大宁,宣称等待草原的雄鹰再度振翅。

向来投机方的狄这次还没能等到草原的匈奴,驻守边境九塞的鹰扬军府就先行动

这场算不惊天动地的战斗从鹰扬军开拔起就没丝毫悬念,奉天帝倾尽皇朝方三州之力铸就的鹰扬十万铁骑对得起举世无双之称。

战,枭首三千,狄戎王远遁草原,俘虏两万狄青壮,皆被砍去双拇指,使其生都再也拿不起兵器。

这些,都江朔告诉苏的。

这些为何会来大宁京畿长安呢?

眼巴巴看着眼前这些,脑瓜想的生疼也想不通。

走商?

看着他们绑着弧度极大的刀刃立刻打消这个想法。

没让苏继续头疼,很快青石下面的树丛中钻出两个影来,方才整顿休息的立马全站起身,把几围作团。

大气都不敢出,直觉告诉他今天估计碰到大事

树丛中又跳出十几名,身多多少少都沾着还没干涸的血迹,为首披头散发的舔刀口,用生硬的大宁官话道:“跟我们很久吧,从进入边塞就知道被你们盯,夜明司!”

心里惊,稍稍昂起头去看那背靠背的两,其中个身型显得稍小,身材玲珑致,中拿两把苏不认识的短兵,似乎个女

“夜明司,直属大宁皇室统领,不光在各个州郡,就连边塞也多你们的,用你们的行话来说,叫粘?”

这个狄头头见两已经成瓮中捉鳖,狞笑更甚,嘴里的话也多起来。

连苏也没想到,率先发难的竟然落尽下风的夜明司两

不等在出言戏谑,夜明司的女粘前踏步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冲去,左燕钩抛出用另把燕钩缠住,个转身飞甩,猝不及防向后退却几步,捂住喉咙跪倒在地

干脆利落的杀法使得其余纷纷往后移步,生怕这女粘什么诡谲的招式。

个粘则趁机掏出把单--弩,没瞄准,而举起朝向空中。

为首的当即脸色变,狞笑转而惊恐,指向他怒吼道:“拦住他!”

这里毕竟长安,大宁皇朝的腹地,只要这发爆珠弩炸响,这伙翅膀也逃不出去。

但这两个夜明司的粘能活下来么?

蜂拥着冲向那名男粘,刚刚举起单--弩的他还没来得及拉开机括,就让两把转眼就到身前的刀锋逼的连连退让。

杀喊声逐渐沸腾,连躲在青石面的苏都闻到股浓烈的血气味道。

毫无疑问,这两名出自夜明司的粘,虽然以寡敌众,但很快就四五具的尸体倒在他们面前。

看的浑身冒汗,两虽说杀伐果断,只要出必然会带出长串的血花,可这帮也不吃素的主,被死死盯住的男粘把百辟刀耍的在精妙,也抵不住四五把狄刀往身招呼,很快身黑衣被血染的通红,单膝跪倒在地

怒吼着向他劈砍,苏握紧拳头替他捏把汗。

女粘中两把燕钩飞出,击打在刀刃,男粘顺势滚,两迅速往青石底下退去。

明白,这两撑不多久

寸步不退,可倒在地的同伴尸体像无声的提醒他们,不想成为下具客死异乡的尸体,就别冒然出头。

流血过多的男粘望着面前的群,如他出凌厉果断样,只低声道两字:“你走。”

女粘咬牙,却也没多说什么,提起口气转身两步蹬在石壁攀爬。

冲来,男粘大吼声,搏命般拦在他们身前。

披头散发的狄头头解下刀柄的绑绳,因为没拇指的原因,他不能单掷出刀刃,只能双夹住刀柄,合掌为十,双抛出。

刀光破空,就在女粘快要攀爬到顶的时候直直插进她的大腿,剧烈的疼痛使得她双抓空,身姿后仰向后坠去,她闭眼,似乎已经认命。

在半空悬举的右突然像被铁钳牢牢箍住,只和冰冷的铁钳不同,抓住她右的东西热的。

她睁开眼,看到张陌生的清秀面孔,旋即又昏厥过去。

林丛间,苏相信自己小时候吃奶都没这时这么卖力,双腿都颤抖到发软,他仍不停的奔跑,背刚才那个女粘

天晓得自己做的错,这种引火身的事情通常只傻子会去干,苏自认还个聪明,偏偏做这档子傻事。

路,女粘的血也顺着留路,苏根本没空闲能停下来歇口气帮她查看伤势。

他也不知道身后穷凶极恶的来没,耳畔呼啸的风声和他越过灌木丛间的摩擦声都他继续奔跑的动力。

他奶奶的,总算知道书写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什么意思

值得苏庆幸的好在这女粘不重,身子还软的让苏觉得像裹着件貂衣,唯难受的只这女粘胸前那对柔软磨得他后背发痒。

不过在生死线间,苏也没多余的空暇去心猿意马

天无绝之路,苏摸不到通乱窜,竟还真窜到长安郊入城的马道,他娘的居然还辆马车朝着长安城疾驰而来。

大喜,真柳暗花明又村啊!看来老天都不想让自己死。

他喘口气,腾出喊道:“麻利的救命、救命啊!”

马车仍未减速的意思,车的马夫甚至较劲样又狠狠的挥两鞭子,苏顿时慌,心里不由骂道奔丧也用不着这么急吧!

横竖都死,苏沉,直接冲马道中间,闭眼睛。

他娘的种撞死我!

在马夫阵长吁和马匹的长嘶中,马车终下来。

没等车马夫骂,先把女粘推进车厢中,随后连滚带爬的也马车,掀开帘帐时还不忘瞄眼,看到两匹拉车的马匹被抽的皮开肉绽。

愣,嘀咕道真着急去奔丧啊?

也奇怪,这马夫居然毫无波澜,等苏马车,就又扬起马鞭赶路。

钻进车厢,靠在厢木哪都懒得动,只双眼珠子不停打量着车厢内的环境。

眼,看到个煞好看的姑娘正盯着自己,面无表情,双秋水长眸冷淡的让苏顿时面红耳赤,开口解释道:“不好意思啊姑娘,真事出因……”

“坐好。”

声温醇响起,苏这才注意到车厢的最里面还端坐着,只隐匿在暗中看不清面容,玄黑色的衣袍如朵巨大的黑莲铺开,想来这辆马车的正主

又想解释道:“说来话长,总之就正在追杀我们,很奇怪?长安哪来的,我也纳闷呢!总之……”

语无伦次,阴影中的那又不温不火的打断道:“我知道。”

他举起指,示意苏挑开车帘,苏满腹疑问的挑开车帘,顿时吓到缩回头。

马车后,近百骑挥舞着绑在的弯刀,溅起飞尘如雾,比刚才那伙声势不知磅礴多少倍。

感觉心脏都停止跳动,他面色苍白,再看向车厢里稳坐如泰山的那,透过车顶的缝隙光亮,苏看到那白皙俊俏的面庞,正看向自己。

他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