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6章 君子立世(中)

胤已经麻木了,仿佛全天下就他一个知道位来自颍川荀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头,看着激动到无以复加江朔胤只淡淡奥了一声。

江朔搓了搓手道:“现在整个太学府已经传开了,我中午那会在门口蹲了一阵子,见下几十匹快马匆匆忙忙往城里赶,估计全是回去报信。”

胤挠了挠下巴问道:“位颍川荀推暮究竟是谁?怎么像是除了我谁知道他一样。”

江朔脱去外靴盘起腿坐直了身子,概是自幼家教所致,胤从没见过他佝偻过腰背,论是站姿还是坐姿,永远是挺直如松。

江朔表情微妙,眼珠子在胤一本好奇脸上打转,像是鄙夷他孤陋寡闻。

“你真知道?奥、也难怪,毕竟个名字在奉天年间时是个皆知忌讳,特别是先帝最后几年时,全长安城敢提。他成名那会,你毛应该没长齐。”

胤直接无视掉了最后一句,也样学样端坐在床榻另一头,强压住迫及待想发掘秘密兴奋,装作一脸平静道:“说说?”

江朔眯着眼,回忆道:“该从何说起呢?嗯……奉天十六年时,我宁奉天皇帝御驾亲征,举兵五十万伐匈奴事你肯定知道吧。”

胤翻了个白眼,心想是废话么。

那一战,虽距今已十年久,可在每个宁子民心中,是永翻页辉煌昨日。

直捣匈奴王庭、生擒匈奴亲王、奉天皇帝在阴山以匈奴王血祭天,犒赏三军将士。那一日,宁数以十万计赤色铁骑犹如滔天烈焰,席卷了整个草原,将百年宿敌匈奴赖以生存家园烧为灰烬。

中事无巨细,被史官浓墨重彩写进了史书中,而奉天皇帝也由此等前无古功绩,被视作可以和宁开国高祖相提并论千古一帝,受后世千秋敬仰。

件事,是每个身为宁子民骄傲,据传奉天帝得胜班师回朝路过冀州邺城时候,城中所酒楼免费供酒三日,灯火通明声鼎沸。无数酣畅醉后一头栽进酒缸里,酒香漫城数月散,至今城中尚一条酒香河,是奉天皇帝宴请众臣时兴盛感,朝水渠倾倒一杯酒后众臣纷纷效仿,而后全城百姓论身份地位也皆如此而来。

江朔身子前倾,轻声道:“那你知道意出自谁手笔?”

胤心口狂跳止,联想起镇平王和府主恭敬态度,突然好似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江朔看到胤一副恍然表情很是受用,晃着脑袋道:“件事就连朝堂上也是个鲜秘密。当年除了三公和几位随圣驾出征将军外,再无知道其中细节。伐匈奴从粮草调度,各州郡兵马集结、制衡各方势力、甚至连出兵地点、兵马分配、到达草原后具体粮道安排和合击匈奴王庭筹划,是荀推暮事先制定好,我所以了解其中一二,也是我父亲所提及。”

“哼、说起来你可能信,我父亲一身戎马,身上伤疤和战功一样多。生平最厌恶就是口中话却做读书些年在边境上没少骂议论边防军务儒,冀州洛水书院是号称三州书院首么?在他看来却是一堆整天吃饱了没事做张口就来书呆子,朽可闻。”

江朔说到嗤笑两声,随即正色道:“唯独荀推暮,我父亲能甘心尊称一声先生,一次喝多了还跟我说倘若天下读书能像荀先生一样,他也弃武从文了!”

胤听后哑然失笑,鹰扬将军江横,可是能让御史台敢进谏狠角色。太学府里帮王侯子弟腰间悬剑,是思慕鹰扬将军风采,他们嘴中江横几乎和道观里三清一样几近为神。也就能在江朔口中听到些情味了。

胤略一思索,觉得对又问道:“等关乎宁国运出自荀先生手,那荀先生当年在朝中到底是何地位?现任三公可任职数十年,六部里尚书位更替我多少也知道些,可从没听过荀先生名字啊?再往下,想必也能对此等事指手画脚吧。”

江朔竖起一指,猛长吸一口,中气十足说道:“无官无职、无俸无禄、无品无级、乃为帝师!”

胤浑身一颤,半晌过劲来。

“士林中一句话么?叫做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但荀推暮可是学得文武艺,授于帝王家。知比天下学府寒窗苦读数十载书生高到哪里去了!”

江朔继续娓娓道:“当年奉天皇帝即位后广招天下贤士,并拜其中两为师,可是光为博取个爱贤敬贤名声,正儿八经天子俯首。其中一便是黑袍荀推暮,另一个则是白衣吕皓尘。宁延续至今国策,皆出自手。”

胤听心潮澎湃,热血贲张。天下读书千万,最终所求就是个功成名就,万世留名么?

胤正心中感慨着,江朔倒很茶楼里说书先生抑扬顿挫风范,叹了口气道:“可惜啊!”

盆冷水浇很是及时,胤立马抓着江朔双臂,再也装平静,兴冲冲道:“可惜什么?赶紧!别卖关子!”

宁当时国库丰盈,朝野清明。国力正值鼎盛,唯方匈奴连年侵扰,于是奉天皇帝就了出兵念头。一直为天子出谋划策黑袍白衣却为此生出间隙,朝野上下更是闹可开交,总就是乱哄哄一团。毕竟宁当时气象来易,打么一场谁敢说能胜仗,一旦战果利,谁敢承担?”

胤瞧着江朔停眨巴眼睛,故弄玄虚想让自己追问,怎么捧场干笑一声道:“是荀先生站了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