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7章 君子立世(下)

这回轮到嘲弄笑了,没竖起指,而是摊开整个手掌摇晃道:“是、但却不全是,荀先生全力支持伐,但另师吕皓尘却竭力反对,这两位在奉年间堪称国士双璧,常常所见略同,不少大宁多年顽策敝政们两联手解决,偏偏在这件事上有了不能妥协分歧。”

苏胤抿了抿嘴唇,这两位下读书人楷模可谓让神往,可自己在太学府这么久没听说过这两人名字,如今认识了荀先生,可另位吕皓尘又是什么来头?

眼见又开始卖关子,苏胤不禁骂道:“小子是不是准备兼职去做说书先生了,要不我在给准备块醒目?赶紧把事情说了,卖个屁关子!”

干咳两声,继续道:“不是我卖关子,只是这些十几年前陈年旧事我哪能知道这么清楚,之所以对伐之事了解个二,也是我父亲所说。”

“那将军就不知道这件事内情了?”

摇了摇头道:“那时不过是幽州九边个轻骑营尉,幽州地界上官员摸不清楚,更何况朝廷里。不过后面事当年知道。”

伸出手,苏胤疑惑皱了下眉头问道:“不会还问我要银子吧?”

“呸!我倒是想要个穷光蛋也得有啊!说这么多浪费多少唾沫星子,赶紧给我来杯茶。”

苏胤骂骂咧咧起身给倒了杯过夜凉茶,也不在意,咕嘟嘟口喝掉后说道:“当时朝廷文武百官就此事吵不可开交,光是御史台几百位谏官上奏折子就得堆满这小草庐。荀推暮和吕皓尘伴随子多年,在朝廷威望很高,要是两人意见致这事十成十就确定了,可偏偏吕皓尘认为大动干戈有伤国本,给奉进谏数次,所以这事百官基本就是围绕着俩相互倾轧争吵,闹整座长安满城风雨。”

顿了顿道:“所有武将几乎同意伐,毕竟战功可不是什么时候能捞,更何况像子御驾亲征这种百年碰不到大战。而六部中除了兵部外,包括御史台和多数皇亲国戚不同意此次出征,打起仗来烧是白花花银子,这些钱可不是从上掉来。”

“吕皓尘在奉决定拍板那个早朝,做出了让所有人震惊举动,同三公九卿六部御史台共计二百八十多位大人联名上书,死谏奉打消念头。这举动摆明了是想拿众口堵死奉,换做前几位先怕是见到这阵势也就从长计议了,可这是奉啊!”

凑近身子,压低声音道:“当场就把联名折子给撕粉碎!吓群臣跪倒了片!”

苏胤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拍了拍肩膀道:“不对不对,这怎么说当时在场样,这事到底靠谱不靠谱?不会是在消遣我吧?”

重重拍向大腿怒发冲冠道:“骗是孙子!老子向来口唾沫个坑,什么时候骗过?当年上朝百官现今大半还在呢,不知道是因为没人敢告诉而已。”

苏胤连忙拱手致歉,又给倒了杯隔夜茶,后者这才得意笑,抿上口嘟囔句这茶剌嗓子后继续道:“话说这位白衣师也是敢拔龙须人,见怒后不仅没怂,反倒开始言明不可原因,荀推暮这时站出来反驳,两人就在朝廷上当着百官和面争论了起来,这种以文论斗也知道,向来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谁不能说服对方,能决定还得是子。”

“最后奉横,当即下诏伐,子金口,出即不改、到这时候了换做旁人也就算了。毕竟打赢无罪,打输了也是进谏有功,但吕皓尘性子过于刚烈,不然也不能被下士子称誉有国士之姿,眼见伐已成事实,直接当着百官面斥责起奉来!”

啧啧道:“从古至今敢在朝堂上当着群臣公卿面,用手指着皇,屈指可数啊!据说骂还挺狠,除了不带脏字外基本损人字眼用上了,吓连在早朝负责监查百官御史腿脚软坐倒在地上,侍奉在庭内宦不知多少惊到尿了裤子。”

苏胤听默不吭声,光是想想那场面就够心惊胆战。

嘿嘿笑道:“知道为啥没人敢说当年之事了吧?饶是奉懵了,直到吕皓尘骂完才反应过来,气当时就要拔剑杀死吕皓尘,百官这时各个怕迁怒于身,哪敢有站出来?只有荀推暮挺身而出,用手抓住剑,把奉给拦下了。”

“之后嘛、奉本要处死吕皓尘,也是荀推暮跪地求情,但吕皓尘仍被下旨逐出长安,还特地明旨从禁宫到长安东乐门每里刑廷棍,全长安不论身份尊卑来送行,看着这位曾经路拖着血爬出长安城。”

“大概就这么回事了,至于荀推暮、伐前夕也不知为何离开了长安淡出视线,只留下制定伐之策。有说是因为吕皓尘事奉有怒于,有说因为抱病归隐,当年也是传沸沸扬扬,至于究竟为何,恐怕也就荀推暮和奉知道了。”

说完后连连叹息,苏胤也噤口不言。

“诶,荀先生现在就在太学府里,要不怕大可去问问。”

脸坏笑,苏胤瞪眼道:“要想知道怎么不自己问?”

“有什么好问切尘埃落定,现今幽州边境上别说匈奴游骑,就连见不到只。”

苏胤长叹口气道:“这么说荀先生支持伐是对。”

意味深长看了眼苏胤,正经道:“是对是错在这里哪有定论,想知道话,去趟九边关塞,见识下那边风景,心里枰就能下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