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3章 冤家路窄(上)

走舸小船在画舫前就如叶扁舟,画舫船身压出的波涛打来都能让走舸随时倾覆。

苏胤定睛细看,画舫船上还真有少熟悉孔,冤家路窄的平幽大公说,其余几个都那天半夜差点把苏胤捆喂鱼的好‘弟’。

黄延之还正小心的驾驶船只,没注意到正对的画舫船只,苏胤干咳声,冲着他指指笑声爽朗的平幽,黄延之浑身颤,前刻还挂着轻笑闲舒的神情立马僵硬的说出话,哐当声船桨也脱手落下。

大公对于他就梦魇般的存在。

用苏胤多说,黄延之立马捡起船桨,慌慌张张的往后卖力摇桨。这摇倒好,脸色铁青的朔北立马趴在湖上呕的声来出龙吐水。

苏胤实在想去看那画,他撇过头拍朔北的后背问道:“没事吧?”

吐完之后的朔北脸色也舒缓许多,摆摆手示意无恙,看他这副样也知道实在没力气说话。苏胤苦笑道:“祸,祸躲过。别逃平幽的船都已经到跟前。”

上数帆并齐,掀起浪涛层层,苏胤脚下的走舸显得弱小无助,黄延之认命般挑眉看去,平幽的画舫果真已经到他们的走舸前,大公眼力在差也能认得出谁谁。

画舫船上的笑声戛然而止,前两日扑个空的平幽慢慢放下手中端起的酒樽,神色看似平静,内心却燃起怒火。

今日平幽租下这艘画舫船只邀友相聚,他却只坐旁席,真正的主角则今日的贵客,飞扬跋扈如他在此人前也温驯如绵羊,个哥叫的好亲切。

苏胤双手互揣在兜里立在船头,大公船上除他那柄青璃剑显眼外,就还有在重重锦衣之中穿着身土黄色坎肩的雄武汉,虽如士束发髻冠,可言行举止比周围其他人要大刀阔斧的多。

看到平幽神情逐渐凝重,这汉把搂过平幽,身材也算高大的平幽在这汉动作下毫无抗拒余地。

笑道:“怎么,前小船上的那个布衣小你?”

平幽森然笑道:“何止惹过,整个太学府背后骂我的人很多,可敢当着我骂我爹的只有这知死活的小。”

坎肩汉惊异的打量起苏胤,看着苏胤身素朴至极布衣,连个装样的玉佩都没有,眼神轻蔑几分道:“平幽,这样知天高地厚的蝼蚁依你的性该当场捏死?”

平幽有苦说出,只得哈哈干笑两声,身边这汉身份比他只高低,而且和让自己成为苦主的朔北极有‘缘分’。虽说大公爱看热闹更爱凑热闹,可心里的算盘打的也精细清晰,知道哪些杆可以挑,知道哪些火拱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先人结怨,殃及三代。

普天之下和扬将军横最共戴天的肯定被他捣老窝砍无数脑袋的匈奴王庭,可若在大宁境内说谁与扬将军横最势两立,大公身边的这位义就能当仁让的挺身而出

毕竟,当年奉天皇帝的抉择人选,大公的父亲和如今的扬将军横同在其中。

假设历史车轮倒转次,如今的扬府小将军就可能

平幽望着走舸,除得扒皮的苏胤外,还有那个让他欺负三年的软蛋黄延之。

奇怪,这两个穷小哪来的银学世家弟游湖赏景,附庸风雅?

平幽心沉,果其然,躺坐在走舸里的朔北也露出脑袋往这望来,大公感觉搂着自己肩膀的手劲猛然加大,疼的他倒吸口凉气,却也敢挣脱。

他低着头用余光瞟去,他义目光炙热,如饿狼遇食,嘴角高高咧起,狰狞发笑。

大公刚想开口,他肩膀搭着的手就抬起往前指,只听义咬牙切齿喊道:“撞!”

画舫上其余的公千金还知发生何事,相觑俱茫然。

“平幽,日选的错,我想找朔北挺久的,只直军务繁忙脱开身,今天在柳心湖上碰到,那就没有让他在我眼皮底下溜走的事。等等那个布衣小随便你怎么处置,朔北就交给我,本都尉很想知道扬府的小将军骨头究竟有多硬!”

平幽脸色铁青,咬着牙关脑如走马灯花快速思索着,他敢拒绝,更敢应允。

扬府的仇怨与他何干?

得罪控弦十万铁骑的扬府很好玩么?

真要把朔北搞死搞残的话,纵使他家根基在深厚,大宁武勋第扬将军能轻易放过他家?

捅出这等天大窟窿后先说他父亲如何作态,明日朝野上下就会掀起轩然大波,到时可几个纨绔公意气相争的小事,而他汝南氏和扬军府百年荣辱的仇怨。

平幽浑身发抖,他敢在去想后果。

平幽站定发呆,知道他内心正在挣扎,眼眸深处的轻视之态瞬消逝,温柔的抓起平幽的手,替他按在青璃剑的剑柄上,循循善诱道:“平幽怕什么?天塌下来有为扛着。你放心,为有分寸,只让朔北颜扫地,至于要他命。为,真要把扬府得罪死,别说你我二人,咱俩的父亲明日在朝堂上也得抬起头。”

平幽仍敢下定决心,他侧到平幽的耳边,轻声细语的抛出个惊天内幕:“知道颍川荀先生此次回长安为什么么?为这里才收的风,朝廷要对扬府下手啦!北境久无战事,扬府十万铁骑这些年可把幽冀青三州的血给吸干,朝廷早就等及,只没有契机罢,养虎尚且为患,更何况在千里之外养十万铁甲雄士?当今天年幼德威尚浅,扬府正眼中钉肉中刺。你我弟二人此时在太学府让朔北丢尽扬府的脸,想想看、等到扬府河日下后谁说起你平幽得翘起大拇指?伯父在朝堂上众文武得也夸句教有方?”

平幽五指牢牢握住青璃剑柄,目光在畏缩,对视义眼眸里的真诚和善沉声道:“切皆由义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