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9章 烽燧军(下)

第一次跟着老刘,对老刘接下来要做事也早轻车熟路,看着老刘引燃烛台,自己便搓搓手前擦拭桌台前摆设。

鸣钟久失修,早出声响,而一边铜镜也只半面残镜,连人脸都照清楚,晃眼过去个黑乎乎,唯有瓷瓶,被老刘爱惜崭新如初,确确实实出自江南那边窑厂,瓶底还有奉天二十二字样。

擦完镜又擦完鸣钟,正要抓起瓷瓶却让老刘拦下,夺过抹布嘴里念叨着:“手里没轻没重,还我来吧,要摔坏,我要你小命!”

冷哼一声,顶撞道:“个破瓷瓶值多少银?等我进鹰扬府每给你捎来十个!”

老刘沉默语,瓷瓶质地确实值几个钱,当初在集市看到时只一眼相中面绘着小桥流水,蓬船青山,和他家乡景象简直一模一样。

如此,即便知道那南北跑商商贾狮大张口,老刘狠下心把最后全盘托出去,为别怕哪一天自己老,老到连故乡长什么样都记清楚。

么多过去,老刘对故乡记忆如每梅雨季节江南,烟雨之下,朦朦胧胧,让人望真切。

现在回想起当初离乡时急切,临别之际都没回望最后一眼,老刘嘴角扬。

轻啊!

如今想来,对于故乡记忆断断续续,好像只有巷口弄堂,还有自家门前青石拱桥还记得长什么样,其余、即便老刘想破脑袋,都记起来。

奥!对!

老刘猛然拍向自己脑袋,吓一个哆嗦问道:“你没事吧?”

老刘置之理,只眼去望向青石桥撑着花伞卖酥油饼那个她。

五文钱一张酥油饼像老刘记忆钥匙,打开后,首先映入眼帘一张让自己怦然心动笑容,含蓄内敛、笑漏齿,每次她一笑,双颊会生出两个浅浅梨涡,让人脸红敢直视。

“想吃酥油饼。”

老刘睁开眼睛,眼眶有些湿润。

“酥油饼?那啥?好吃么?”

好奇探过来脑袋一连三问,老刘扭过背着他轻声骂道:“去去去,你个小屁孩毛都懂。”

老刘从角落里抓起一根芦杆,拾弄成一根香长度后在烛台前点燃,郑重三躬身,插在案台前用泥沙裹成香炉

铁牢堡什么都缺,水、粮、更别提香,所以老刘只能退而求次用芦杆替代。九边城塞里集市倒有香卖,过老刘一次发军饷都事,他们帮驻守在大宁边境外烽燧军,仿佛身在大宁,便大宁兵。

之所以还能艰难度日,全靠鹰扬府救济,每隔一段时日,鹰扬府轻骑会携带水粮前来。

老刘次听到鹰扬府将士说,鹰扬大将军为他们一份折给朝廷,希望能把俸禄给他们补,可折去之后,石沉大海再无消息。

其实样也没啥,别人认他们,他们心里知道自己大宁将士一样足矣。

完香后,两人回到烽燧台,少眼巴巴看着老刘次老刘没在拒绝,倚靠在土墙享受起暖洋洋日光问道:“说吧,想听啥?”

眼珠转说道:“老刘你见过最大将军哪个啊?”

“最大将军?哪有么说,当亲征,再大将军能有皇帝大?”

“那你见过皇帝嘛?他长啥样啊?得有我两个高?”

老刘自嘲笑道:“我一个生兵蛋-,可能见到皇帝么?过皇帝也人,总可能长两个脑袋?”

若说故乡江南老刘心口软肋,亲身经历北伐大战便他最意气风发回忆。

老刘顿道:“当初咱大宁军马那阵势啊,没亲眼瞧见真能后悔一辈,几十万大军分三路出塞,前队早太阳刚升起出发,后队都得排到太阳落山才挪步。”

老刘往外面望望,用手划过整个视线所至道:“那时铁牢堡周围几十里,都咱大军营地。小屁孩、见过万马奔腾景象过没?地动山摇!能晃你脚都站稳地!咱大宁铁骑身赤色甲胄掠过草原时,像一片火焰烧过一样,匈奴光一眼跪地求饶!”

懵懵懂懂,看一眼老刘锈黄锈黄盔甲,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

老刘耳根都泛红,骂道:“笑个屁!老亲手砍死七八个匈奴,跟你小屁孩说懂,等你哪天自己战场知道,光喊叫能把你耳朵震聋!见过几万张强弓齐发没?跟下雨一样,怕你小真有机会见到也得吓尿。”

老刘喋喋休,少却有些意兴阑珊。些话,他已经听几十遍,每次都差多,没点新花样。

“老刘,你还说自己砍死十几个匈奴么,次怎么变七八个?”

“废话,真打起仗来你还能数自己砍死几个?匈奴弯刀那可比弓箭慢,马蹄从你旁边一过,你可能没命。我当几个兄弟样没……”

一老一少样有一句没一句聊到黄昏日暮。之后,少打着哈欠下高台,只剩下老刘孤零零一个身影,眼神空洞看着一成草原落日。

夜渐深,老刘等待着什么,伸手见五指夜幕远方突然冒出星火,格外注目。

夜空如纱,星河间一轮明月高挂,老刘熟练点燃烽燧台干草,一团巨大火焰照亮整座铁牢堡。

很快,铁牢堡周围闪烁起七八处焰光,像悬挂在半空天火一样。

老刘趴在墙,向南望去,远处九边城塞方向,同样升起一团火焰。

他欣慰一笑,看、还有人记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