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4章 夜明司有请(下)

“苏?”

打扮和相貌都极像富家商贾的胖子笑眯眯的问道。

点了点头,胖子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苏安坐下来,己也转过身做到桌子的另边,只是他这身姿重量对于那张竹椅挺具挑战性,屁股落下的时候椅子的四腿发嘎嘣的响声,随着他调整坐态吱吱响个不停,随时都有不堪重负散架的危险。

都瞧着害怕,只恐眨下眼这胖子就糗的摔倒

还好,这事发生。

乖巧的入座,心里忐忑不安,如坐针毡。

“奥、对,还报家门,我姓,不是什么大物,夜明司里挂个职,现任夜明司法尉。”

胖子端的茶壶给苏杯后杯,抿了抿嘴脸享受,好像这街边两文钱就能买壶的草萝茶他嘴里能品毛尖的味道。

“你很紧张?”

胖子抬头瞟了苏眼,双手合十放胸前问道。

心里骂道这不废话,表面却只能讪讪笑道:“做贼才心虚,我又做坏事,哪会紧张?”

胖子眼睛的缝隙眯的更紧,笑来憨态可掬:“那怎么满头大汗的?”

狠狠擦了把道:“这天太热了,点汗正常、正常……”

胖子哦了声:“年轻果真有朝气,我穿了三件衣裳都觉得刺骨,你件单衣还觉得热,佩服佩服!”

胖子合胸前的手松开,转而敲打面前的桌面,拉家常样漫不经心的问道:“你怎么会荀先生的马车?或者说、你为什么会遇到踯躅?”

踯躅?那女粘杆的名字?

眉头,敢隐瞒,把己和李平幽的事简单说给这夜明司法尉听,至于他信不信,那就是他的事了。

口气说完后,也之前那般拘谨,己移来茶壶又给己满口喝完。

胖子手指仍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半晌都开口说话,似乎印证苏所说是真是假。

“你为什么敢救她?你不怕死么?”

胖子敲打桌面的手指突然顿住,表情也正经了来,不复之前的懒散。眯成两条缝的瞳孔也扩大圈,眸光直直盯着苏的表情,想要从中追寻哪怕毫的变动。

让他惊讶的是,面前这个青年有任何慌乱,甚至他说‘死’字后还暗暗呼口气,是如释重负?

“怕,怕的要死,我就是个普通,哪能不怕死呢?只是如果当时我见死不救,我怕我这里过不去。”

轻松笑着回道,他已经知道这位夜明司胖子大的杀手锏就是问中。既然己本来就什么企图,那就老实回答便好。

胖子看到苏手指着己的心口,先是愣住,随后哭笑不得道:“良心?你是说怕良心过不去所以才舍命救己素未谋面的?”

说的这么高尚,既然大知道我是太学府的学子,那对夜明司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想必大也能理解。身为大宁的子民,见到夜明司的差遇险,做这样的举动即便离谱,也合乎情理不是?”

的反问让胖子陷入沉默,苏不由也紧张来。毕竟面前这胖子的抉择判断十有八九关乎到己的性命安危,如果他觉得己有问题,估计就得去夜明司的暗牢做客了。

“夜明司的宗旨就是忠君护国,太学府的教育不错,我相信你的片赤诚。”

胖子站身,又恢复到脸憨相的状态道:“不过回到太学府后,今天这件事可不要提及,最好忘的干二净,有些事不是你个太学府学生能掺和进来的。”

胖子伸己胖乎乎的手指放嘴边,做个噤声的动作。

脸‘茫然’道:“大说的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胖子笑着拍了拍苏的肩膀:“聪明,这样的才能活得久。”

嘿嘿笑,突然想问道:“对了大,和那姑娘搭档的大怎么样了?”

胖子摇了摇头道:“死了。”

叹了口气,古话说大丈夫不死则矣,死即举大名。石子砸进水里尚能泛几圈涟漪,可夜明司里的粘杆连死都个声响。

“回去吧,好好准备结业考试,不论以后仕途如何坎坷,可别辜负了你今日的赤子之心。”

作揖告别,走庭院后才后怕悚然。

这夜明司法尉怎么知道己马结业?

巷道里的长安北军都已经撤走了,连两边房顶的夜明司暗哨都了踪影。苏回头瞅了眼,胖子也影。只剩下张桌子两把竹椅,似乎提醒着苏这不是梦。

马车停巷道口,车帘拉开,冰山美头招呼着苏道:“赶紧。”

路小跑跳马车,发现荀先生已经盘膝坐车厢内,听见动静后睁眼笑道:“夜明司有难为你吧?”

摇了摇头,想刚才胖子嘱咐的话道:“我只要闭嘴不问东问西,他们应该是不难为我的。”

荀先生不置可否,随着马夫声吆喝,马车驶。

张嘴询问,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管这荀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头,己就掐死心里的那点好奇,省的引火身。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下,苏率先跳下马车,发现已经到了太学府的正门前。

太学府门前有立任何古兽石像,唯有樽前朝大贤牛角挂书的白玉石塑,意欲激励太学府学子勤学不倦。

“君子立世。”

荀先生也下了马车走到苏身边,抬头看着太学府的六重飞檐挂着的牌匾,面用古隶写着四个大字,字体方正,颇有古韵。

马车己诓的瞎话,脸红打了个哈哈问道:“先生可知此意何解?”

荀先生笑意更浓,嘴角都扬个弯弯幅度道:“大概知道,毕竟这牌匾四字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