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1章 太学府最有牌面的女子(上)

柳心湖岸做着租船买卖的当然太学府里授课教学的儒师,样做实在有辱斯文,脊梁骨非得让千千万万个读书戳穿可。

和江朔北沿着湖边石径往租船的亭铺走去,看到黄延之正匆匆忙忙的路过,苏便招手把他叫住。

头上包着个纱布的黄延之见到苏后展颜笑,像他种性和出生在太学府里过的相当度日如年,然也会有前几日被李平幽和帮纨绔弟欺辱的事发生,整个太学府想来也只有遇到苏能让他发自真心的露出笑容。

黄延之古板的拱手行礼道:“见过江兄苏兄,你们两要做什么去?”

上前搂住他道:“你运气错,今天啊有冤头出钱,走,起泛舟游湖。”

黄延之啊声,还没反应过来让苏由分说的拉着道往亭铺走去。

亭铺周边已经围少学多都今年入学的新生,还对柳心湖充满好奇。像苏届已经临近结业的学,能租的起船游湖的早十遍八遍,在想从他们身上挣笔银,可

个山羊须的精瘦男眼睛闪着精光,跟在几个锦衣公哥后面滔滔绝的讲解柳心湖的妙处,嘴里唾沫停,手也比划着湖景,忽悠的几个涉世未深的公哥连连点头,眼睛望向柳心湖时都带着朝圣的肃穆。

“几位公,瞅见湖中心那座船没,我用介绍依哥几个的见识阅历也应该知道什么吧?先帝当年的御驾‘问鼎’!”

精瘦男唾沫横飞,说到先帝二字时还特地拉高声调,双手朝着长安城的方向拱拳,恭敬的劲比起深宫里伺候的内官也差几分。

看吊起几位公哥的兴致,精瘦男小步走到跟前,贴上去故作神秘道:“陆行舟拉回长安后,先帝有日想起北伐战事,感慨良多,着便装带几个随从又登上此船,留下几句墨宝,至于什么,嘿嘿!”

精瘦男往后撤去几步,脑袋撇,从市侩模样转而成勿进的冰冷。他摆手道:“那好意思,恕我能透露,我做的笔生意。在好心提醒几位,船虽说半都在湖里,可唯有画舫高度的船只才有机会看到‘问鼎’上的先帝墨宝,几位有没有个荣幸我知道。”

几个锦衣公哥听完交头接耳阵,几割肉样凑凑身上银票,够五百两后交给精瘦男

笔生意做成,精瘦男舔把舔把手指,过遍数目后把银票塞进怀里,脸色如常,命去给几位公哥牵舟。

瞅见苏江朔北三走来,刚拿起把竹扇的精瘦男连忙放下,轻笑打趣道:“呦,今天什么风把江小将军也吹来?记得小将军刚进府时蹲在湖边望那桅杆望半天,老宋还以为笔买卖没得跑,谁成想磨破嘴皮也没能从江小将军兜里掏半个铜板出来。”

自称老宋的精瘦男在柳心湖做租船生意的老板。说来奇怪,太学府汇集宁最为顶尖的权贵弟,堪称卧虎藏龙。可自苏入府在柳心湖边做生意的宋老板身份却解之谜,少入府的学用家世脉打探,可连他叫什么都没能知道。

能在太学府里挣银的铁定普通,太学府里帮主可什么都能伺候来的,曾有几个膏粱弟想仗着家世背景坐霸王船,宋老板也争执放着让他们玩天。

泛舟游湖完后,几个膏粱收到驱逐出府的铁令,几服,最后让甲士连同行李和块给撵下山去。

打那以后,想在柳心湖里游玩的学没有老老实实掏银的。太学府里学私下传闻着宋老板该姓宋,应该姓姬或周。

听完宋老板的话后,江朔北笑着掏出银票道:“今天浪费宋老板的口水过我可没么多银傍身,只能租最便宜的走舸。”

宋老板笑着在衣服上擦擦手,对江朔北的态度可比之前那几个公哥要恭敬的多,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张五十两的银票,眼中似乎也只有江朔北,至于苏和黄延之,很自然的被无视过滤掉。

以利为重,苏和黄延之两个榨干也榨出几颗铜板的穷鬼入他眼也情理之中。

“嗨呦、瞧您说的什么话,江小将军赏脸那给我面!当年您的父亲、咱宁的顶天支柱鹰扬将军可在那艘船上受的封!今儿我老宋在日日夜夜守着艘荣誉之舟,那也算和咱鹰扬军府结下解之缘。瞒您说,其实我小时候母亲改嫁,我亲生父亲也姓江……”

满脑门都黑线,听着宋老板扯半天,快成为江朔北的远方舅舅时终于停住。用手做掌挤开自己趴在江朔北肩膀上小声道:“江小将军要想坐舟那晚上来,老宋分文取!没办法的事,您也体谅下我,毕竟规矩能坏、马上要来个主顾,我先走,您屈尊自己去找个船。”

宋老板麻利的转身小跑,苏和江朔北相视眼,个苦笑个无奈。

主顾?谁啊?”

刚离得近,听概。江朔北摊手表示知道,三只好自己走到湖边找船。

亭铺前突然热闹起来,出现浩浩荡荡,连湖面上行舟的也都纷纷往边张望。

刚解开船索,听到声响后抬头望去,片锦衣攒动,玉石声琅琅,正众星捧月般围着,宋老板半弯着身阵小碎步笑脸相迎,笑容灿烂的输柳心湖景,应该他刚说的主顾

“谁啊,排场,乖乖、准备把整个柳心湖都给包下来么?”

喃喃自语。

个头戴青鸾珠冠穿件粉桃霓裳的女群里缓步踱出,风头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