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7章 厮打(下)

都有些被打到耳鸣的苏胤听到声后,霎时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有救了。

苏胤和与他‘共患难’的那位仁兄几乎同时长吁口气,来者声怒吼,再无人敢放肆,个个表情比起吃了苍蝇屎还难看,默默的往旁边站去,只望千万别被人盯

已经红了眼的李平幽先愣,随后板着脸不声,不动声色的将青璃剑拴回腰间,换做太学府里其他的儒,李平幽还不会如此忌惮,委实来者太过特殊,整座太学府里任你家世如何显赫,身份如何吓人,见到此人都得乖乖的作揖行礼。

能让李平幽忌惮甚至害怕的,只有面前人以及太学府府主周南星了。

来者不像太学府多儒师样青巾长袍,只罩着件深黄色的坎肩,虎背熊腰,身材极为雄壮,人便抵苏胤两个宽,他便太学府内首席教头赵耀。

若只介武夫,李公子断然不会如此忌惮,位赵教头还有另外个全长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身份:六年前那场旷世战中的处战场内,最后活来的英雄。

至于其中的细枝末节,早已不可考证,毕竟周教头仅剩活来,自然没有旁观者。

据战后的行功册记载,当时周教头为军粮道护卒,职位不过营尉中的末骑,扔到千人以厮杀的战场炮灰的角色。

之所以能有今日的地位,因为当时奉天帝兵锋所指的匈奴王庭告破即,北方草原无数世代侍奉忠诚于王庭的部落几乎以亡命的姿态前往救援,长达数个月的拉锯战,不论倾国之力的宁还匈奴,都已强弩之末,看谁能撑到最后。

周荣营尉负责护送刚从幽州运来的百车粮草,不幸撞见了正日夜兼程去往王庭部落的伙匈奴部落,人数不千骑,而周荣营尉不过五百人,其余俱征召的农夫苦力,连辅兵都算不

苍茫草原,又能往哪里逃命?双方不用任何交谈,场惨烈的厮杀便由此展开。

关于此战细节,无人知晓,唯公布给世人的,当局已定,奉天帝于阴山山巅持纛,亲手砍掉匈奴亲王头颅的同时,宁的斥候片惨烈到几乎方圆两里俱被鲜血染红的草原,发现了处已经毫无生机的战场。

以及坐辆粮车,整个人像被从鲜血染缸里捞起来的赵耀。

件事本玄乎,当时奉天帝胜而归,举国欢腾,不论吹的如何天将都有人捧场。

有人说那战赵耀人便砍杀了不百骑匈奴,他最后坐着的那辆粮车周边几乎让匈奴的尸体给堆满了,要不斥候眼尖,差点没找只有双眼瞳还黑色的赵耀。

还有人说:本来赵教头被派去传令找援军的,结果看到几个平日交好的弟兄都让匈奴给砍马,怒之调转马头杀了个七进七,为护粮草死战不退,光战剑换了十来把,不愧为我宁男儿!

诸多传言些年很有市场,长安城内茶坊酒楼里不知多少说书先生把些桥段背的滚瓜烂熟,赚足了银子,光苏胤听过的版本数十个,越离谱的反倒越有嚼头。

曾有人站来提质疑,不过很快让山呼海啸的骂声喷的不敢贸然头。

赵耀活着,并且长安。

足够了。

至于太学府内关于位赵教头的议论反倒没有太多,曾有人见过位赵教头褪去衣露的满身疤痕,不九死生哪能成样?他身的伤疤纵使百战老兵见了得倒吸口凉气。

奉天帝还朝之后,北征众将臣论功行赏,除去如今的鹰扬将军江横马当先被委以重任外,便属位赵教头枝独秀,以军中末骑的身份进晋为破虏侯,更得朝中司徒举荐,成为太学府首屈指的武教教头,虽无实权,身份却清贵至极,莫说些官宦子弟,连朝中公卿臣与他见面会发自肺腑的尊称声赵教头。

赵耀那场战中从个军中小卒成为举国俱知的英雄,于情于理都当的起全天人的敬佩。

他更像展旗帜,给宁所有男儿指人头地的明路。

般激励人心的世楷模,苏胤亦心神向往。

丈夫当提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

样传奇经历的赵教头现,场游离血花四溅线的斗殴不可能再有文。

赵耀先看见和江朔北缠打起的李平幽,旋即望向缓缓散开的苏胤众,最后目光落呻吟的黄延之,心里已经了然怎么回事了。

太学府教武么些年,早摸清帮生来含着金钥匙的官宦子弟什么习性。

苏胤朝着赵教头弯腰行礼,腰肢咯吱声,他身形滞,知道自己铁定受了内伤。

苏胤走到黄延之身边,把他四周的书籍捡起。

“赵教头……”

李平幽正要开口,只话才刚蹦几个字来,让赵耀伸手打断。

带着愠怒的赵耀声音浑厚,厉声道:“不用跟我多说什么,你们结业即,竟还闹样的事来,倘若让府主知道全得滚蛋!”

苏胤喉咙咕噜咽了口口水,对于李公子而言结不了业无非回家挨顿训,该吃吃、该喝喝。可对他而言关乎前程事,不得不紧张。

江朔北拍了拍衣袂的灰尘,倒脸无所谓。

说来奇怪,按理如江朔北样的将门子弟对赵教头本该天生亲近,何况他父亲战中脱颖而,情境与赵耀相似。但从来不见江朔北与赵教头有何往来,连赵教头的习课江朔北少有参与。

赵耀瞥了江朔北眼,愠怒的面孔稍顿,言语缓和来道:“人看见,若日后再敢府中斗殴,我定报给府主定夺!”

赵耀挥,所有人都如释重负,李平幽搀起那个和苏胤打滚的纨绔,行人恨不得立即撒开步子逃离此地。

“等着!”

李平幽与苏胤擦肩而过,瞪了眼后撂话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