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5章 浮颅东海 受匕南山(下)

幽脸上才浮现出胸成竹的笑容瞬间凝固,他身边几个站着的几个,轮起家世来与他也不遑多让,听到苏咬牙切齿道出八个‘祝寿’的字来,几个胆小的霎时脸就白

幽父 亲何许人也?大宁朝堂上礼部首,正二品礼部尚书也。

大宁以武开国,以文治国,至今已国祚四百余载,除去皇室宗亲藩王等外,朝廷官吏品级至上而下共九品十八等。

正二品,真真切切的一人下万人

除去被先皇奉天帝废除的文职正一品丞相外,朝野文臣百官中便属三公中的正一品大司徒为尊,往下扳着手指头数,同为三公一的大司空则为副一品。

朝堂上,能在黑色锦服上绣上仙鹤补的也就两人而已,在往下,便吏、户、礼、工、兵、刑、六部尚书,同为正二品,各掌皇朝一司全职,权柄重,足以对得起他们胸前补上的锦鸡唤日。

皇朝才俊何止百万人,可能出仕为官入品的能几成?家世出生、朝中人脉、甚至时运等玄说都得一概而论。

个屈指可数的皇朝肱骨臣的父亲,幽素来的跋扈行事也就不在令人惊疑

“姓苏的,再说一遍。”

幽脸色阴沉下来,他不确定自己否听错,揉揉耳朵后,他右手扶在腰间镶着南海明珠的柄上,竭力掩盖杀机。

倘若他听错也就作罢,顶多送姓苏的寒门猪犬脸上几拳,让他知道大公拳头多硬。若姓苏的真失心疯满嘴喷粪……

幽食指摩挲着柄上的南海宝珠,不说以金线镶鞘的宝本身,单论颗送进深宫都可为皇室珍藏的宝珠就可值三千两黄金。

自己真没听错,那柄自开刃来便没见过血的宝今日可真要以血洗

人都大气不敢出一声,怔怔看着苏,几个和幽臭味相投的知己看到大公看似静的表情还悄然摸上柄的右手,就知道今日事必定要闹大

太学府内明诫不可私斗,更不要提持械互殴,所以太学府内人人佩,只不过为兵中君,合乎圣人道。

再加上太学府主张文武兼修,既不齿那莽夫勇无谋,也不偏酸儒只会吟诗作对,日常所习课中就术一说,各个家中殷实的官宦弟又谁会吝啬囊中不舍得买一柄好

茅屋外,在场众人中,除去仍在地上傻眼不敢吭气的黄延外,就只和江朔北两人腰间空空,其余人腰间皆刃傍身。

至于苏和江朔北为何不配?苏真囊中羞涩,买把装饰大于实用的来于他还不如多吃几顿肉饼实在。

而出身将门的江朔北不配,苏也曾问过,江朔北却不作回应,苏想来应该不屑吧。毕竟在北塞九曲纵马驰骋,依仗长枪的主。

“苏,最好别搭理他茬,于情于理你可不占理,他等等真拿劈你,事后论起那也你的错。”

江朔北神情仍旧淡然,见又激苏,轻声说道。

“不搭理茬,王八犊今天也定会讨个说法,只不过等等向我脸上招呼的拳头还刃的区别。”

抿着嘴唇敛起袖,他看到趴在地上的黄延头上血仍在流。

听到苏今天硬着头皮也要和幽掰一掰,江朔北眯起眼睛跃跃欲试,顺手紧紧腰间的束带。他可不怕几个纨绔公哥腰间的佩

在凶、能凶过北塞外匈奴人的草原弯刀?

幽,你耳朵不好使?那我就在重复一遍,小爷刚才为你老爹祝寿特献上八个字:浮颅东海!受匕南山!头颅的颅、匕首的匕。”

一字一字细细道出,还唯恐大公曲解他的意思,词意特地给解释一通。

春风拂过,在场的其余人却感觉如坠冰窟,人已经暗自在心里唉声叹气,今天看来真要闹大

话音落下后许久,幽才抬起头狠狠的用眼神剐一眼。

大公似乎怒极反笑,呵呵道:“几位,当众辱骂诅咒朝中正二品大员何罪来着?”

人低声回道:“按诽谤污蔑罪,理当交由法廷司。”

里法廷司管不着,就让本公的青璃来管!”

幽怒喝一声,握着柄镶嵌南海宝珠的青璃抽出鞘,刃面在正午直射下反光的厉害,惹得离近的两人觉得晃眼立马掩袖捂眼。

大公已经到怒不可遏的地步,额头上青筋连离的算远的苏都能清晰看到,显然今天不拿砍在苏身上誓不罢休。

幽虽说口碑差的快和过街老鼠一样,让黄延种老实士如避蛇蝎,可与他交好的朋友却都知大公并非百无一

最起码天下推崇的忠孝仁义里大公一样,那便对其父亲、当朝礼部尚书蒲的孝。

幽做过的坏事几个箩筐也装不满,却从小到大少违逆父命的时候,也使得老来得蒲对位汝南氏嫡脉的独苗相当溺爱,入府前就替在长安城里臭名昭著的幽擦无数次屁股。

送来太学府习学,亦想要让大公回头的期许,不然等年过半百的蒲真到卧床连地都下不的时候,汝南氏又谁能担当起一族兴衰?

不知位礼部尚书大人要看到令郎在太学府拔砍人的英勇表现,会作何感想?

身前几人连忙后退给幽让出条道来,生怕大公手一抖,就捅他们身上

看到红眼睛的幽举着青璃大跨步朝自己冲来,苏说不慌那铁定骗人的。

说到底,苏自认还真个百无一用的书生。

穷学文、富习武。兜里几个铜板都晃荡响不起来的苏,只在太学府里学几个吓唬吓唬傻还成的把式。

看到幽举要把自己劈成两半,苏已经可以想到自己血淋淋让人拼尸的场景

他腿脚些发软,原想着往后虚晃一下在瞅个机会和幽扭打在一起。

时却连一小步都迈不开。

耍起嘴皮的功夫苏自认不输任何同辈人,但动起武来,瘦高瘦高的苏挨打的份。

还好,旁边站着个不爱动嘴皮,但动起手来整个太学府也无敌手的江朔北。

江朔北斜移一步,挡在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