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0章 陆行舟

太学府柳,苏胤坐在边的老榆树上,手里握着把瓜边看着里趁着春暖花开踏春游的船舶,边磕着瓜,落得逍遥自在。

每年个时节,柳两旁草长莺飞,风景宜人,面解冻后更有锦尾万条,把食饵洒下,就能看见锦尾无数鱼跃面,溅起涟漪点点,甚奇景,太学府本就远离世俗尘嚣,从来不缺乐的锦衣公千金们也就只能在找点乐

苏胤倒很想也泛舟面,试试抛食饵引得无数锦尾争先的感觉,奈何囊中羞涩,以他兜里的那点铜板,连乘坐最小的走舸都不可能,也就只能坐在岸边看看些富家弟寻欢作乐,过过眼瘾

面上小船只来回游荡,想在柳里泛舟,可比其他地方要贵的多,最小的走舸租借日都要五十两白银,在点的江南乌蓬则要百两,以此往上几乎价钱几乎都成倍的翻涨,边停着的画舫更五百两的天价!要知朝中五品年的俸禄也不过三百两,以治学扬名的太学府在捞银方面,也当之不愧的状元。

曾有儒向府主周南星进言,此举实在过于势利,有损学府名声,可府主周南星却回答羊毛出在羊身上,些银也不进我的口袋,反正帮权贵弟兜里从没瘪过,与其让他们在别的地方花天酒地,不如就老老实实在,太学府每年修缮可不笔小数目。

周南星话说的让人无可反驳,占据小半个长安郊的太学府每年花出去的银可不少。此事传出后非但没有被人指责,反倒掏银的各个王公贵戚片赞扬,笑言周府主生财有,倘若去从商个半年八载,长安首富非他莫属。

让人掏冤枉钱还笑着竖拇指,赵府主的本事

明着宰人的租船价也没能挡住学们游赏春景的热情,每年个时候和立秋的半旬时日,都租船最紧俏的日,别说便宜的走舸乌蓬供不应求,就连画舫和艨艟样炙手可热。

太学府里多得生而贵胄的投胎好手,自然带着高人等的傲气骄慢,试想同在柳上游玩,你坐着走舸情正爽,迎面支画舫冲来,被冲击的站不稳不说,船上的人还居高临下俯视你,如何能忍?

每年柳都会有样的事情发生,不缺被冲撞落水的倒霉蛋,为此周府主还‘贴’的安排在岸边候着的船夫专门捞人,怕真有不习水性的公哥成冤枉水鬼。

水可就成太学府里茶余饭后的笑柄,成落汤鸡小,可折。吃喝穿住样样不缺的权贵弟不去争口气,难不成还蒸馒头?

苏胤坐在边除看景吹风外,就等着每年场固定的好戏。

热闹嘛、不看白不看。

老榆树阵猛烈摇晃,苏胤双手都抓着瓜,差点倒头栽下,赶忙伸手抓牢树干,怒而低头看,江朔脸坏笑的说:“就知你小,又来赏戏?”

苏胤跳下树,手里的瓜瞬间被江朔抢去半,苏胤也不计较,伸个懒腰慵懒:“今年乘船泛舟的人可比往年少,估计等不来去年淮阴小侯爷和祝府二公那精彩的戏码,啧啧、两艘艨艟对着撞,岸边全摇旗助威的人,难忘、难忘!”

江朔剥开瓜扔进嘴里,嘎嘣:“谁让荀先生在个节骨眼又回到长安城呢?些天回城报信的快马可匹接着匹,估计朝廷百官的府邸里早就炸开锅,荀先生住的后山那间草庐平日来连人影都望不到个,现在可好,石阶上的青苔都让鞋底给磨平,可惜全被拦在山脚下,据说连几个儒师同去拜会都没能见到荀先生面。”

苏胤就地盘坐下身,轻笑:“任他洪水滔天,我自风平浪静;反正不管我的事。我啊、现在就等结业考试,然后听从吏部安排该去哪去哪,若幽州到时候还得请咱鹰扬府的小将军多照顾。”

江朔还之笑点头:“好说好说,到时候我必提兵前来,让你亲身感受下我鹰扬府的虎头枪身有多沉。”

江朔笑着抬头,望就看到柳支巨桅杆,足有太学府正山半个高。

他略失神,苏胤顺着他的视线也瞅过去,说:“鹰扬将军就舟上受封开府的吧?”

江朔点头。

面帆舟交错,但在艘巨无霸面前,都如稚童幼婴。

船意义非凡,宁船艺的巅峰之作,却并非驰于江河,而艘陆行舟!

奉天皇帝伐匈奴,于幽州渔阳郡命工匠造陆行舟三艘,小各异。伐之时奉天皇帝亲驾巨舟行于草原,奴寇见而四散,宁所向披靡!

停在太学府柳艘陆行舟,正当年奉天皇帝圣驾所在的‘问鼎’,也三艘陆行舟中体型最艘,长达百丈,下置巨轮千八百,想让艘巨舟行驶起来,得需要上千名壮汉蹬杆。

艘巨舟开回长安,奉天帝可谓费苦,为此专门将幽州至长安的官百里拓宽。

剩余两艘陆行舟,艘仍在幽州,而另艘则毁于伐之战中,匈奴为此付出王庭精锐天狼骑上千的性命。

捷后,奉天皇帝也正在此舟上封赏众臣。

江朔摸鼻:“想离近点去看看。”

苏胤皱着眉头:“你疯?你哪来么多银去租船?还你准备游过去?那今年太学府最火爆的事可就有,鹰扬府小将军戏水柳。”

江朔在怀里摸索,掏出张崭新的五十两银票,苏胤瞪眼睛:“我靠,你还真有啊!你就不怕被人瞧见后明天就传到朝廷里,说你爹贪污军饷中饱私囊?”

江朔翻着白眼:“你哪么多废话,痛快点,去不去!”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