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1章 颍川荀推暮(上)

苏胤听江朔北说过,成百上千的骑兵汇聚起排列成战线驰骋的场面,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想来也人间罕见的壮丽景象。

今天可算见识到

苏胤心脏砰砰砰的狂跳不止,双手十指做钩死死抓住厢的凹槽处,面无血色。

今天发生的切,对于两年多太学府内只和古卷青灯作伴的他都太过震撼,即使被府内大儒夸过才敏过人、偶有急智。可这时也脑海片空白,只剩下深深的疑惑和惊恐。

厢深处那个仰头往后退去,轻轻的咳嗽两声,冰山美人样的女有些慌乱,扭过身想要靠过去,却让伸出掌止住。

“无妨。”

苏胤深呼吸几大口,镇定许多,心想还真个惜字如金的家伙。

“这位公,他们追不上吧?”

苏胤心有余悸,见这没咳嗽试探问

“宽下心,他们不敢追。”

苏胤嗯声?指前方,苏胤恍然大悟,自己还真心神。

他奶奶的,这可长安城,大宁的帝都!天脚下龙都得盘虎都得卧,几十骑北狄人能掀的起什么风浪?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杀手刺客样的北狄人到底为啥跑到长安城?难不成想占山为寇把绿林招牌挂到大宁皇城外?那多多少少沾点失心疯

苏胤收敛思绪,瞟眼躺正中仍昏迷不醒的夜明司女粘杆,冰山美人正给她处理腿上的刀伤,血迹淌地,原本厢内的好闻的清香气很快变成浓烈扑鼻的血腥气味。

“多谢公搭救!我名苏胤,现太学府内习学!”

苏胤习惯性的想要挥甩衣袖,这才想到自己刚才为逃命早把长衫扔,现身上只有件贴身的内衬。

笑,苏胤这才认真打量起这人。

不得不说,苏胤太学府内见过太多生来钟鸣鼎食的王侯弟,可论起气度无人能及眼前这位。他笑,苏胤就想到那句翩翩君,温润如玉,用这人身上稳妥不过。

仪表不凡,只消瘦的紧,而且脸色苍白异于常人,应该个病秧

苏胤用余光瞟眼正专心包扎的冰山美人,觉得难怪。虽说想法龌龊,但换做哪个有此佳人常伴身边不得日渐憔悴?

“说谢有些早,若你知这伙北狄人为何出现此的话,怕恨不得要剁我。”

苏胤愣,迅速反应过来,直娘贼原来这么回事!

这伙北狄人就来的!

怪不得几十骑跟发样的追赶!

见苏胤脸色阴晴不定,半晌不搭话,继续打趣:“不会真要剁我吧?”

苏胤低头看眼从夜明司女粘杆腿上拔出的北狄刀,咬牙‘和善’笑:“怎么会、怎么会,我们太学府门口可与人为善的牌匾。”

“哦?太学府正门牌匾不‘君立世’?”

苏胤诧异,正要问他怎么知,外面又传来雷霆鼓点般的马蹄声,声势听上去比之前还要浩大许多。

“要进城,既然太学府的学,等等马回府就好,什么都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

苏胤欲言又止,已经合上双眼像要歇息,最后只淡淡:“为你好。”

苏胤满腹牢骚,他撩开窗挂帘,伸头望。

长安城宏伟的城墙已近咫尺,两队红缨铁骑整齐划,绕过马逆向飞驰,苏胤并不陌生这两队铁骑身上的森森铠甲,太学府内皇室宗亲报时,身边就跟同样装束的扈从。

长安北军,大宁皇族姬氏的亲卫军,号称精锐中的精锐,人数虽然不多,只有三千,可各个都百里挑的百战猛卒。

两队铁骑人数少说也过百,次性出城这么多,恐怕只有皇族嫡脉才能摆出的排场。

苏胤回到厢,死死盯,咬嘴唇轻声问冰山美人:“你家公不会姓姬吧?”

冰山美人破天荒的捂嘴笑,苏胤怔。

冰山美人手上还沾血,下意识的顺手抹,嘴唇就像涂层鲜红胭脂。

她拿出手帕瞪眼:“我家先生姓荀,你要乱说话,小心先生赶你下去!”

苏胤缩缩肩膀,斜眼端坐的,后者如同老僧入定,对苏胤和这冰山美人的交谈充耳不闻,也没解释半句。

外铁骑喧嚣渐渐远去,不难猜到这群长安北军出城为何,苏胤更对这的身份来历感兴趣

北狄人、夜明司、连长安北军都卷入其中,苏胤光想想就有不寒而栗的感觉,这马多呆无益。

“姑娘,既然进城,就把我放下去吧,这离太学府还近些,再往城里走,怕我得掏不少铜板坐驴才能回得去。”

冰山美人没出声,开口,嗓音如酒温醇,可进苏胤耳朵里却让他毛骨悚然。

“从进城起,我们就已经被人盯住,你若现,出不里就得让人绑去。等等到地方你,我保你平安无事。”

话语间带股不容置疑的威仪,苏胤思索再三,权衡利弊下点点头,又问:“先生你到底什么来头?怎么感觉长安城里里外外都有你仇家?”

睁眼,春风:“不长安城,而皇宫内的那座未央大殿,里面站的两列文武大臣,其中半都不想见到我走入这长安城。”

苏胤愣,倒吸口气追问:“那另半想必和先生的交情应该不错吧?”

“另半都盼我死。”

苏胤顿时垮下脸,这人缘、混成这样也真没谁,自己怎么就走霉运碰到他

注视瘟神样,苏胤幽怨:“那先生你还敢踏上这条黄泉路?”

嘴角略微上扬个幅度,更像扣心自问:“有些路纵然困顿难行,也当砥砺奋进不?”

左拐右拐,进城没多久就钻进条巷,苏胤想要拉开帘看看啥情况,想这的告诫就只能死这好奇心。

吱。

停住,苏胤听见马外嘈杂的脚步声,有不少人。

冰山美人想要去搀扶,他却摆手拒绝,吃力的支起身跺跺脚,拉开帘。

清晨第晨光洒进厢,苏胤眯眼望向的背影,色大袍盖住他整个瘦弱的身躯却不显臃肿,他整个人沐浴光辉之中,背影竟给苏胤种魁梧高大的错觉。

挥袍作揖,举手投足间尽展高士风范。

“颍川草民荀推暮,见过王爷、见过周府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