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8章 烽燧军(上)

幽州,位于大宁皇朝疆域最北端,这个在皇朝九州内版图最为狭长州郡犹如道坚可摧城墙,为大宁子民将百夙敌拦在草原。

事实,幽州边境线确实也修筑道长达四百里城墙。

大宁自开朝以来,草原居住便没停止过南侵脚步,无边无际草原虽然是他们家园,可比起富庶而又繁华南边,茫茫草原资源实在过于贫瘠,这也使得对南方向往和垂涎深深刻在这个民族骨肉中。

大宁从第位皇帝开始,历经数代努力,才在马平川草原边境修建起这道屏障,又经过近百修缮和补缺,才逐渐有如今九边十六关宏伟城塞。

但很少知道,在九边城塞外,还林立许多烽燧楼,是为修建九边城塞而设立前哨。为建立起九边城防,大宁付出太多代价,但是近乎无底洞投砸银子,还有数代大宁男儿性命。

毕竟匈奴是会看座能拦截他们南下高墙拔地直起,而坐视

这些散落在大宁边境外烽燧楼,才是真正意义抗击草原匈奴道屏障,只是鲜为知而已。

时至今日,这些烽燧仍未破败坍塌,因为仍有支军队驻扎在这些楼之中,数来在漫漫长夜中为大宁百姓执火照明北方草原苍穹,灯明太平。

这支军队名号被锁在朝廷兵部档案库中,早已落满灰尘,数十问津。

奉天皇帝道圣旨,新北方三大军府落册、鹰扬军、北府军、重岭军。作为皇朝北方支柱三大军府吸引所有目光,享受朝野赞誉,而游离在皇朝疆域之外他们,似乎被遗忘也情有可原。

但他们并没遗忘自己身份和使命,数十日。

老刘头是地地道道江南氏,出生在水乡扬州,方水土养,即使背井离乡数十,可口地地道道吴越口音却怎么也改掉。

十几前,随奉天皇帝道圣旨传遍皇朝个角落,当还是个热血男儿老刘头立马就参军,先是乘船渡过南江,随后又路奔波到距离江南千里之遥幽州,亲身经历那场让他这辈子无法忘怀大战。

奉天皇帝下北阴山后,老刘头又随部分兵马留在九边城塞,个胡子花白老卒对他们说九边塞外楼也需要去戍守。老刘头和大部分样望而却步,北塞外环境他们已经见识过,说难听点那压根日子,缺水、缺粮、整日要面对茫茫草原,连个鬼影到。

但当老卒希冀目光向他看来时,那时脸皮太薄他还是咬牙迈出步,现在回想,仍能气他狠狠给自己两大耳刮子,骂道自己鬼迷心窍贼船。

步,就是十

老刘头这辈子有两件事是要记到棺材里,亲身经历北伐大战、还有就是老卒寿终正寝时抓他手说话。

“我知道你后悔,烽日子比得咱九边境内,你恨我没关系,可你得记得,烽所在即是我大宁疆土,容他涉足。这烽周围,可咱烽燧军前尸骨,他们在天呢!”

时过境迁,老刘头也成老卒,胡子头发白半,身穿烽燧军传知多少盔甲,铁锈随手刮、能扬起片。

老刘头正躺在铁牢烽燧台晒太阳,嘴里还哼唧得名字江南水谣,旁竖立大宁旗纛随草原终日北风猎猎作响。

这是铁牢戍边将士常态,连老刘头忘记有多久没在见过匈奴,当那场大战,他像是把辈子能见到匈奴面孔个遍。

这里日子太过枯燥乏味,整日除晒太阳就是擦拭兵器盔甲,连出现个新鲜面孔像是过个,能引来整座铁牢几十名戍卒围观。

个少烽燧台,老刘头睁开只眼,瞅到后操浓厚吴越口音问道:“小屁孩,又想来听故事?”

叫张柱,过十六就比老刘头高半个头,标准北地男儿长相,生膀大腰圆,两条胳膊孔武有力,骑射功夫在铁牢能排到第,连铁牢燧长夸赞这小子是天生好苗子。

可惜内最好张弓也过两石臂量,张柱轻而易举就能拉开,老刘头估量这小屁孩在长长气力三石硬弓也绝对没有问题。

张柱张开嘴,大大咧咧笑道:“老刘头、告诉你个好消息,燧长说下次鹰扬府来就把我给推举过去!我要成鹰扬府将士啦!”

老刘头奥声,脸出什么变化,可心里却失落很。张柱是铁牢最小戍卒,平日来爱逗他玩,这走,铁牢只剩下群老家伙,可就死气沉沉

“鹰扬府好,好、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去鹰扬府也算给咱铁牢长面子。”

老刘头有句没说道,少没看出老刘头失落,蹲下身道:“老刘头,你见过鹰扬大将军没?”

老刘头听到少要走消息心里烦闷,耐烦道:“去去去、今天没心情讲故事,你去鹰扬府就见到鹰扬将军?”

死皮赖脸纠缠道:“你怎么还生开气!讲讲呗,听你讲几次!”

老刘头巴掌拍在少脑袋,呸口道:“晦气!你个小屁孩会会说话?要听可以,等我做完正事。”

皮糙肉厚也计较,笑嘻嘻老刘头起身,两爬下烽燧台,下层则是石室,摆列陈设与铁牢任何间屋子样,典型江南弄堂风格。

老刘头点燃烛台只剩下个末截蜡烛,石室瞬间明亮起来。

正中间摆时鸣钟,而两边则放面铜镜和盏瓷瓶。

东瓶西镜鸣钟,江南家家户户摆列,寓意终生安乐,平静无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