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4章 浮颅东海 受匕南山(上)

很生气,面前欺负黄延之的这帮纨绔他都认识。

为首亦是下手最重的那平幽,太学习学三年来,谓‘名声显赫’,做的事不定利己,却定损人。太学里不少出自书香门第的千金见他都是绕道而行。注重清誉的世家弟更是听到平幽三字,就捏着鼻直言晦气。

臭名昭著到这种地步,按太学的严规肃纪,理当应该早就将其扫地出门。太学数千,像这种布衣出身的稀少,生来钟鸣鼎食的世家王族弟才占多数,极重德行素养的太学是不管你家世如何,哪怕是皇族亲贵,犯规矩,样得灰溜溜的背着行囊滚蛋。

这就不得不说平幽这大多数人眼里的纨绔虽然坏,却不傻。

入学三年来,圣贤道理不见得学多少,太学是背的比掌管戒律的儒师还要门清,不然也不能潇洒自如的待到现

家世相当的不能轻易招惹,至于那顶尖的小拨真凤凰,更是得赔着笑脸打自己巴掌,能巴结则巴结,不愿与自己同流合污的,那便阳关大道各走方,谁也别碍着谁。至于内少有的寒门弟,自然就沦为平幽和其同党的取乐对象

为人世,各有各的处世之道,平幽深谙此理。太学内鱼龙混杂,稍不留神能就踹到铁板,天晓得能走进这座大宁皇朝习学的,究竟是什么来头。

总之此时被他脚踩地上的黄延之,绝对是小虾米,这三年来没少给自己提供乐

太学内禁止私斗,经发现次是五十竹板,第二次就得扫地出门。如他大公家世足以让他当游手好闲的二世祖,却也不想即将结业的这节骨眼上闹出什么幺蛾,毕竟有太学批朱的结业函,那无疑是身上镀层十成十的金粉。

之所以今天气上头,犯‘戒’。则是因为黄延之这书呆竟然能忘记自己老爹的生辰!

去年的今日,大公是堵黄延之的茅屋内,硬生生逼他写二十首给自己老爹贺辰的诗词,这书呆当时是绞尽脑汁到吐血,没成想还是这么不长记性,惹的自己发飙!

黄延之趴地上动不动,血顺着额头流到地上他都不知,强忍着上前脚踹开平幽的冲动,尽量让自己语气平淡的开口问道:“这是怎么?”

平幽抬起黄延之背后留下清晰脚印的左腿,咧着嘴笑着看向,冷不丁望见旁边还站着表情洒然的江朔北,脸色为之僵。

算是大公这三年来唯‘未施恩泽’的寒门士

倒不是大公突发善心。而是他知道这小硬茬,刚入时就敢摆江扬侯小公道,硬是逼得下车遁走。

这种烫手的山芋他大公向来都是对其睁只眼闭只眼,井水不犯河水最好,只是不知死活的又护黄延之几次,让大公大为不爽,正准备挑黄道吉日试试这烫手山芋到底硬不硬,谁知道竟然勾搭上座大山。

平幽脸色有些难看,以不放眼里,这小的靠山,由不得他不上心。

四品鹰扬将军江横之,江朔北。

大宁皇朝开朝至今,已有三百载国祚,自开朝以来,便是外儒内法;崇文抑武。

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只会被看作是舞文弄墨的酸儒,只知拔刀饮血的武夫则更令人嗤笑。但偏偏这六年来最能让朝野上下噤声的朝堂人物却是六年前位卑身贱的武夫。

谁让六年前那场惊世大战中,无数磨刀霍霍只等青史留名的大宁群英扑空,竟使名武夫得贪天大功,举脱颖而出。

手握着大宁最精锐十万铁骑虎符的鹰扬将军江横,不是朝中那些空有头衔却无实权的武臣所能媲美。

皇恩浩荡,这些年来鹰扬将军江横是集大宁皇室厚爱于身,不仅破例没有遵循边疆重臣家室不得出京的旧例,反而给予江横自领虎符,凡事先斩后奏的无上权柄。

皇朝甲士百万、良将千员,有此等殊荣之人却仅有江横人而已。

前些年鹰扬与冀州大族起争执,几告老还乡的鹰扬军士被这大族欺凌夺田。

消息传到幽州后,江横竟敢冒着天下大不韪之举,私自调八百铁骑南下,硬生生逼那大族族长跪倒让鹰扬铁骑踏平的族宅门前磕头谢罪。

消息传入长安,朝野上下片哗然,别说御史台的言官们摩拳擦掌纷纷上谏,连朝中无数士族官吏都觉得江横此举是狠狠的抽他们的脸。

时间奏折和谏文如雪花样飘向宫中,甚至给江横扣上起兵谋逆的帽当时仍旧位的奉天帝听后却只是笑笑,压下堆满他书台的奏折,将此事大事化,只遣人去给江横带句外人不得知的话。

此事之后,朝野上下便都心知肚明,鹰扬是绝对不能轻触的霉头!从此连能鸡蛋里挑出骨头的御史台都缄口不言。

生为江横唯嗣,江朔北太学内毋庸置疑是真凤凰!

平幽身边几同样家世显赫的纨绔也都站定,不去看发声的,而是不断打量着江朔北。

“姓的,你别多管闲事。今天是家父的寿辰,让这书呆说几句好听的话,他驴艹的半天蹦不出像样的词来。本公江小将军的份上懒得找你麻烦,你要是识趣的话乖乖滚蛋!”

平幽指着毫不客气的骂道,余光还停留江朔北的身上,见江朔北表情平静,心里绷起的弦这才松下些。

怒极反笑道:“黄延之说不出来,我倒是有两句。”

平幽挑挑眉,示意但说无妨。

咬牙切齿,字吐出道:“祝他老人家浮颅东海,受匕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