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章 太学府的布衣(上)

青年盘腿坐草席上,正聚精会神翻阅本破到抖两下能散架竹简。

座简陋茅屋,不,也个案台、张用十几文钱能买到草席铺成床铺。很难想象穷乡僻野也算不多见茅屋,竟然会盖宁皇朝九州赫赫有名太学府内。

窗外春光明媚,时值冬雪消融万物复苏三月时节,长安城内外显贵子弟早呼朋引伴四下寻欢作乐,太学府内更汇集宁皇朝王侯公卿子嗣后裔,春光,对于他们而言不用来挥霍实

青年看很入神,半晌都没眨下眼睛,旁边锈迹斑驳烛台早燃尽,他却仍浑然不知。

他手上已经快算破烂竹简出自百年前儒手笔,笔锋诙谐有趣,谓嬉笑怒骂皆成文章,青年为何如此入迷原因。

“咚咚!”

茅屋外传来敲门声,青年仍不抬头,而门口人敲完两下后,便从旁支起小窗内伸进个脑袋,笑嘻嘻道:“苏么好天气还窝看书?不和哥哥去找几个要身段有身段、要脸蛋有脸蛋妹妹赏柳观花?”

名叫苏青年才把眼珠子从书中拔出来,挑灯夜读晚早已布满血丝双眸朝着说话瞟道:“江朔北,你比我要小上三天,该叫哥哥你。”

那人哈哈笑起来,副人畜无害样子,竟直接从小窗中翻身跃进来,身姿敏捷更像飞檐走壁刺客。

奈何合上竹简,小心翼翼放置旁,生怕损坏边边角角,本扔到茅厕里擦屁股都嫌硌得慌破竹简,却有价无市珍宝,赔上苏条命都不够还,苏太学府藏书阁儒许久,才磨得借阅三天。

习惯江朔北向来不走寻常路,苏个懒腰,毫不意他双靴踏自己草席上。

江朔北相貌俊朗,特别笑起来更副人畜无害模样,身象牙白色锦袍华服将他北地男儿健壮身材熨帖刚好。

揉眼睛,看向笑脸盈盈江朔北,互知根底两人单论起身份,谓天差地别。

不过长安底层白身,即使有太学府学子以鲤鱼跃龙门晋升途径,却也比不得面前江朔北半分!

不知、谁能想到,看着温润谦良似世家翩翩公子哥江朔北出自将门之家,而他父亲江横,正六年前那场惊天战中最出乎意料主角。

三十万北伐军先锋将!

率先单骑冲进匈奴王庭生擒哈孜亲王皇朝英雄!

如今震慑天下鹰扬将军、手握十万鹰扬铁骑镇守九曲边塞!

等威名赫赫父亲,使得江朔北进入太学府时备受瞩目,无数权贵与之结交,江朔北偏偏和无人问津最近,让不少人都啧啧称奇,觉得离谱。

身锦衣江朔北翘着腿躺草席上,懒洋洋道:“几日约本公子踏春赏花箩筐么多,哥哥不也为你好,带你去沾沾光,说不定碰巧和哪个尚书侍郎千金王八对绿眼瞧上,你以后仕途不也嘛。”

个白眼道:“少来!太学府里千金我高攀不上。外边人人都称太学府为梧桐树,凤凰锦鸟落脚地,我个小麻雀有幸沾个光不错,还想和凤凰勾搭上生窝小麻雀?江公子你我吧,自取其辱办法咱。”

江朔北坐起身,小声嘀咕道:“也不能嘛、万撞见个眼瞎,你死皮赖脸点……”

作势拿起旁刚放下竹简准备甩过去,刚抓起听见咔嚓声,竹简栓绳断开,苏连忙双手捧着,苦笑道:“,估计到结业前藏书阁我都进不去。”

江朔北幸灾乐祸道:“敢跟本公子叫板下场!连老天都站本公子边,苏你还吧。”

呲牙,懒得和江朔北般见识,他岔开话题问道:“马上要结业,你准备怎么样?别到时候灰头土脸跑回幽州,惹宁鹰扬将军发雷霆。哥哥先说好,真要有啥不幸我没盘缠跑到幽州给你扫墓啊。”

江朔北晃着脑袋不屑道:“呦,盼着我死吧?算结业拿个丁,回去最多也被我爹拴辕门上晒几个时辰,死不!”

听后想想被那场景,打个寒颤道:“也不知道些年你细皮嫩肉怎么熬过来。”

江朔北只淡淡笑,苏明白。

鹰扬将军江横,不光宁九州之内扬名。宁皇朝北端辽阔草原上,江横二字闻者心悸,止小儿夜啼。

并不吹出来虚名,而鹰扬军六年来用无数人头筑成京观、个个屠戮为空部落来向死敌匈奴宣告:鹰扬府江横九曲北塞日,便不容尔等造次!

等耀武扬威,向桀骜难驯匈奴人却只能自吞苦果,别说人,连牛羊都不敢靠近宁幽州边境。

心里暗自叹气,有个爹,说起来也够累

嘴里说他细皮嫩肉,却也见过江朔北褪去衣裳后露出狰狞伤痕,看能让人直皱眉。

据江朔北自己说,自己十六岁那年便已经随鹰扬散骑出塞游猎,鹰扬军府游猎,指草原上狼,而小股匈奴和附属部落游骑,旦碰面,便场血腥至极厮杀,多年以来家仇国恨,使得双方都异常嗜血凶残,至死方休。

身处盛世长安百姓,永远无法想象到

每当江朔北说到些时,苏都能看出他眼中闪烁光,独属于鹰扬军府荣光。

两人正要闲扯会,屋外却突然传来阵杂吵和笑骂。

和江朔北对视眼,不约而同站起身。

自然,江朔北小子又踩着苏草席翻窗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