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座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3章 太学府的布衣(下)

推开那扇可有可无木门,阵刺耳吱啦声中苏踏出门外。

个时节长安城日光就足够晒人了,苏眯起眼睛神情阵恍惚。

位于长安城郊,离着长安城那高可如云坚固城墙还隔着七八里地,而太则就坐落长安城北山之。与繁闹长安城不同,汇聚天数千内倒是方清净小天地,每日传出最多只有书声琅琅。

也会时不时有些令人皱眉杂音,例如现

和江朔北向前张望,看到几个身穿华服玉冠正围着个坐地上人,旁边散落着圈书籍,为首华服公哥手中正拿着本厚厚书卷砸那人脑袋,惹来阵哄笑。

紧咬双唇,坐地上那名认识。

黄延之,与苏样出自寒门,得幸进入太。为人木讷寡言,才俊内相当不起眼,和苏样交不起太排恢弘富丽习舍住宿费,只能住进最里面简陋茅屋,算是苏邻居,偌大内黄延之也只能和苏说上两句话了。

“小,我爹五十大寿让你说几句吉利话,哥几个晒了么久,合着你半天嘴里就蹦出么几句老掉牙是看不起我爹?”

砰!

又是击落,狼狈坐地上黄延之被砸到簪发散乱,也不敢抬头,生怕自己露出半点不满情绪让帮与有着云泥之别纨绔公瞅见,免不了又是顿折辱。

此时心里已经顾不上其想法,只求帮每日无所事事,只知道里为非作歹二世祖赶紧嫌不还手没意思,去找别

黄廷之生性怯懦,自认能够进入太已是无上殊荣,每日能够坐大宁最有大儒席听读圣贤之道,就算是祖坟冒青烟。

日踏入太之时,也是踌躇满志,幻想过有帮能坐而论道结交君,甚至还妄想过受到哪位世家千金青眼相垂,花前月

可当踏入太后,望见身边片锦衣罗裙象牙坠,低头看看自己身上件洗到发白布袍,幻想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

生性怯懦日渐话少,每日除了上课,就只敢窝自己小破茅屋里寒窗苦读,即使偶尔出去散散心,也会尽量选人迹罕见后山附近,甚至连太大儒都没几个记住名字。

即使样,也没能逃过李平幽几个纨绔魔爪。

不敢面对,逃避不掉,便只能堕身于炼狱之中。

黄延之三年来,唯能说得上话,也就仅有与相同背景了,对于而言,苏茅屋便是太修罗炼狱唯净土。

是个很奇怪人,起码黄延之看来是

锦鸡遇凤凰,总会相形见绌,落梧桐枝中,那更得是无地自容,可偏偏苏只锦鸡,满是朝堂显贵内,活得让黄延之羡慕,眼红到妒忌那种羡慕。

黄廷之初识苏,是进入太第三日,驾绘着荆楚云梦泽大湖图样华盖恰好与苏撞面,太内虽明文禁止不可骑乘,可帮有着父辈林荫庇护士家弟没人当回事。

路就么宽,当时苏丝毫没有让步打算,只是合起手中书籍,负手而立,脸上不见慌乱反倒带着胸有成竹笑容,就那么驻足华盖前,仰头看向稳坐华盖哥。

当时备受打击黄廷之不由也停脚步。内衣着、佩玉,冠髻都是彰显身份证明。

身灰白布袍,扎着个木簪,别说什么价值百金玉石腰坠,连个像样簪都没有,黄廷之眼就相准是个和同样境地

出了太门,敢样拦华盖前寒门士,早就让底恶奴痛锤顿,不打到满地找牙都不算完那种。

偏偏,是大宁皇朝最为书声琅琅,满朝文武半出其中,即使是皇亲国戚也不敢此放肆,敢违令内坐个马车轿,就已经是帮士家公顶天行径了。

华盖里哥脸面很是挂不住,看着脸似是挑衅笑容更是气不打处来。换做太外,早就挥手让豢养家仆上去好好教训穷酸书生什么叫做好狗不挡道,但内,除了个替研磨背书书童外,连衣食起居都得自己准备。

“让开!”

黄延之离得近,听仔仔细细,华盖里是把滚字生生咽去后,才面若冰霜冷冷换了个委婉词。

仍是不动,嘴角勾勒幅度反而愈发上扬。

不紧不慢开口道:“太内禁止骑乘,弟,为兄念你刚入太不知规矩,现赶紧来,不然等等被几位儒师看到了,二十手心可是怎么都逃不掉。”

黄廷之彻底呆住了,不敢想象个寒门士敢以口吻和个身份悬殊士家弟说话。

只不过早来两日,就敢以长自居,摆明是要占便宜。换做是黄延之自己,借十个胆也不敢开口。

更让黄延之目瞪口呆是,前刻还旁若无人哥听完苏略带轻佻口气话后,竟然真华盖,嘴里不停念叨着“要不是爹说不能惹是生非……”

擦肩而过瞬间,黄廷之很清楚看到了公哥脑门迸发出青筋和紧攥起拳头。

旁观身冷汗,扭头看向苏,仍旧笑如春风,朝着挤眉弄眼,像是个大胜而归将军。

刻,黄廷之就对个本该‘同病相怜’青年萌生了好奇。

乓!

又是书落,比刚才还要更重些,黄廷之刚刚蹲起抱着双头姿势瞬间瓦解。

重心前倾,扑倒地上,耳鸣致使连近咫尺谩骂嬉笑都模糊不清。

黄廷之呆滞抬起头,朦胧间,看到了身前又多出了两个人,其中个,眼熟不得了。

面相见时,便冲含笑着挤眉弄眼,只是当时黄延之避之不及,唯恐让那位跳华盖哥认为们是伙。

青年仍是那个青年,不过不见了如沐春风笑容,眼神比起寒冬腊月里长安城飘起冰花还要刺骨。

怒了,看到黄廷之额头顺着发丝留溜鲜血,而神志不清黄廷之却浑然不觉,呆呆看向自己。

“你帮不无术王八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