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二十】 我种下一颗种子

姜凡眼看得宝剑袭来,时间怒横生,眼前这,出狠厉,竟是想要自己性命?!

“小子,死吧!”那不敢高声呼喊,低沉着声音喝道,周盈血境巅峰势猛生起。

姜凡感受着那运转还不如自己,不由得嗤笑声。躲下剑,那凌厉划破姜凡衣服,却只在上留下道浅浅白痕。

姜凡个泛着白色光芒,米粒大小白点就射入内。“来,叔叔请你吃糖豆!”

姜凡冷笑声,那白点本就是凝成灵种,姜凡自有感应。

待那灵种进入,姜凡怒喝声“种灵!”,那举剑欲刺,只觉得内部突然涌出波腐败息,当下差点连剑都扔掉。

姜凡听那闷哼声,知道是种灵诀起功效。也不急着将此击杀,只是对攻着。

姜凡知道,因为灵根原因,大部分武技到中就变味道,甚至开创功法,都不知道若是让姜凡使用此功法,效果如何。

此刻那偷袭青年,正好成姜凡小白鼠,从举剑偷袭姜凡刻,命运就已经注定,此时姜凡心说“你定要挺住,我这儿还有四颗糖豆等着你吃呢!”

不知姜凡此刻心中是何想法,只知道,方才姜凡投入那个白色光点,正边随着血流转全边将那股令厌恶能量均匀散布到周各处。

“妈,你尽然用暗器!无耻!”那也不顾周围有没有边胡乱舞着长剑,边向姜凡叫骂道。

“……”姜凡不知说些什么好,被个尝试偷袭骂无耻,看来姜凡不做点什么,还真怕自己配不上这个名号。

“灵疗术!”姜凡撇撇嘴,随团绿色光团扔出,砸到上。

那光团入,竟与之前灵种产生呼应,两股同源“治疗”能量相互牵引着,由带动在那内游走起来。

“呕…”那终于是忍受不住,干呕出声。同时发现,自辛辛苦苦用灵淬炼血,竟点恢复到之前未淬炼状态。

心中大骇,后退几步,边小心瞪着姜凡,边停止运转,调动灵力向那白点攻去。

“噗…”,那灵力攻击准确将自灵种击碎,但自己也因为这击,受创伤,口黑血吐出来。

姜凡感觉到那灵种与自己联系中断,这才点点头:“嗯,看来就算是种治疗段,仍可以被灵力攻击绞杀。”

喘息两下,刚感觉正常,面容阴狠向姜凡看去,但下秒,股绝望涌上心头。

只见姜凡边皱着眉思考着什么,边随意挥,颗白色光点便向飞来,瞬间进入

“你大爷!”那咬着牙咒骂道,懂忙调动灵力去灭杀那光点。但这次,姜凡默默催动着那光点向那心脏部位游去。

“这…”那迟疑下,没有对自己心脏下无奈之下只能强忍着痛苦提剑向姜凡刺来。

“我和你拼啦!”那声大喝,腕处绿光闪烁,瞬时间,那长剑仿佛活过来般,如条扭动着巨蟒向姜凡咬来。

“绿品灵根!”姜凡眼色凝,要知道,绿品灵根便已经具有成就先天潜力

灵根生于腕,运用起剑招来十分灵活。姜凡无奈之下,只能凭借着自己武修经验,以臂相抵。

姜凡这边刚,那便感觉白色光点如无主之物般从心脏处开始移动,当下大喜,暗自调动部分灵力,对着那白点击。

“噗…”姜凡都懒得去感应那光点见那吐血,随粒光点扔进

“没完吗?啊啊啊……没完是吗?”那刚松,感受到粒光点,瞬间状若疯狂起来。

大吼着,口水混着血水从嘴角淌下,中长剑上力道加重几分。

“叠浪剑法!”那疯狂,吓姜凡跳,下意识顿。那见姜凡分心,眼中闪过丝狠厉之色,腕处绿光大盛,腕飞快抖动起来。

时间,层层叠叠剑影自上而下向姜凡劈来,姜凡无奈,两臂两交举过头顶,打算硬接这剑影。

谁成想,这剑影上蕴含力道,层大过层,时间姜凡只觉得双臂发麻,股钻心疼痛从双臂向蔓延开来。

“所幸,盈血境武者灵力不能由自传导向兵器,否则我这双臂可是要不得。”姜凡咬着牙暗自想到。

突然,姜凡感应到那种在那灵种传来危险信号。

要故计重施么?”姜凡灵机动,自己既然能操纵灵种,那当然也能将它散成灵

“灵种,散!”姜凡声大喝,那灵种,在攻击到来之前便散成丝丝没有任何属性废品灵

击之下,非但没有消灭灵种,更是不留神让灵根将那废品灵个干净。

瞬间,腕处绿色光芒阵暗淡,姜凡只感觉来自头顶攻击变得轻飘飘臂用力震,那柄长剑竟被震出去。

“你对我做什么?你对我做什么!!!”那丝毫不在意长剑飞出,看着自己腕,疯狂咆哮到。

“呃…”姜凡向腕看去,那绿光已被黄色光芒代替,原先绿品阶灵根,因为吸口“废”,就这样萎

“让你不好好修行,都亮起黄灯。”姜凡指指那正在闪烁黄色灵根,不知该如何解释。

“你…你是姜凡?”这时,云彩散去,那也终于看清姜凡眉眼,愣,随即狰狞咆哮道:“姜凡怎样,你毁我灵根,我要你死!”

说话间,那中多出颗药丹,口吞下。

声,只见那发出浪,将姜凡掀翻在地。那顿时变得通红,在姜凡惊骇目光中,缓缓站起,抖,把长剑出现在中。

“通脉境…”姜凡脸色微沉。此不像王如龙那般窝囊,怕是不好对付。

“姜凡,今日我孙同,必杀你!”那冷冷看着姜凡,自势还在不断上升。

“哼,从开始,你便没打算放我走,此刻何必多言。”姜凡从地上站起,抖抖双臂,看着冷冷道。

“我姜凡只是路过,便要受此无妄之灾,这是何道理!”姜凡看着孙同,冷冷道。

孙同闻言,下意识向湖中看眼,随即看见姜凡,恶狠狠说到:“将死之何必多问!”

接着,蹬地,像箭般向姜凡射来。

“好快!”姜凡惊骇间,已经自动作出反应。只见向左就地滚,抬眼望去,原先所在地方,道剑犁出浅沟看姜凡眉头挑。

“这丹药不仅强行提高境界,还强化?!”姜凡心中思忖,却见孙同灵巧个转刺出剑。

“不能在犹豫!”姜凡打定主意,两抬,粒白点与团绿而出,孙同顿,那两种光芒就隐入

“无归拳法!”姜凡趁孙同动作间隙,大喝声,便像煤爆炸般引爆

姜凡只听得耳中嗡,下秒,血像是受什么刺激般,疯狂按照拳法运功路线运转起来,股绝然息在姜凡上升腾。

“好难受啊,真想打爆点什么东西…”姜凡感受着那血仿佛要破而出威势,边伸猛地握住孙同长剑,边看着冷冷说道。

孙同颤,对面姜凡,分明像看西瓜般看着自己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