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八】 废品的优势

“姜兄,个玩笑开太大!”李平川挤出个比哭还难笑容,他紧张,弱弱说道。

“李弟,知道,个要求比上个还让人难以接受,但放心,下手很轻点也不痛。”

耐心解释,那表情仿佛在和小女孩说他口袋里有糖怪叔叔般。

李平川个单纯少年,又是姜忠实拥趸,不用姜多费口舌,便站直身体,挺起胸膛,闭眼说道:“相信姜兄不会害,姜兄,来吧!”

时间,李平川只觉得时间都慢下来,他皱眉咬牙等待攻击到来,但良久之后,他睁开眼,却脸为难他。

“姜兄?你不用为难,也是男子汉,不怕痛!”李平川以为姜怕他吃痛,不忍下手,便急急劝道。

“呃,不是。”姜难为情他,说道:“咱商量个事,你你防御用盾诀,是不是就不要用?”

心想“以气水平,都不知道能不能破开李平川气防御。

虽然比他高出个大境界,但想要透彻废品属性,还是稳妥些好!”

所以,姜是稳妥,却把李平川豁出去,此是李平川突然有些想念那个人也多环境也差潜龙院

“好!听姜!”李平川怕归怕,但想到自己命都是姜兄救,自己受他击倒也无妨,李平川便干脆答应下来。撤去气防御,只靠肉体力量来抵挡。

感动李平川,将自己境界压制在炼体重天,拳向李平川轰去。

李平川闭眼睛,也能感觉到拳风袭来,他绷紧肌肉,双手交于胸前。只听得声焖响,姜拳头力量将李平川击退几步,拳头上蕴含力攻击,接轰入李平川身体。

时间,李平川脸色吓得惨白,他拼命忍住用力抵挡欲望,准备用身体硬抗攻击。

瞬间,姜力攻击侵入李平川气血肌肉中,李平川只觉得那力攻击打在身上,自己仿佛置身于春满大地生机盎然田野上,神清气爽浑身是劲!

“啊…”李平川情不自禁叫出声,只听得虎躯震。

“少年,你淡定!”姜严肃说道。李平川被姜拉回现实,脸茫然他。

“你感觉怎么样?”姜问道。

“嗯…妙,妙不可言。”李平川脸陶醉说到。

感觉体内生机被激活,气血运转更流畅,内心都充满喜悦,片平和。咦?!前几天手臂上擦伤都好!”

李平川自己白洁如新手臂,脸崇拜说道。

“姜兄!你攻击好厉害!除拳头打在手臂上有点疼。”

“……他是在夸么?为何高兴不起来?”姜脸无语想到。

来自己攻击效果,物力攻击没有变化,但力攻击,确实是负值啊!负还挺离谱啊!”姜无语想到。

“那既然力攻击效果发生改变,那…力回复效果是不是也会改变呢?”姜想到此处,对正在回味李平川说道:“弟,站那儿别动,让奶你口!”

“嗯?兄你…啥意思?”李平川愣愣问道。

“呃,让给你施展个疗术!”姜不小心说句游戏术语,满头黑线解释到。

“好!姜兄,来吧!”李平川听姜要施展疗术,高兴坏

虽然他搞不清楚姜攻击是怎么回事,但打人都让人那么爽,治疗下,不得爽飞起来?!

“呃,弟,你做好心理准备哈!”姜李平川那个期待样子,小心提醒到。

李平川只以为姜怕他太舒服失态,点点头道:“放心吧姜兄!把持住!”

见状,运起每个入门弟子都要学疗术,瞬间,姜手上便多团绿色气体。

“去!”姜轻喝声,那由气换化成治疗能量就飘向李平川胸膛。姜考虑再三,只动用点点气,他怕伤李平川。

李平川见那绿色气团涌来,还迫不及待往前挪两步。当那气团溶进身体时候,李平川已经做好享受表情,眯双眼,弯起嘴角。

“呃…啊!”姜正紧张李平川,气团溶进身体秒,李平川享受表情变得扭曲,周身气血运转都停滞般。

他感觉头昏脑涨,股腐败恶臭气臭充满自己肺,时忍不住,惨叫起来。

见状,毫不犹豫,上前就是脚踢去。

“啊…”随脚下去,切痛苦与不快都烟消云散,春天花儿,又开

无语李平川,苦笑说道:“让你有心里准备你不听,评价疗术如何。”

李平川细细回味下,差点吐出来,他捂嘴说到:“姜疗术与众不同,什么痛苦与那疗术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道,感受完姜治疗,让觉得健康太重要!”

又是在夸么?”姜撇撇嘴。他对李平川笑笑,说到“李弟,今晚真是辛苦你,快去休息吧,兄还有些事情要想。”

李平川认真点点头,深表同意。心说姜兄确实是天资卓越,只有平日里想多,武技路子才能么野!

“姜兄,休息前,能不能再打下?”李平川渴望说到。

嘴角不断抽抽:“李弟,兄觉得你脑袋不太清醒,让兄给你治疗番如何?”

“姜兄晚安,姜兄再见!”李平川闻言,头也不回跑回房间。

见李平川房中灯灭,也轻声踱步回到自己房间,坐在床上思考:“大概弄清楚废品根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不过,倒也不能算是件坏事,细细想来,优势也非常大。”

冷静分析:“第,按照之前父教经验来气没有属性,只有通过功法,才能将气转变成带有攻击、治疗属性力。

气防御,只能防御带有攻击属性气,治疗属性力等于是无人可防!”

第二嘛,由于根和血蛊相互作用,身体强度随修炼将会到达个恐怖程度。虽然气攻击和气防御不行,但力气大也扛住啊!”

“第三,根是颠覆常理手段,别人诸多手段,可能对根本没用,甚至还能帮大忙!”

不由得又想起给他“赐福”血域魔尊。

他握握拳头,感受体内气血奔涌,心里寻思:“也不知道血蛊,他那儿还有没有富余…”

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经历生死大劫,经历大起大落,他心境正在悄悄变化,上世那个软弱无能身影仿佛已经变得模糊,但天生乐观精神却在与自信勤奋慢慢融合。

“休息会,去找找有什么合适功法吧。”姜双眼向窗外想到。“天……快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