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五】 魔尊“赐福”,尘埃落定

“小子!你找死!”血域尊暴喝声,时间天地变色,风声四起。姜凡只觉得耳中轰鸣声断,连血液都运转,他胸口阵憋闷,喷出口鲜血,坐倒地。

这血域尊何等威名,姜凡做为隐仙门的核心弟子自然也知晓。知虐杀过多少正道豪杰,更身怀两法三绝,令正邪两道无数大佬谈之色变。

这两法乃尊对敌时针对灵气攻击最强大的防御手段,名为离魂、逆血。

离魂大法尊灵根为引,尊的周身形成道灵气屏障。若他以灵攻来,只要灵高于屏障的防御上限,便会被屏障剥离掉攻击,将单纯的灵输入到尊的体内。

而逆血大法则更加的霸道,尊若受到灵攻击,可通过瞬间逆转自身气血,消耗气血将所受的攻击以百倍千倍之威放大,对周身的敌造成伤害。

有这两种法门手,这血域尊就好似混身刺的刺猬,让你打也打也

更何况,血域知炼化多少修道高手的气血,凝成血云、血衣、血蛊这三绝,配合着两大法门,如虎添翼般。

此刻的尊,见姜凡个小小的盈血境重天,竟将自己的心腹所杀。当下凶性大起,招逼退,驾着血云便向姜凡飞来。

姜凡瘫坐地,看着漫天的血云遮天蔽日,阵阵哀嚎声从云中传来,依稀可见张张扭曲的面孔血云中流转。

“终究还要死么?”这巨大的压击溃姜凡最后丝求生的欲望。方才几经生死,姜凡都本能的战斗着,挣扎着。但眼见尊飞来,他心底却渐渐平静下来。

“死便死吧,我姜凡,上辈子忍辱偷生,狼狈堪。这世虽只活这短短瞬,却受长辈牵挂,弟子敬仰。”姜凡挣扎着站起来,大声咆哮着,“这世,若死,我姜凡也要全搏!”

山腰处,众弟子看着山顶之上,姜凡仰天长啸,长发飞舞。另边血云遮天,云端的头向前探出自己形如枯枝的手臂。这壮烈的幕震撼着每个隐仙门弟子的内心。

“姜凡!可!”尊身后,声大喝传来。尊将爪伸向姜凡,顿时肝胆欲裂。

“燃我灵根,聚灵成溪!”者暴喝声,双臂上蓝光大作,顿时,蓝色的火焰从双臂溢出,息间便蔓延到全身。

如蓝色的流星般掠向尊,身边的血云碰到那蓝色的火焰,竟燃起滚滚的青烟。

“师父!”山角下的凌虚子看到者身上燃起火光,哪还知自己的师父为救姜凡,竟自毁灵根,以灵根为引引动天地之,只求给那头致命击。

尊此刻已飞至山顶,突然感受到背后如山倾海啸般的压时间他顾得姜凡,回身看向

死的!自讨苦吃!”尊见竟想以命换命,大骂声,运起离魂大法,然后向拳轰去。

姜凡见那头竟转身背对自己,顾得许多,纵身跳上血云。那血云有如之前血雾的升级版,姜凡双跳刚踏血云之上,比血雾精纯百倍的血气便涌入姜凡的身体。

瞬时间,姜凡体内的废品灵气如病毒血云中散播开来,姜凡只觉得源源断的灵气灌进他的身体,姜凡急需找个突破口,将这灵气用掉。

眼前尊的后背此刻姜凡的眼里,那么的诱,他大喝声:“震山拳!”双拳便如出水蛟龙,向尊的后背砸去。

尊根本没把姜凡放心上,眼下正与双掌相对。他感受着者慢慢消散的灵气,知道强弩之末。只需撑过这时半刻,这隐仙门便再无他的敌手!

然而,姜凡这拳却给个天大的惊喜。磅礴的废品灵气透过拳风奔涌而出,虽声势骇,但实际上却无半点的攻击

这拳风狠狠的砸尊离魂大法凝成的护盾上,护盾轻松的将这攻击转化成纯净的废品灵气,引入尊的身体。

尊体内的灵根,吸收废品灵气后,感觉如同般,瞬间就从紫阶品掉到蓝阶九品。尊周身灵大乱,只觉得少血管筋脉都被什么堵住样,血喷面前的脸。

“这特么怎么回事!”尊心中大骇,他动用灵内视灵根,却发现灵根的品阶正快速的下降着,蓝阶九品,八品,七品…

而对面的攻击,已经要破开护盾的防御

“这样下去办法!”尊原本波澜惊的内心,已经开始慌

能再防守!”尊想到,现只能硬挨记灵攻击,用逆血大法弹死他。虽然逆行血脉对身体伤害小,但只要能杀死切都值得的。

想到此处,尊故意卖个破绽,周身的灵气护盾突然消失见,拳正好轰来,他看尊撤防御,身体上暗光流转,暗到声“好!”但这拳已收回去

“吾命休矣!”绝望的想到。

但比这拳更快的,却姜凡。正当尊狞笑看着者轰向自己之时,姜凡的拳已扎扎实实的打他的身上。时间,股生机勃勃的“破坏”轰入尊的身体。

尊逆转的气血瞬间做出反应,只见尊身体暗光闪现,股与姜凡灵气同源的灵气“攻击”瞬间从尊的体内释放。

更巧的,逆血大法会根据攻击的强弱来成倍的反弹,攻击越低,反弹起来越狠。

姜凡这拳,机乎将尊体内的逆血之榨干,只怪姜凡的攻击已经低成负值。

时间,那股狂暴的“攻击”四散开来,狠狠的轰进姜凡和的身体。尊的狂笑声中,感受到股磅礴的生命体内充盈,全身的伤都好七七八八,甚至连被烧残的灵根都快修复好

心中大喜,但这拳也收回来,硬生生轰尊的胸膛之上。这切都发生瞬间,尊的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已经没有逆转的气血做第二次的反弹

血域尊仰天口黑血喷出,巨大的量也撞飞身后的姜凡。赶忙停止自燃灵根,痛打落水狗般又向尊轰去。

上方的战况牵动着每个的心,前尊还以睥睨众生的姿态碾压着姜凡和,下尊便像拔牙的毒蛇般,被痛殴止,生大起大落,简直刺激。

血域尊灵根品阶下降,身体受伤,自己的功法似乎还奶口,当下方寸大乱。

他纵横三界多年,何时像今天这般受辱,但这切又太过匪夷所思,时间,尊打退堂鼓。只见他暗中运功,身上如血液般粘稠的血衣化作形向者扑来,备,被逼的连连后退,退到姜凡的身边。

尊见状,驾起血云飞快的向山脚下掠去,山角下宗众尊败退,也纷纷转攻为守,如潮水般退散。

尊要退,暗道声“侥幸!”眼前的血这时也化作道流光又披尊的身上。但就者紧绷的神经刚刚松懈之时,尊突然出手,团血液从他手掌凝出,闪电般的袭向

“师祖小心!”旁的姜凡看的真切,慌忙起身。惊骇的目光中挡他的身前。那团血液,无声无息的钻进姜凡的身体。

“姜凡!”惊呼着向姜凡胸前看去,却找到半点伤口。

“哼!”尊见重,怒哼声,看着姜凡道:“也罢,你伤我员大将,我便叫你终日受这血蛊之苦!求生得,求死能!”

说罢,尊大手挥,血云卷起宗众,向远方奔去…

“血蛊,竟血蛊!”者倒退几步,脸色惨白的看着姜凡。

“师祖,弟子没事,用担…”姜凡只觉得那血蛊入体,身体里时冷时热,脑袋昏昏沉沉,话还没说完,便向后倒去。

把抱住姜凡,向山脚飞去,边飞边喝道:“众弟子听令,打扫战场,清点伤亡!凌虚子,你跟我来,凡儿…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