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三十二】 援兵就位

凡向那去,微微皱眉。

年纪到二十,身着长衫,气宇凡,但眉间却充斥着股淡淡的戾气。

来,你就幕后主使了?”凡沉声道:“我师弟呢?”

笑笑,又拍了拍手,又有两个壮汉从树林间走出,两抬着个沾着血污的麻袋,走到那长衫男近前。

只见将麻袋放下,解开捆绑着的绳将麻袋打开,平川那憔悴的面容便出现在凡的眼前,凡向平川唤了两声,但平川已昏迷过去,毫无反应。

“好了。”那长衫男挥了挥手,那二双将麻袋拖到边。“我想,我该做个自己介绍。”

那男盯着凡,嘴角向上轻蔑的翘起。“我叫长河宗的首席大弟。”

那男介绍完自己,便冷冷的凡,那狭长的眸闪动着摄的光彩。

凡淡定的表现却让颇为爽。只见凡淡然的问道:“我管你哪根葱,赶紧放了我师弟。”

轻哼声,厌恶的边的麻袋“这种货色也就在你们隐仙门的眼里才块宝,真知道你怎么想的,为了这么个废物…”

话还没说完,凡忍无可忍,飞起脚便向他侧脸踢去。

“别拿那种高高在上的口气与我说话!”凡怒喝声,战界出体,将二包裹在内。

“嗯?”感觉到这气场的诡异,慌忙间将身的气息收回体内。他着飞来的脚皱皱眉头,似乎很嫌弃凡裤腿上的泥土般。

只见他左臂轻挥,没有丝的灵力波动,就这样简单的击在凡的腿上。

凡只觉得脚相交的地方,股山呼海啸般的冲击感传来。“好!”凡心中“咯噔”下,那股巨力便沿着小腿袭遍了全身。

阵破空声传来,凡整个像炮弹般被击飞出去,路撞断了三棵大树,才停了下来。

“咳咳……”纵使身的气血护住了身体经络内脏,凡仍喉咙甜,咳出血来。

“锻骨境,还后期?!”凡无奈的摇摇头,若放在以前,这样的修为他尚可搏,但现在,随意的击便能将他轰出数丈的距离。

“唉,来传言真的?凡你竟然成了个废物。”轻轻拂了拂自己的衣袖,凡无聊的说道。

“怪得会与这种外门弟混在起,我还以为自己的情报出问题了。”缓缓的向凡走来,他凡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抬手压,股磅礴的灵力便又将凡给压在了地上。

凡双手的手指都陷进了泥中,他咬着牙,努力向上挺着身

“何必呢,废就要有废的觉悟。”说着,又掌虚拍过来。

凡身上仿佛背着山岳般,他嘶吼着,全力催动自己的战界,双手都抠出了血,却仍无法从地上站起。

“我与你素相识,为何如此羞辱与我?”凡赤红着双眼,恶狠狠的问道。

“羞辱?,我来找你切磋的。”淡淡笑,对凡说道。

“过几,四大宗门要来你们隐仙门,商量气浑诀的归属问题。

我本以为星月大比将你隐仙门最后的机会了,但没想到啊,你这堂堂的隐仙门第才,竟落得如此下场。”

“枉我费尽心机将你骗出山门,简直浪费我的时间!”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也罢,我这心善,今日让我将你击杀,免得你日后再受羞辱!”

狞笑着,这掌就要拍下。但下秒,阵清风拂过,只觉得眼前花,凡便这样凭空消失了。

“谁?”心中惊,赶忙抬头向四去。这时,有东西轻轻的掉在他的头顶,向头上抓去,将那东西拿下,竟两片瓜皮!

“谁特么活腻歪了!”这湿乎乎仿佛还沾着口水的瓜皮让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慌忙的将其扔掉,接着暴怒的向上去。

只见在头顶的树杈上,个老者手拎着凡,另只手正将瓜个个送入嘴中。

“我说你这小着挺老实,怎么敢骗老?”脸鄙视的凡说道:“你托苏若云那头…呃,那个傻大个给我传话,干嘛自己来找老?”

凡虽像小鸡仔样被亏拎着,但此刻亏那张老脸,在凡的眼里那么的顺眼,那拎着他的动作,也如此的温柔。

长老,我也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凡无奈的苦笑道。

原来他早就猜测,引他下山之在隐仙门有眼线,最有可能的便些外门弟和门口负责登记的长老。

敢直接去找亏,怕引起别的注意,只得先行去找苏若云,让他在午夜时去找亏帮忙。

长老?”闻言愣了愣,“你去找个叫苏若云的来帮忙了么?”

凡冷笑声,说道:“那守门的长老蠢笨如猪,平川分明下午才从外门离开,我故意说成上午,他装模作样查找番,便顺着我的话说了下去,我岂知他你们的眼线?

我让他去找苏长老,只个障眼法罢了。谁知道我们长老,侠肝义胆,嫉恶如仇,他若知道我身陷水火,肯定会前来相救!”

“咳咳,小,你说的没错,但说好的贡献值…”

长老,贡献值岂能随意给?”本正经的亏,说道:“只近日在修行上遇到了瓶颈,可能要兑换大量的书籍资料,到时候还希望长老要嫌我烦!”

会,让每个弟学有所成,我这个做长老的应该做的!”脸正气的说道。

接着,向地上的,沉下脸来。“你这小,穿的模狗样的,怎么吃屎,干出这种事来?”

哪听过如此的粗鄙之言,他又想起刚才那瓜皮,心中有如火上浇油般。

只见他手中闪,张符箓便出现在手中,下秒,那符箓自行燃烧起来,狞笑着指着二说道:“我管你姓姓苏,你和凡,都得死!”

亏打了个哈欠,带着凡从树枝上飘下,接着随意挥长袖,那装着平川的麻袋便也被他抓了过来。

着那黄纸烧成了灰,突然脸凝重的对凡说道:“小,那传讯符,他叫了!”

“怎么?老,您搞定么?”脸严肃,由得紧张了起来。

般这种情况…得加钱!”亏摸着脑袋,腼腆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