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二 嘿,朋友

平笙纸团放进兜,默默的吃完饭就回到家,进门一看,父亲正蹑手蹑脚的收拾一只鸡,看到他,只是抬头示意一平升也点头,就去卫生间洗脸,脱掉汗湿的T恤,怔,回到房间,纸团放进书桌抽屉。然后转回短裤和T恤放进洗衣机,自己冲洗干净,换身干净的衣服,出卫生间,看见父亲整砂锅放在炉子煨火。

手在围裙抹,然后扯围裙挂在厨房门,看着怔怔的平升,挤眼睛,声说:“中午吃鸡。”

平笙大感好笑,心说,我还大吉大利呢。表面还是声说好。

高大的老很自然的手按在的肩膀,捏捏,点点头说,“现在能跑多久。”

时吧。”

“还行,一会我和你妈 的衣服洗啊。”

平笙撇撇嘴,转身有声无力的说声好。

的背,声说两天带你去打靶,到时给你领只狼狗回来。

平笙,转身瞪眼,“领回来你养啊。”

瞥眼,“骗你的”,转身就去卫生间。

平笙心只有靠一,施施然回到自己房间。

房门,打开抽屉,拿出纸团,慢慢地展平才看。

午3:30人民电影院,笑傲江湖。

平升打开书桌面的柜门,从最面拿出一厚厚的笔记本。翻开第一页,面卡着一张巧笑倩兮的一寸照片,面有一段温柔的文字:祝学习进步,积极向!

翻开,每页标注日期,面贴着各式各样的纸条。翻到最新的一页,写日期,然后字条粘好,合,重新放好。同学想,从面又拿出包好的礼盒,检查,放好。

接着对台历笔记,拿出本题册开始做题。

时间得飞快,中间老和老王各自进来看一次,都没有做声退出去。慢慢的鸡汤的香气就充满屋子。吸鼻子,笔放,伸懒腰。看的闹钟,快十二点书本做好标签归位,日历的条目画,打响指,哼着曲出房门。

阳台的门开着,阳光刺目,缓一才看见老妈正在晾衣服,忙走去拿衣服,穿衣架,挂起来,问:”老爸呢?“

老妈又甩一件衣服,递去,说:“所有事去处理,刚才打电话说一会就回来。”

挂着衣服,沉默,说:“午我想去看电影。”

老妈瞥一眼,抖抖衣服,说:“什么片呀。”

“笑傲江湖。”衣服,继续挂起来。

“嗯,去吧老憋在屋好,张宏阳他们去吗?”

“和班同学一起去“,继续挂衣服。

老妈再看一眼,说:“零钱罐你自己拿点,能都让同学出钱。”

“嗯,”一声,“那晚我就回来吃饭,和同学还有张宏阳他们一块吃饭。”

老妈瞪一眼,“要胡乱花钱。”

眨眨眼,笑笑说,“知道,老妈。”

说话间,老就进门,立刻就摘帽脱衣,在卫生间鼓捣水,洗脸擦汗。

老妈立刻就走去,拿汗水湿透的短袖和背心,心疼的说:“怎么弄成这样。”

笑,一边用毛巾胡乱的擦着头发,一边说:“百货大楼那边有人刚买的鞋还没走出楼鞋跟就掉,在楼梯狗啃食,滚来,骨折,结果但家属愿意,而且其他的顾客也愿意,一块起哄柜台给砸,经理老叶也被打熊猫眼,现在长安路口那堆的水泄通,都是退鞋的,我让李柯在那盯着秩序,回来吃口饭。”

老妈皱眉,翻白眼说:“这老叶搞什么,进什么温州鞋,图便宜,这次好,挖坑自己埋。”

叹口气说:“哎,这是其他地方没货吗,温州佬门推销,拿的海货当样品,老叶就信,这温州佬现在被我拷进所。”

老妈皱着眉毛说:“这些温州佬老老实实做鞋好吗,搞这些破烂货生意怎么能做得长久,这次赚一时的快钱,次赚什么。”

“他们就是这次赚就跑,这温州佬,就是在他们当地的一厂子定的货,自己打的牌子,冒充海货,本来是要买就跑的,老叶留心眼,只打百分之二十的款子,到货再付百分之二十,卖完再付全款。然后拖两天,才让温州佬昨天晚刚拿到到货的钱,温州佬今早已买火车票准备跑路,结果巧,出这事,一就让我们给逮住。”

“才百分之四十的货款呀,”老妈瞪大眼睛,“他进货要花多少?”

“连运费才花货款的百分之十。”老开始成汤盛饭。

“怪得,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老妈一块凉菜端出来。

午就忙这些?”老妈又问。

从冰箱拿一瓶啤酒,打开,给老倒在杯子吊扇开,默默地听着父母说话。

坐到餐桌旁,喝一大口冰啤酒,叹口气说:“棉纺厂大半年工资没发,工人们受午去市政府扯旗子。我在现场维持秩序,武警中队的老吴也去,后来是林秘书长出来解决的,给补发工资,半年的工资市出,剩的年底补完。”

“吃饭吧。”老妈再说话,默默地给碗鸡汤。

眉头,心想着刚刚听到的信息,感觉好奇怪,一边是私企极低的造价,一边是国营工厂发工资,真是呵呵

三人吃饭语,然后老自然顶着太阳去百货大楼街区维持秩序,母子二人也各回房间午休。

两点钟的铃声闹醒,洗漱,看窗外,树叶的阳光也曜的刺眼,蝉声争鸣。吸口气,穿件常穿的宽松的白色棉绸衬衫,浅色薄牛仔裤,白色帆布鞋。又看看书桌的柜门,轻轻打开拿出礼盒,比比,心地放进后裤兜,又从客厅的一大塑料瓶些零钱,就出门。

走到楼就看到远处的树荫有几穿着红色球衣的人,排成一行,蹲坐在围树的花台,整齐地拿着冰棒在口中前后滑动。脑海中突然闪画面,顿时扶额,差点呕,感觉眼前堪入目,麻蛋,有些东西真的能看呀。

那几人也看见,正向他挥挥手。去,一人转身取出一手提的保温桶。笑笑说,给我绿豆的。然后也蹲在花台。这是90年代的福利,夏天服务社给单位发放冰棒票,凭票就可以领冰棒,有牛奶的和绿豆的,也可以掏钱买,牛奶的五分,绿豆的一角。递冰棒的就是妈口中的张宏阳,另外两是李克诚,杨钧。

李克诚扭头看着说:“老穿这么骚去哪呀。”回望他一眼说:“你们才浪骚,整套公牛队的队服,太阳还没落就在这摆显,也给我留号,乔丹,皮蓬,格兰特都有,你让我穿哪?”

人嗤嗤笑,杨钧扬手扔来一塑料包,伸手接住,一看是一套91号的球衣,心道,靠,91是谁?表面却说:“多少钱?”

“五块”,杨钧说。

“行,钱我就给你们,晚请你们一群骚货吃烧烤。”塑料包甩甩。

“你穿呀,4点曹阳他们还约咱们去对战呢!”张宏阳叫道。这群中就最高,三人应该是巴望着当主力的。

午搞,我去要6点多,昨天张老师打电话要我去少年宫一趟。”一边嚼着冰棒一边说。

“靠!”三公牛队主力发泄满。

李克诚更是伸手去抓的队服,一扬手躲偷袭,笑道:“我拿到还想偷走。”

三人组见状,叹口气,冰棒嚼的嘎吱作响。

“怎么办?”张宏阳说。

“打班呗,没屠夫,咱们也要吃曹肥猪。”杨钧甩走光秃秃的冰棒棍。

“你们省点体力,等我六点去杀他措手及。”扬扬巴。

“靠”,三人组先伸出大拇指,然后齐齐翻转向

“走。”李克诚站起身说。

“去哪?”杨钧说。

“唐朝,去打台球。”张宏阳回答

“六点我去操场找你们。”看着三人组骑自行车说。三人组对他摆打枪的姿势,蹬着车子走

有看看91号的球衣,摇摇头,公牛队现在有91号吗?

球衣放进自己家车棚,沿着林荫道走到市委家属院那条街口,张望,水泥的街道只有寂寞的蝉鸣声。摸口袋盒子,还好好的。手叠在背后,轻轻地靠在人行道的墙,仰起头看看透树叶缝隙的天空,慢慢闭眼,默默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