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一 人生际遇永不停

呼--呼--,冰冷,窒息。

笙突从床上弹起,喘息,圆睁眼睛里片漆黑。抬手摸了摸吧微痒脑门,入手处片水泽,同时全身酸痛挤入脑中。

唔--,薛笙无力倒在床上。半晌,才用颤抖手拉了床头灯绳。

啪,房间内充满了橘色光晕。薛笙眯眼望了四周,左边粉白墙壁,老式木窗棂,旁边黑色油漆四方书桌和玻璃门书柜上都放满了书,右边褐色衣柜,浅黄色木门。正对墙上贴满了奖状。

轻叹了口气,薛笙慢慢用手揉了会太阳穴,好会儿,才感觉力气回到了身体里,头也不怎么痛了,只身体里空空如也。

直起身,来到书桌旁,拿起个好看铁皮方桶,轻轻就揭开盒盖,摸出几块饼干,咔嚓咔嚓嚼起来。

窗外还片漆黑,偶尔丝丝橘光从摇曳枝叶中闪,微微风从窗纱穿,带来阵阵凉爽。

夏天喽,薛笙想,又嚼了几块饼干,就想找水喝,便抬步开门。

个小小客厅,小小正方木色餐桌,配绿方格桌巾,小小长方木色茶几,铺透明厚玻璃,小小三座沙发,套浅蓝色沙发套,上面铺方块竹席垫,个小小木色四斗柜上放花布盖十四吋老电视,旁边立单开门海尔兄弟冰箱。

切又熟悉又陌生,薛阵恍惚,接阵目眩,连忙扶住餐桌才堪堪站稳。哆嗦了好会儿,身体突样酥麻,后突就感觉整个身体通泰了,眼前景物似乎清澈了许多。

长吁了口气,薛笙从餐桌上拿杯子到了杯水,饮而尽,又长出口气,接倒了杯水,才小口喝了几口。

这时耳边传来呜呜--吱呀吱呀声音,转头望去,却屋外风吹得了,走到客厅窗边,竟些凉意,后满鼻子尘土味。

雨了,薛笙连忙将钩住玻璃木窗合上,便要转去卧室,突想起今夜父母值班不在家,就径直去了主卧关了窗户,才回到自己卧室窗前。

父亲叫薛麟,江滨路派出所所长,新上任。母亲王时蒨,中心医院住院部护士长。家里房子也刚分配

笙望窗外慢慢回忆,顺手拧开台灯开关。灯本书,高中数学教学纲。瞥眼看小圆铃铛闹钟,2:35,却看见窗个台历,1990年8月15日,记事栏密密麻麻列了9项,其中今天读完数学教学纲。

笙咧嘴笑了笑,后伸了个懒腰,竟拉开椅子做了去。

把没发生事放到边,去做好现在要做事,生活经验。该来定会来,只做好现在事,出现问题才会迎刃而解,在无数问题考验升知道,焦虑只附属,所以解决问题成了人生本能第反应。

像看书学习这样事情也自变成了本能,时代潮总无情冲刷掉那些跟不上时代人,能在潮中操帆人,总在不停从浪潮中吸取营养。

笙见到了熟悉安排表,本能就开始执行。

不得不说,高中课程对于上人来说也熟悉而陌生,熟悉好像都学,陌生部分定理都似而非记不起来了。不笙感觉90年高中知识比他梦里高中时学难多了,哦,他梦里95年才出生呀。

教学纲,他把熟悉和不熟悉以及不知道用笔分化出来,并摘录到笔记本上。

当你专心致志时候,时间总得飞快,窗外先树影婆娑,而后唰唰作响,摇摆不定,接雨点砰砰打湿玻璃,渐渐窗外已模糊不清,慢慢风雨聚收,丝红光乍露,缓缓浸润了整个房间。

终于,薛笙放了手中笔,将书页和笔记本打上标签,归位,伸了个懒腰,接打开窗户,顿时微风拂面,红日点点从枝叶缝隙中跃入眼帘。

美好而又炎热开始了。

笙活动胳膊和腰肢,便听见淅淅索索开门声,垂眼看,5:30,原来母亲班了。

打开房门,看见脸疲惫母亲,正把豆腐脑油条小笼包放到餐桌上。

“ 妈,早。”薛笙不由自主打招呼。

“嗯,起来了,笙笙,这都热乎,趁热吃了,剩放电饭煲里热,留给你爸,妈去休息会。”

“好。”薛笙感觉挺心疼妈妈,不由多看了两眼。薛妈妈身材不高,米六多点,盘发髻,高额须眉,眼睛,双眼皮,鼻子微翘,鸭蛋脸,小嘴唇,身体微胖,虽脸色些憔悴,唇色发乌,但让人相看不厌,看来父亲眼光挺好

妈妈回了房间,薛笙并没吃饭,而放到电饭煲里保温。他穿上了球鞋出了门,按计划跑步晨练。由于他父亲军人转业成了公安,所以从小就培养他早起晨练,晨练就成了他计划里雷打不动选项。

走出单元楼,小区尽被高法国梧桐树覆盖,小区外街道也,人行道虽灰色水泥砖铺地,却干净,毫无雨打落叶残枝痕迹,湿淋淋地面和微微小风,竟许些凉意。

笙抖抖身子跑林荫路,来到河边粱渠路,阳光立刻洒满全身,如同进入桑拿室般。抬头望去,前方不远,座高砖塔立在约100多米高葱葱山头之上。

这就康城市著名千级塔,它原本芩河灯塔,50年兴起治水运动,芩河上游修起坝,解决了千年水患,也把水运块截去,昔日河变成细流,露出宽阔沙滩,河边山头灯塔连同山校场同改造就成人民公园。这样青山绿水,蒹葭白鹭,游乐场完美和谐融为体,成为康城市晨练休闲游乐好去处。而市委家属院,干休所,公安家属院也自围绕这里而建。

笙搬到这里后,自每天跑进人民公园锻炼,绕公园跑几圈就能跑完10公里,刚刚好释放肌肉发泄欲望。

清晨公园里人员三三两两,打拳,散步,跑步,练声,器乐,家同步进行而又互不干扰,时而宁静,时而吵杂。

笙踏在坚实水泥路上,灼热阳光时而如同碎片挥洒,时而如同倾泻瀑布,照耀在身上,不多时,密集汗水拥挤在额头,缓缓就向侵入脸庞,咸湿了眼角,蛰痛了泪腺,只瞬,泪水模糊了视线,不可抑制取代了汗水浸湿了面部,张呼吸嘴巴也在咸湿中喘息,干呕,似乎窒息掐住了咽喉,只双手撑住身体,才能让思维不能倒。薛吼了,挤出全身力气,发狂办奔跑,直到不再泪水,不再思维,只喘息,和肌肉酸痛。

那个梦中前世,他也叫薛笙,只95年才出生,同现在他样,勤奋好学,但直没结婚,直到2020年天夜里,阵疲劳袭击了他,决定在办公桌趴他,醒了发现居90年,真呵呵了。项觉得自己神经坚韧他,此时心中充斥那世父母音容,还正经谈恋爱结婚生子,就挂了心痛与遗憾。

等到再次回到公园门口,薛笙已经收拾好了心情,他思维只在庄子蝴蝶里胡璇,他对那生事和今生事都似乎历历在目,都自己做,和自己性子没什么不同,前世今生真真分不清。在公共水池边洗了把脸,薛笙不再纠缠上辈子事,决定把今生踏踏实实好。

望了刺眼日头,薛笙看了手腕电子表,居快7点了,心中突动,个约定时间要到了。他加快了脚步穿了林荫道来到家早餐店点了豆腐脑和油条小笼包,就坐到个空桌旁,望马路斜对面军人岗哨家属院门。同样法国梧桐树掩映,红墙之中只两层高小楼们扬起中式屋脊起起伏伏。呼了口气,默默用用勺子搅拌雪白色豆脑上不和谐白糖。后就听见手指轻轻叩击桌面声音。

抬头,仿佛心脏就被利刃刺中了,树荫已住挡不了阳光,切都静静地暂停。那低垂乌黑长发把洁白侧脸承托更加鬼斧神削,那眼眸轻轻瞥,长长睫毛闪动,如同扰乱了潭水中月光。薛笙睁眼睛,木接住滚桌面纸团,看白色连衣裙包裹身影,就那样婷婷袅袅消失在红墙绿影中。

神,薛笙只记得侧颜背影,而她端什么,完全想不起来,只好继续搅白色豆腐脑,后默默喝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