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六 池边金滟生

第二天,小依然来到早餐店,交换字条各自回家,下午篮球上风驰电掣番,和张睿约好明日下午郊区野炊,几散伙。

次日清晨,阳光依然挥洒热情,小也依然公园晨练,却远远的见,在公园门口的街角树下有个身材高挑的丽影,正向他轻轻挥手。

连忙跑过瞳正穿着粉色的运动群套装,雪白笔直的长腿在树荫里熠熠耀,小感到自己的喉头不由自主的动下。这次见到瞳这样的装扮,网球装在这个时代的大陆还不常见,而瞳并不个爱暴露自己身体的,此刻的瞳更满面通红,幸好现在早上五点,并没有什么从这里经过,都没什么话,很默契向公园的另个入口走过

半晌,小从他仅有的生经验中找到句话:“挺好的。”

“什么?”声音挺大的,把都吓跳。小硬硬地扭过头,很贪婪的眼。

“我什么?”瞳捂住嘴小声

这才向那双羞涩不安有些跃动的眼睛,微笑着努力平静地:“你今天挺好的。”

瞬,马尾高高翘起,宽檐帽低下遮住切。

又低头想瞳的表情,却注意到那里酥胸涌起,雪白的勾缝中粉红色逐渐上浮,便感觉自己的眼睛不由自己想胡乱瞄,忙转过头,才发现自己像跑五公里后不能抑制的心脏狂跳,面喉干热,虽然呼吸却仍缺氧,口舌生津却无法吞咽。当即闭口不言,只迈步向前。身后的瞳也没有话只低头走路,偶尔抬头瞄瞄前面宽大的肩背。

公园的角门很小,白天不开,只早上环卫工工作时才开上会,般的根本不来,只有起得特别早晨练的才注意的到,此刻这里更。进门树荫长道,径直深入似没有尽头,偶尔好听的鸟鸣,随风飘落的树叶,清雅幽静,隔绝艳阳和世俗喧嚣。

默默行走的二,慢慢平息心中的潮热,似如细浪的海滩,慢慢推波涌来,缓缓拥波退,站在沙滩上却感觉碎波翻动之声,安静安心。

小会,小便听到踏踏的声音,个粉色的身影从自己身边跑过,小也跟着跑起来,前面那个跑动的身影便扭头来他,小也笑着来追她,等小快要追上,而放慢脚步时,粉色的身影却又突然加快脚步,转眼就跑出大截,又转头来他,小不禁笑,又追就在这树里的道路上默契的追逐,如果遇到旁,就默默跑过,没有,就又开始他们的游戏。

直到跑到片竹瞳喘息着坐到路边块卧石上,用手不停扇涨红的脸和脖颈。而小却拿出不知哪里来的的小棕榈叶,给瞳打扇,还边扇:“我给公主打扇子,打年又年,公主还不给分钱。”

瞳眯眼笑着把夺过棕榈叶,自己扇起来。

也没再多言,开始在道路上练习往返跑,直到跑得大汗淋漓,又到瞳身边做起俯卧撑来。

瞳却给小慢慢打扇,还给小小声数数。

最后小还慢慢地打套拳,慢慢缓步回气后,才坐到瞳身边。瞳睁着神采奕奕的眼睛把张白色手帕递给小,小,却放在鼻子上闻下。瞳急忙抢,却被小下晃过,瞳就打那手臂,小下笑出声,瞳恼羞成怒的拧小腰上的软 肉,小被拧得呲牙咧嘴,忙叫到“疼,疼,疼。”

瞳才笑着住手,却见小又从口袋里掏出个叠的整齐的手帕来,递给她,便接过来,也假模假洋下,然后嫌弃的抖,片纸条飘然落下。瞳笑着眼,把手帕依旧折好放在膝头,才附身捡起纸条。默默地,转头抿嘴笑着。小笑着对瞳眨下眼睛,瞳把纸条吹吹,又加进膝头的手帕里,放进裙侧的口袋,然后:“走吧。”便后慢跑而

送回瞳,小发现也刚刚六点多点,于骑上自行车趟菜场,买些调味料,网兜,袋子,才转回家,学习到11点,把东西带好来到派出所的小食堂,派出所里的都很喜欢小,中午的小食堂里颇为热闹,食堂但没有掌勺师傅,值班的员轮流做饭,大家在笑笑,就把饭菜弄好。但吃饭就如同饿狼扑食,五分钟不到,连碗筷都收拾好,然后哄而散,分头给驻留在街头岗位的民警送饭。老郊区周家山玩,就告诉他周家山派出所的位置和所长的名字,还开玩笑晚上回尝尝儿子手艺,品品那个小龙虾啥味。

点钟的时候,小已经骑车来到那个路口,见那个窈窕身影正婷婷袅袅的走来。依旧宽檐帽马尾辫,只上身穿纱纺的白色长袖,下身穿黑色的直到脚踝的高腰百褶灯笼裤,和白色的塑料凉鞋,起来高挑伶俐。

走近便闻到风油精的味道,小笑没有话,把自行车掉个头,拍拍后座。瞳笑着侧身轻巧地侧坐在后座,只手抓住小腰侧的衣服:“驾!”小立刻蹬起来,笑着:“公主起驾。”便在树荫里飞驰起来。

就到棉纺厂门口,到那个四个正蹲在树荫里吃冰棍,几T恤大裤头打扮,见到瞳略有些拘谨,只有张睿多眼,大概因为瞳把帽檐压得极低,而且身材也少见的高。小见到张睿的样子边介绍到:“这瞳,我同桌,昨天在少年宫上课时,听钓龙虾,也想。”然后转头对,“这我和你过的张睿,今天他做东。”

瞳把帽檐抬下,张睿眼,张睿马上:“你好。”瞳笑下微微点头。张睿脸有些红,不再瞳。这时张宏阳递过来根冰棒,小伸手接过来,给根。大家就骑上车,往周家山

此时骄阳正盛,走过个路口,便没高大的法国梧桐的遮蔽,路却变宽,水泥砖铺行道却变成黄土路,上面的树苗也刚载年,偶尔才有几颗年代久远的大树撑开片阴凉。众顶着烈日骑行会就汗流浃背,不会来到的接官亭,这里有柳树长亭,树荫下个老太太正靠坐在亭子的柱子边卖石凉粉。

喊住骑在前头的张睿和李克诚,把车子骑进树荫里,给众碗,待暑气稍解才继续赶路。

又骑会,这里行道已经没踪影,路面变成柏油,路旁尽高大的杨树,路边三三的房屋散落,路下菜地稻田隐隐措措。

这时就听见张睿在前面喊道:“快到,前面那个金属容器厂的道子拐进就到。”着就拐

这边有着三个厂,建材设备厂,木工机械厂,金属容器厂皆临街比邻,边上圈着高高的石垣,上面坐落着散乱的砖瓦院落,应该家属院,来厂子在平地里,而职工却住在上坡

果然从那个道子进可以见围墙里都高高的厂房车间,在道路中间走,根本见不到太阳,再走过围墙后,上个小土坡下来便拐入个极大的山坳里,好像个山冲,中间荷塘稻田遍布,农家院落散布在山边,些白鹭就在荷塘中,或站立或滑翔,片宁静风光。

这里已经全土路,但路边都高大的树木。大家又骑小段路,周围已经全荷塘,五六个小院就在路旁。有几个小孩正坐在门口剥莲蓬吃。见有过来,立刻迎上,还喊道:“睿哥,睿哥。”

大家停下车来,张睿打开个院子的门,把大家招呼进

这时个典型的农村院子,老色的红漆铁门,进门放着农具和养着鸡鸭的耳房,院子里铺着红砖,条黄狗踱着小碎步,扭着屁股,摇着尾巴,上来眉飞色舞,只白花相间的狸猫,却轻巧的跳上墙檐,跑到院子后边的主屋顶上,向下张望。

院子挺大,左右都屋子,起来应厨房,饭厅,卫生间和柴房,院子左右边有葡萄架和石榴树,也有石桌石凳和压水井,还有些月季花。院底的住屋有三间,中间堂屋,左右卧房。

“这我们家的祖屋,现在我爷奶都跟我爸城里住,平时都我几个姑姑照料。”张睿边放车子,边介绍。

大家都有些稀罕的瞧着这个院落,杨钧撸那只来回奔跑的黄狗子,张宏阳拘那些紫葡萄想尝尝,李克诚吱吱的引诱那只猫咪下来,瞳却走出院子来到荷塘边眺望。

从张宏阳的保温桶里取支冰糕,走到瞳身边递过根,然后无边倾盖接天碧,风吹绿浪清荷香,鳞动波起,白鹭曲项。

吃完冰糕,转回院子才发现,院子里又多几个同龄,大家正分着小竹竿和水桶,张睿介绍,这他本村的几个初中同学,那几个都好奇地多瞳好几眼,有个长着桃心脸的漂亮小姑娘,还反复地在小瞳脸上来回瞄。

笑着开口:“我叫平笙,这时我同学瞳,张睿小龙虾不好吃,我今天来当大厨,给着小龙虾正正名,大家可要多钓点,不然可不够吃欧!”

大家块哈哈大笑,纷纷要把桶装满之类的,然后块走出院子,那个小姑娘又多眼,有回头笑呵呵的张睿,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