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七 水榭闻香识朋友

小薛等人跟着张睿个浅池塘边,这有些树木,水草稀疏。张睿就给大家演示如何钓。把系好蚯蚓绳线轻轻放入水中,然后轻轻抖动,不多时浮在水面线绳被慢慢拖走,张睿抖手中钓竿,只青红就随着饵线落到塘边地上,张睿脚踩住,才用手捏住头丢进桶

“靠,这么简单。”李克诚脱口而出。

“对,这个东西多得很,又贪吃,下饵必中,钓时候就引线,上钩,提线要快,甩到岸上就好捉。”张睿又把饵投入水,没会有甩上只。

大家下就兴奋起,临近找地方垂钓,不会都甩线绳,只甩干不及时,有就又掉回塘,可大家兴趣却更浓,试两三回,大家就掌握技巧,岸上就响起此起彼伏掉落“啪啪”之声,大家都嬉笑颜开。

张睿见状就说:“咱们不要老在个地方,钓会就换个位置,这样就能掉更多。”

众人都点头称好,各自分开找地方开始垂钓,林瞳自然跟着小薛,那个小姑娘却直跟着张睿,遍张望遍小声和张睿说话。

林瞳回头眼,对小薛说:“那个小姑娘上你呀。”

小薛笑着对林瞳说:“别瞎说,你没对嘛,人家那对你这个狗熊堆熊猫好奇。”

,”林瞳笑着推小薛把。两人便顺着林荫路边钓边走,不会林瞳铁皮桶就装大半,林瞳就有些提不动,小薛桶早就装满,正用网兜封住桶面防止跑出。小薛就把桶和杆放在个大树后面,两人就边走边风景,采采莲蓬,捞捞也菱角,玩得不亦乐乎。等小薛也装满袋菱角,林瞳拿着大把莲蓬,两人提着杆子和桶回到张睿祖屋,发现那个小姑娘正在往个大盆

林瞳正犹豫怎么称呼,小姑娘开口道:“我叫杨珂,今天钓这么多怎么做呀。”

林瞳回头眼小薛,小薛开口说:“自然大锅做呀,还有盆吗,咱们得先把这择。”说着也把拎着倒进

杨珂进屋拿出大盆,还拎两个小竹凳,交给小薛,着林瞳笑笑,拿着空桶就出

林瞳把莲蓬都放在石桌上,然后坐到小薛身边,到满盆乱爬样子感觉有些瘆人,可小薛就抓起只翻半天。好奇问小薛在什么。小薛说:“野生比较脏呀,不能吃线也定要。“然后给林瞳解释下重金属和寄生虫。林瞳听得有些怕怕,突然不想吃

小薛到林瞳白飒飒笑脸说:”海知道吗?”

林瞳说:“知道澳和波。”

“海重金属和寄生虫还要多些呢。”小薛说。

“啊,那还那么贵。”林瞳很惊讶。

“所以只吃肉,还要做熟嘛,这相当于他们肌肉,没有寄生虫和重金属。”小薛笑道。

,我们先给它们洗个澡。”小薛边说便把大盆端到压井边,开始打水。

们冲洗五六遍以后,小薛开始拿牙刷清洗腹部,林瞳以后也小心翼翼脑壳,学习小薛样子捋直捏住钳,刷洗。小薛林瞳,笑笑从个袋子拿出个橡胶手套,牵过林瞳手用毛巾擦干,在给林瞳带上,说:“带上这个,别把手弄伤。”

林瞳边笑眯眯小薛摆弄她小白手,也不说话。可小薛还风轻云淡讲如何剪头如何线,林瞳便被吸引过注意力。

两人便开始洗洗涮涮,剪剪扯扯。尾弄得遍地,惹得屋顶上两只猫咪也跳下,喵呜喵呜绕着两人腿打转。

不多时其他人也都提着桶回大家掉有快七八十斤。

这时小薛和林瞳也择有十,手捏剪子都有些痛,就招呼大家起动手,速度就快起择快三四十斤,小薛锅都快放不下,就让大家赶快停下,自己厨房生火,做。张睿掂出块猪肉说做烤串,于众人又在院子串串,只有林瞳跟着小薛

厨房那口大地锅之前就被烧锅开水洗净,小薛只需拨开风门,塞入干松针和柴火,很快就能烧旺。这时林瞳不知从哪个围裙,就给小薛围上,小薛听话抬起双手,教林瞳给系好,还作死假装抱她,被把推开,然后林瞳紧张兮兮伸头出,回就拧小薛软腰把。

小薛疼不敢再造次,老老实实把锅水舀尽,然后倒入快斤油,把切好葱姜蒜倒入,简单处理些宽油,然后就让林瞳退到门口,就把小分批倒入锅中过油,顿时锅中吱吱啦啦包响,特有香味立刻升起。

“真香。”张宏阳立刻丢下手串串跑到厨房窗口,不由发出:“靠!”声。只见厨房烟雾升腾,黑色大锅内在小薛翻拌下变得颜色通红,香气直冲鼻孔。张宏阳抽动鼻翼,只觉口水狂流,又接连发出“靠靠靠”怒吼,只让林瞳侧目而视。

其余人见状也围过,小姑娘杨珂着炉灶旁小薛不禁说道:“还真想不到也。”然后大家就这样着小薛过油,爆香,加入啤酒。

等小薛盖上锅盖,转身撩起围裙擦手,边厨房外,众人正趴在窗边门口,目瞪狗呆围观他,感觉自己好像动物园明星样,不由靠下,摊手弯腰道:“谢谢大家观赏,请点个赞,打个赏把。”众人哈哈大笑,纷纷伸出大拇指说:“给你个赞!”然后回继续串串。

小薛抹把头上汗水,顺手表,刚过五点,心道,天黑之前应该可以到家,便见到林瞳打盆水端过面还放在自己早上给她手帕,笑兹兹接,痛痛快快吧脸。然后到张睿从屋拿出个小火盆,然后从灶膛扒拉些完全火红柴火,放进火盆,又塞些薪柴进要烤串

果然,不会肉香就升起,小姑娘杨珂就招呼她同学把主屋大方桌抬,剩下人见状纷纷找凳子椅子,张睿把压井旁边盖子打开,从井面提起个篮子,面放个大西瓜和十瓶啤酒,众人便笑呵呵切西瓜,开啤酒。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大棚菜,夏季香菜根本见不到,小薛只好让杨珂带自己和林瞳些野薄荷凑数,出锅有撒些十三香定香。

当大铁盆装满满香气四溢火红上桌以后,立刻盖过其他所有酒菜风头,当大家碰过酒后,五爪纷纷上桌,大家或吸或嚼,或掰扯,吃得不亦乐乎,香喷喷烤串竟无人过问,躯壳扔桌下遍地,猫子干脆就在众人脚下大嚼,狗子则瞪大眼摇着尾巴盯着众人嘴,随时准备拣食。

张宏阳边吃边和啤酒,咕嘟咕嘟几口,大个酒嗝,直呼过瘾,李克诚也边吃便对小薛伸大拇指,说:“给你个赞。”

杨钧更吃得抬不起头。

林瞳则小心尾肉剥出,放到嘴慢慢咀嚼,不时弯弯眼睛小薛。

小薛这时慢慢地肉,细细品味,连也不放过,毕竟这他在这亲手做餐。

其他人也埋头大吃,那个杨珂还动手给烤串张睿剥几个,不过他们同学见到却没什么异样。

张宏阳他们见到,却对小薛挤挤眼睛,小薛面不改色口啤酒,林瞳只笑。

总体而言,大家吃很开心,肉串不能放,大家还勉强吃完,啤酒也喝光,还剩下好多,张睿和他同学纷纷表示,这遍地都,连同活得都让小薛他们带走。

小薛等人有些熏熏然骑上自行车,带着收获乘天还大亮赶回家。

大家显然很开心,三人组在前面大呼小叫疯跑,不过小薛就没喝多,只不紧不慢吊着后面,而林瞳自然不喝酒,可坐在后座抓着小薛衣服,边悠着大长腿,边哼着歌。

夕阳渐已陆沉,高大杨树在微风中抖动着叶片金光,中天白色半月堪定日夜边界,清凉晚风挽着稻荷清香轻轻推送着众人,青蛙和不知名虫鸣响片。不过这只短暂送别,赶到接官亭便已经人声吵杂,汽车喇叭,众人吆喝,小贩叫卖,电视播音声,乱成片。

林瞳和那三个醉醺醺家伙打招呼道别,让小薛把她送到门口,见妈妈正在那等她,急忙跳下车子,拎起两袋向妈妈展示她战利品。

小薛也停下车子,过和林瞳妈妈问好。林瞳妈妈接过女儿手东西,笑着对小薛说:”你男孩子,要多多照顾女孩子呀。“

小薛笑着说:“阿姨放心,不会让林瞳吃亏。”

林瞳妈妈轻摆下头说:“进坐吧。”小薛立刻接过她和林瞳手东西,快步把都放到厨房,然后出说:“阿姨,我就不坐,这小有些我做好,你和林叔叔尝尝,还有刚钓,能养几天,你得空可以慢慢做吃,我还有些带给我爸妈尝下,就不坐,回有空再。”

林瞳妈妈笑眯眯着小薛说:“行,那你回吧,我先谢谢你,改天呀,阿姨请你吃大餐。”

“不客气,阿姨。”小薛骑上车,对母女俩挥手道别。走出老远回头见两人已转身关门回屋,只有林瞳话语和笑声,传出院子,抬头,只见天上月朗星稀,云若蝉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