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 虾动全城

傍晚,天色红有些妖异,治斌骑车,有些心不在焉走在往电影院去路上。前些天,儿子睿告诉,认识了几未来高中同学,还请吃了饭,想请别老家去玩,接当天晚上就吃了很美味龙虾。

然后姑父就来找,说运了,睿新认识同学是原来公安局装备财务处长孙子,现在那退休处长想做龙虾生意。儿子同时也说让同学爷爷做龙虾,去商量帮忙事情。

出乎意料是,当院子时,院子似乎刚换了门,还挂了真味食品厂牌子,院子已经坐满了,正在剥洗龙虾,一高胖光头老头被围坐正中,一边洗虾一边笑四下聊天。

老头看,立刻招呼说:“是父亲吧,快来坐。”接就有递过一椅子,就坐了老头身边。老头一边手不停虾头,一边自我介绍叫薛开山,是薛平笙爷爷,又问了名字,当时想递烟,老头乐乐呵呵地反手挡下,却拿起一龙虾开始给说龙虾每部位,怎么去掉,怎么清洗,一边说一边还打趣话,众都还乐呵呵地附和,然后就多了把剪刀。

和所有把龙虾择完,三盆香喷喷,不同口味龙虾就被孩子们端了上来,于是家一边喝酒一边吃龙虾一边聊天,还吃完了一盆龙虾汁拌面。

然后就稀糊涂答应和伙一起成立了一真味美食合作社,自己拿出四千元积蓄占了百分之五股份,还包了棉纺厂街区销售点。回家后就又些后悔了,感觉当时怎么就上头了呢。

在床上翻来复去了整整一夜,还是决定照办了。是虽然是农村出身,可们是自由恋爱,也是因为哥哥是生产队队长,自己还有家传木匠手艺,才得以进入棉纺厂,但此后生产队上就再也没有进厂名额了。

在厂上下讨好,替打了多少家具,还是被挡在厂门之外。这次工资停发,让觉得工厂也不安稳,还是要给爱牢靠事。这退休干部牵头合作社觉得靠谱。

于是今天约了街道办主任严四海吃饭,想谈谈租间门面事。严四海曾经因为自家兄弟结婚找打过家具,为有些喜欢打官腔,更喜欢吃吃喝喝,办事还算牢靠,据说找办事,只要请过吃饭,事都办成了。

不过今天请吃饭时,严四海表示,康城饭店都吃过了,但是听说新出了一种龙虾,现在挺火,想尝尝。志斌突然心被种东西一下注满了,浑身肌肉瞬间充满了力量,当即就答应了。

马上找那天同在一起洗龙虾陈继同夫妇,那两表示晚上给桌子,不过要早点来,不然龙虾就没有了。这下志斌心就更火热了。

电影院街口,便看见海,如同年市,街道两边撒满了自行车,带袖章联防青壮正在拦在街口来回巡逻,要求自行车不能入内,还安排自行车摆放。

志斌立刻把自行车扎在路边树下,从车篓掏出一铁链,把自行车牢牢连在碗口粗树上,才往步行街走。

跨过护栏,志斌便看见,前面已经没有路,整广场上摆满了桌子,每桌上都摆上了红彤彤龙虾,或是一盆,或是两三盆,们都脸红耳赤,满头汗,挥拳对手,狂飚酒号,脚下虾壳遍地,酒瓶横竖堆放,系围裙老娘们,拿本子,四处奔走声吆喝什么,志斌却听不清在说什么。望向烤摊方向,老板们依旧挥汗如雨奋力翻转拿不下烤串,烤炉都旁边放了三口圆筒锅,红彤彤龙虾堆如同山,锅前都站服务员,不停称量装盆。

志斌满身陈记烤摊前,老板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挥手用拇指向后指了指。

志斌往后看见站在写单子老板娘,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老板娘吼道:“翠翠,翠翠,快带你叔上后楼。”然后一女孩就从挤出来,领后楼,走过满是桌子台阶,然后 进楼道上了三楼楼顶,这很宽阔,但是搭满了凉棚,凉棚下也快坐满了,只有三两空桌。

翠翠领栏杆旁一空桌,显然这是特意给,这可以把广场尽收眼底,广场吵杂声也多了,有些热风,吹得也凉快了些。志斌很满意,马上给翠翠下了单子,就一块下楼,走街口去接严主任。

志斌翘首以待了半时,有些矮胖严四海才带慢悠悠骑过来。马上迎了过去,了声好,有递过烟去,想接严主任手包,严主任却一晃手递给身后年轻说:“这是咱们财务刘,”有指另一年轻说,“这是管你那片李。”

志斌立刻脸上笑开了花,握手寒暄,两年轻也是久经考验了,也微躬问好。然后家进过一番跋涉来楼顶,刚刚坐定,就有几伙子端了三盆龙虾,上来,然后陆续上来冰镇啤酒,烤串。

严主任立刻拿起一瓶,熟练用筷子一撬,瓶盖儿就飞了出去,然后就咕嘟咕嘟几口,才把瓶子放在桌子上,剩下年轻也是不由分说地拿起瓶子吹了起来。

志斌见状也不好客套,也是灌了好几口啤酒,顿觉身上酷热消退了几分。几上衣都是前后汗湿,脑门上如同溪一样流淌。这样喘息干完一瓶酒后,家都打了酒嗝,严主任才拿出烟,散了一圈,点上,望了望四下才开口说:“师傅选地方不错呀,今天就现在才心安呀。”

“严主任是咱们街道最忙了。”李立刻接话,还给严主任加了龙虾。

“那还用说,咱们街道都靠严主任,才这么安居乐业,那像其街道乌烟瘴气,流氓地痞横行。”刘也顺手给严主任开了瓶啤酒。

志斌眨了眨感觉无事可做,不过还是开口说:“严主任那是咱们工贴心,咱们都得严主任照顾哩,咱敬严主任一杯。”

“好说,好说。”严主任没什么嘚瑟之情,喝了一杯啤酒,有撸了一串继续说:“上午市来检查卫生,我陪局长在太阳下走了十路,中午还整了一瓶白酒,下午觉也没睡就被叫学习邓公思想,刚才又被叫公安局安排预备役参加联防联控,重点监控你们厂,晚上回去我还得写学习心得,还得写防疫布防计划。哥哥我不是不光是身累,更是心累呀。”

弟也是连忙附和,志斌瞪严主任,也是感觉了心累,于是赶快有敬了一杯。严主任来者不拒,一口干了,开始龙虾龙虾,龙虾后半身卡就咬,头便扔了,嚼了三两下一嘬一吐,一虾壳就吐地上,熟练不能再熟练了。志斌和那两弟都是手剥吃,半天吃了一,严主任都吃了五六了,当真是口吃肉碗喝酒豪杰之士。

这顿饭吃半夜,吃得当然是相当尽兴,六箱啤酒,六锅龙虾,志斌都跑了五趟厕所,严主任则是安如泰山,稳坐钓鱼台,志斌深感不愧是领导,战斗力是杠杠

当然效果也是极好,第二天上午就签了五年合同,钥匙也手了。

下午几师傅就来装了喷绘布灯箱,室内也粉刷一新。

志斌看那金边白底,红色龙虾图案,黑色灯箱门头,感觉如此高档气上档次,心乐开了花,感觉嘴巴这几天都不会合拢了。

快开学了,林瞳在长岭待了也快两星期了,当真是归心似箭。早上五点通勤车上,她趴在车窗上,感觉随身听也不好听了。只有耳边呼呼风声和不断闪过树林,才让她感觉舒爽。

当车停家属院门口,她惊奇发现对面开了一家新早餐店,那门口弯弯曲曲排成了一条长龙,而旁边们都端铁碗,滋遛滋遛在吃面条,那似乎头亮门头上正画跃纸欲出龙虾,写“真味美食”四字。

林瞳急忙跳下车,来店门口向望,看见面有两三十多岁妇女正在麻利干活,一收钱发号牌,一打面收号牌,忙而不乱,队伍行进极快。她回身对妈妈挥手说:“我买两碗端回去,你先回家啦!”

林瞳妈妈只得笑笑,转身回去了。

林瞳一边排队一边观察,很快轮她,不等女服务员发问就说:“要两碗,二两,一碗加辣,一碗不加,带走。”

女服务员收了她二元,给她一202号码牌,向另一服务员喊单号和报点单。

林瞳跟前面走了五步就轮她,这服务员麻利从一口锅了捞起一漏斗,黄橙橙面条冒热气被倒入纸碗中,又从另一舀出几红色虾尾和汤汁,加入碗中,接加入蒜泥,芝麻酱,花生碎,葱花,榨菜,辣椒,拿了一对一次性筷子拌了一下,放进塑料袋。又如此操作了另一碗,不过没加辣椒。

林瞳接过了面条,提鼻尖闻了闻,又鲜又香,而前面已经呼哧呼哧不停,还赞,“好吃好吃。”

林瞳马上提面,快步走回家,往餐桌上一放,把自己一碗三两下拌匀,加起一筷子就放,果然软弹柔滑,鲜香微酸,略有麻辣,一口接一口,吃不停,最后才把几虾尾细细嚼了品味,把麻辣立刻收住,只有鲜香。真是过瘾,比自己做得龙虾拌面好吃多。

放下碗筷,林瞳拿纸巾满意擦嘴。看见妈妈也正不停面,果然也是满意。林瞳想,昨天晚上偷偷在服务社给薛打电话,薛说组织了合作社,龙虾卖全市,从早餐夜宵,火得不行,却又欲言又止叹气,不禁好奇起来了。